吃完早饭,陈浩北就去送外卖了。

今天是来魔都的第二天,希望不会再出现昨天那样的顾客。

今天很幸运,出门就抢到了订单,是一个要送到汤臣一品的订单。

在等早餐的时候,陈浩北无聊刷了会手机。

当然,也只能看女主播能排解忧愁了。

小马对斗虎直播界面又升级了,这次主要升级了二次元主播区的界面。

不过,陈浩北对二次元主播无感,毕竟就是穿了二次元衣服的三次元女人。

如果能唱歌能跳舞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的是二次元主播区太繁杂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没有的。

非得看二次元主播区还不如弄一个虚拟偶像出来。

虚拟偶像弄出来了只要编辑程序就能唱歌跳舞了,只要再来个配音员就好了。

想到这个,陈浩北立马和付白灵说了一下。

付白灵估计还在睡觉,没有第一时间回消息。

这个问题提出后,陈浩北刷舞蹈女主播了。

总感觉今天的女主播又变漂亮了。

这个时间点陈浩北看女主播的次数挺少的,毕竟只有一会儿功夫,还不如不看。

陈浩北进了一个排在第一位的舞蹈女主播。

这个女主播叫梦瑶,属于御姐那一类,穿的ol白色制服。

脸是瓜子脸,还戴了一副眼镜,非常有白领的风范,但更多了一份妩媚。

陈浩北一进直播间立马迎来了梦瑶的欢迎声。

梦瑶也听说过陈浩北的事迹,只不过她直播的时间点在早上,很难和陈浩北的作息对上。

没想到今天播完准备转晚上播来着,陈浩北突然进来了。

“欢迎北皇进入直播间。”

陈浩北略微叹气,又是这个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欢迎。

【北皇:这个欢迎语太大众化了,我希望你懂。】

梦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她直播好多年了,对粉丝的兴趣一清二楚,更不用说对付陈浩北这种有钱人了。

但是陈浩北不仅是有钱人,还是斗虎直播的总裁。

普通的欢迎语显然不能激发他的欲望,但太过低俗的欢迎语又会让人觉得她很好得到,那样更不行。

而且听说陈浩北比较年轻,那叫小哥哥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陈浩北已经当上总裁了,再叫小哥哥可能把陈浩北的身份叫小了。

想到最后,梦瑶已经决定了称呼,同时也决定好了欢迎语。

“欢迎北皇大人。”

陈浩北一听,略微一笑,这个欢迎语还行。

而这时,陈浩北旁边路过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看到陈浩北带着耳机看女主播跳舞,嘴角还眯着笑,顿时觉得辣眼睛。

“喂,你,看这玩意能不能滚回家看去,在慕氏大厦看什么?”

陈浩北左右看了看,很快就懂了,这个女人就是在说他。

“我看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谁啊?”

“你看什么确实和我没有关系,但是我也看到了,影响到我了。”

陈浩北眉头紧锁,这女人也太清高了。

“你不会不看啊?我允许你看啦?”

“看这种伤风败俗的东西,活该当一个外卖。”

陈浩北听了她的言论就想笑,转过身去不想理这种女人。

但是,这个女人就像着了魔一样,非得在他身上找存在感。

“你个没妈养的东西,看这东西还有脸了?”

陈浩北电光火石之间扇了她一巴掌,“挡着我的面侮辱我亲人,你罪该万死。”

解仁红当即被抽出了一口鲜血。

鲜血都洒到了店铺的服务员柜子上。

服务员看到后,吓得转身走进了厨房。

解仁红神情恍惚,她居然被一个送外卖的打了?

她可是慕氏大厦的租户,她也是一个小老板!

她的男人更是慕氏大厦的高管!

而陈浩北居然敢打她!

陈浩北怎么敢?

解仁红反应过来后,像一头疯狗盯着陈浩北,眼睛里面都在泛红光。

她的嘴唇似乎因为屈辱都咬出血来了。

“混蛋,你敢打我?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解仁红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很快周围听到动静的人就围了过来。

一个个对陈浩北伸手指指点点。

“一个男的对一个女的出手这么重,畜生吧?”

“这男的真废物对女人出手。”

“我要是这女的,我老早和他分手了。”

“什么?这女的居然是他女朋友?他这种人都能有女朋友,我到底输在了哪里?”

“别乱讲,他似乎在等着取餐送外卖。”

不明事理的人几乎一边倒指责陈浩北,骂陈浩北不是男人。

陈浩北面容难看到了极点。

这群人,脑子有病。

但讲理显然是讲不通,越讲越乱,所以陈浩北没有说话。

而解仁红说完后立马打电话了。

这时,早饭外卖也已经做好了,服务员已经打包好放到了柜台上。

只不过不敢和陈浩北接触,放到柜台上就往后退了一步距离。

她这退后的一步,彻底让陈浩北愤怒了。

就算现在想拿着外卖走也走不掉了。

这边已经被围满了人。

“艾其乐,你给老娘滚过来,我被人打了!就在慕氏大厦!”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气息不足的男人声音,“什么?居然有人敢打你?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你。”

陈浩北一听她刚才叫的名字,嘴角顿时露出一抹笑意。

艾其乐,那个在东市被他要求赔偿三百万的艾其乐。

一开始陈浩北也有点怀疑,但是等到艾其乐来了后,陈浩北笑了。

“红红,谁打你了?我看看,伤哪儿了?”艾其乐一来,看都不看外卖员一样,直接双手捧着解仁红的脸蛋焦急道。

解仁红一看到自己的男人来了,顿时凶起来了。

“我被他打了一巴掌,我的脸到现在还疼。”

解仁红一说,艾其乐才发现她的脸颊被打得红肿。

解仁红可是他的第二个家,是谁敢搭上他艾其乐的女人?

艾其乐转身一看,对上了陈浩北那一抹玩味的笑容。

艾其乐吓得腿都软了。

这个男人知道他的一切事情。

他的一切资源,财力都是来自于一个叫潘婷的女人。

“西餐厅股东?”

陈浩北点了点头。

“我替她向你道歉,请你原谅她。”艾其乐现在只希望陈浩北赶紧走,他害怕陈浩北去找潘婷告密。

解仁红懵了都,拉了一下他的袖子,“艾其乐,你疯了啊,你向他道歉?”

艾其乐顿时恼怒到了极点,他本来就被陈浩北抓到了把柄,现在又因为解仁红这个贱人惹到了陈浩北,当即在解仁红脸上抽了一巴掌。

解仁红被打得分不清天南地北,她的好男人金龟婿居然打她。

“艾其乐,你打我?”

艾其乐不想理她,看向陈浩北露出一张难看的笑容,“哥,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你饶了她,也饶了我。”

解仁红听不下去了,慕氏大厦的高管居然向一个外卖员低头?

开什么玩笑?

“艾其乐,你骗我,你一个慕氏大厦的高管居然怕一个外卖员,呜呜呜,你骗我感情。”

解仁红一哭,围观的路人又开始指责艾其乐了。

“这个男的脚踏两只船吧?真贱啊。”

“外卖员的背景有点强啊,慕氏大厦的高管居然称呼他为哥。”

“这件事不简单啊,等会儿估计慕氏集团的保安要来了。”

艾其乐被众人指责控制不住情绪,怒道:“哭什么哭!再哭老子就不要你了!”

一听到这话,解仁红立马减轻了哭声。

毕竟谁会和软妹币过不起啊,艾其乐给她软妹币,还让她当了小老板,再不知好歹就说不过去了。

艾其乐似乎拿出了慕氏大厦高管的气质,站直了略微弯曲的身体,理了理领带,直视陈浩北道:“在东市,我怕你,但这里是我的魔都,你要是识相点就赶紧离开,我不想和你多说一句废话。”

陈浩北嘴角掀起,这个艾其乐似乎不知道后面站了一个他熟悉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