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瑶跳得太好看了,比娇娇好看多了!】

【何止,比理惠跳得也好看,我爱了!】

【杨过:一群俗人,我今天就要和梦瑶线下吃饭。】

陈浩北一开始也以为就是一群口嗨的水友。

结果这个杨过一说完,立马刷了两千个嘉年华。

梦瑶看到嘉年华特效还以为陈浩北送的。

特效亮了很长一段时间,梦瑶跳得更卖力了。

【北皇:可以啊兄弟,我支持你线下吃饭。】

【杨过:斗虎总裁,我对你的名字早就如雷贯耳了,这个梦瑶,你应该不会和我抢吧?】

【北皇:不会不会,有你有她才是我的福气啊。】

【杨过:是个明事理的总裁,今天我就升白金大客户好吧。】

陈浩北咧嘴一笑,还有人给他送钱,当斗虎直播总裁真是太棒了。

“小伙子,两份煎饼做好了,我给你放这了。”中年妇女把包装好的煎饼放到了陈浩北的桌子上。

陈浩北看了一眼后,给梦瑶刷了一组66嘉年华,连送10下。

算下来就是660个嘉年华,比杨过的两千个嘉年华还要多。

不过,陈浩北这还是克制了一点,不然送几千个嘉年华都有可能。

杨过一看,怒了。

【杨过:什么意思?我说了我今天升白金大客户,你刷我十组66嘉年华?】

【北皇:我让她跳的,我就表示一下。】

【杨过:最好是这样。】

陈浩北笑了笑,退出了斗虎直播app,拿上两份煎饼去城中村了。

城中村不大不小,但里面有很多年前的设施,也有老年娱乐场所。

在村子口,也有卖早饭的小饭馆。

布加迪不好开进去,只能停在路口的一块空地上。

跟着导航,陈浩北把两份煎饼送到了顾客手上。

拿外卖的也是一个中年妇女,笑着道:“麻烦你了,孩子爱吃他大姨做的煎饼,村口的煎饼不喜欢吃。”

陈浩北也回以微笑,“没事,这叫支持自家人开店,没有你孩子这一份煎饼,估计她大姨都做不下去了。”

“小伙子,这话不能乱说啊,他大姨有本事的哩。”中年妇女急了,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有机会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我还有外卖要送,先走了阿姨。”

陈浩北可不想和她发生争执,毕竟也是一个善良的阿姨。

只不过,陈浩北走到村口就被那一堆围在布加迪旁边的人群镇住了。

人太多了,声音也非常炒杂。

“我不管这辆车是谁的,今天没有两千块钱谁也走不了。”

一个大爷躺在布加迪旁边,抱着车轮誓死不松手。

而在大爷的旁边,还有一个年轻人拿着手机在那里直播。

“兄弟们,城中村趣事有我虎子,今天我发现了一个大爷坐在一辆布加迪车子旁边,抱着轮胎说要两千块才能起来,这件事我们听听大爷怎么说。”

虎子属于街溜子那一类人吧,拿着一块手机在那里直播。

他直播的平台正好是斗虎。

“大爷,你为什么抱着轮胎说要两千块?”虎子上前问道。

大爷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块地是我家的地,我没允许他把车子停车在这里,我收钱怎么了?”

直播间弹幕一片“666”。

虎子笑了一下,“这大爷也是有趣哈,车主似乎才停了几分钟,大爷要收费两千,这个收费我觉得肯定不合理,就看大爷怎么说。”

“二虎子,你再拿那个手机在我面前晃悠,我等会让给你砸了信不信?”大爷受不了虎子的旁白了,指了一下虎子道。

虎子这个手机是花了几个月兼职专门买来拍户外直播的,可稀罕了。

“大爷,您接着抱,我去别的地转转。”

【主播怂了,真没意思。】

【你不走,我给你刷礼物,你走,一个字儿都别想从我这拿走。】

【不要走不要走,后续才精彩嘛,快接着播。】

面对直播间弹幕的怂恿,虎子没有走远,隔了一点距离拍着。

“大家快看,有个身穿外卖制服的人从人群里面挤进去了。”虎子眼睛尖,讲解道。

陈浩北剥开人群走进来看了一下,这大爷碰瓷碰的影响他智商。

“大爷,我给你说一下啊,我这辆跑车一个轮子7万,全车落地价5000万,你要我给你两千块,我当然给得起,问题是,我给你你敢要吗?”

碰瓷的大爷犹豫了,脾气也没有刚才硬气了,嘴上倔强道:“停车收费,天经地义。”

“行,收两千停车费是吧,我给你。”

说着,陈浩北打开车门拿出了一沓软妹币丢到了大爷的面前。

众人都被陈浩北的做法吓到了。

这一沓软妹币少说也有一万啊。

“一个轮子7万软妹币糊弄鬼呢,我儿子的车零零散散加起来也不过只有7万。”

大爷嘀咕了一声,站起来拍了拍屁股后面坐的灰尘走进了人群。

陈浩北也不磨叽,上车点火开出了一条路。

这群老家伙不慢着撞过去,能堵到死。

等到车头开出村口的时候,陈浩北打开了车窗。

“各位大爷,那一沓钱有两万块,你们分一下,下次可别碰瓷了,碰到了脾气不好的可就出事了。”

说完,陈浩北一脚油门疾驰而去,只留下一个车尾灯。

大爷们一听,就算一人分个一千也够分了。

开出了城中村,陈浩北松了一口气,还好那大爷不算太刁蛮,不然都得报警解决了。

“叮!第六天外卖体验任务完成。”

陈浩北听到声音,直接转方向盘去了汤臣一品。

顺便打了个电话给唐轩。

“喂,把你最好的电脑搬几台来魔都,我住在汤臣一品。”

外面天色还没有黑,陈浩北决定把车停在汤臣一品的停车场后溜达一下附近。

附近正好有一家西餐厅,陈浩北便进去了。

一进去后,立马飘来的悠扬音乐让陈浩北身心放松。

相比东市的西餐厅,这才叫西餐厅啊。

而且,服务员有男有女,也外籍服务员,也有本地服务员。

在门口,还有迎宾服务员。

是身穿迎宾服的金发蓝眼外籍服务员。

“欢迎光临。”带着英呛的中文,还有同时出声的英文。

但陈浩北还没有走进西餐厅里面就被一个身穿略微高大的金发碧眼女人拦住了。

“不好意思,我们餐厅不接受衣冠不整的客人,还请你离开。”

这时,一个敞着皮夹克,露着腹肌的男人左右手一手搂着一个女人从他身边迈着嚣张的步伐走过。

陈浩北问道:“他为什么可以进去?”

“你不能和他比,他是我们店的尊贵VIP客户,而且,他的衣冠整洁。”

陈浩北一脸问号,“什么叫衣冠整洁?”

“你没有打领带。”

“打个领带就是衣冠整洁了?”

陈浩北真的不想动用他的身份。

但这个金发碧眼的服务员太贱了。

“我没有领带我就不能进了吗?把你们老板叫来。”

“不好意思,我们的老板没有空接待你,你有事可以和我说。”

金发碧眼服务员露出一抹笑容,看似微笑,却像是讥笑。

“你不配和我说话,叫你们老板出来。”

“这年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来人,把他给我请出去!”

金发碧眼这说话的气势,顿时让陈浩北头都大了。

不过,保安很快就来了。

“外卖员也想进西餐厅?”保安一来就说了,明显带有歧视眼镜。

陈浩北这才反应过来他穿着外卖员衣服。

所以,这个金发碧眼才不让他进西餐厅。

想通后,陈浩北更生气了。

刚才还说衣冠不整,纯纯就是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