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是希望我们请你出去呢还是自己滚出去?”

保安摩拳擦掌,一脸戏谑的说道。

陈浩北神色冰冷,周身三尺寒气犹如刺骨的冰箭。

保安浑身一哆嗦,略显茫然的搓了搓手臂,“奇怪,还没到晚上呢,这天气就变凉了,明天得穿个外套来上班了。”

“我希望你们跪着请我进去。”

陈浩北冷声道。

这句话一出,无论是保安还是迎宾服务员都笑开了花。

一个外卖员何德何能让他们西餐厅的工作人员跪下来请他进去?

“你小子真的太逗了,跪着请你进来?怎么可能?”保安哈哈大笑,直拍大腿。

陈浩北上去就是一脚,把笑得最厉害的保安直接踢飞了出去。

直到撞击在西餐厅的墙壁上。

“我的天,撞到墙上了。”

“整个人都陷进去了,估计活不了了吧。”

“太可怕了这一脚。”

西餐厅的客人急忙让开了一段距离,眼神里面满是惊惧。

还在笑话陈浩北的人全部闭上了嘴巴。

保安顿时严肃了起来,陈浩北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

但就在保安准备动作的时候。

陈浩北眼睛如同鬼魅般,速度快到模糊不清从他们之间穿梭到了身后。

而在他们的身后,站着的是刚才那位金发碧眼的女人。

擒贼先擒王嘛。

陈浩北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也扇掉了她脸上的口罩,露出了一张精致容颜。

长得倒是不错,就是心肠太坏,该打。

芙蕾雅被扇得眼神恍惚,她不敢相信在华夏这块破地方居然有人敢扇她的脸。

“你这个混蛋!”

芙蕾雅站稳后,怒视着陈浩北,眼神里面隐约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这张嘴还是不乖呢。”

说着,陈浩北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芙蕾雅懵了,她在西餐厅,自家总裁的地盘上被人打了。

“f…k…”

“啪——”

只见,芙蕾雅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红肿,她像个可怜的流浪猫捂着脸颊。

“你死定了,我要让娜美姐姐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芙蕾雅撂下狠话直接跑了。

陈浩北耸了耸肩,面向几个落单的保安,“现在,轮到你们了。”

刚才陈浩北的速度已经吓到他们了,现在陈浩北直视他们,就像被一头野兽盯上。

保安吓得不敢动作,一个个紧盯着陈浩北。

陈浩北邪魅一笑,“你们不来,那就躺下吧。”

等到娜美被芙蕾雅牵着赶到楼下的时候,看到地上七横八竖躺着的保安后,脸色很难看。

这件事一旦被媒体新闻发布出去,对西餐厅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

毕竟,保安无能是会让客人安全感降低的因素。

敢公然挑衅西餐厅,一定不会不能让他好过。

芙蕾雅看了一圈西餐厅后,找到了坐在那里喝果汁的陈浩北。

“娜美姐姐,就是他,羞辱了我。”芙蕾雅指着陈浩北眼神凶狠道。

娜美顺着芙蕾雅的手指望过去,睫毛一颤。

那个人太眼熟了,和东市的那位太吻合了。

娜美不敢确信,打算走过去看一下。

而这一幕在芙蕾雅眼里就是胜利的号角。

娜美姐姐一出手,还有谁敢不服?

就在芙蕾雅以为陈浩北会害怕娜美姐姐的时候。

娜美姐姐的动作和语言却吓到了她。

“陈先生,很高兴又和你见面了。”

表面上,娜美表现得一副高兴的容颜,恭敬道。

实际上,娜美恨不得掐死陈浩北,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

但陈浩北毕竟是西餐厅第二大股东,她一个总裁秘书和他的身份不对等。

陈浩北喝了一口果汁,斜睨了一眼娜美。

“原来你也在这呢,那这件事就好了,我似乎是因为穿着外卖员的衣服而不能进入西餐厅,简单来讲就是被歧视了吧。”

陈浩北说话的同时用手指抓了一下外套。

娜美深呼吸一口气说道:“陈先生,送外卖的确实不能进入西餐厅,芙蕾雅的所作所为没有错。”

“那我也不能进吗?我也穿着外卖的衣服。”

“陈先生只要把外卖衣服脱了当然也可以进。”

“我现在没有脱,我就坐在这里喝果汁了,有意见吗?”

娜美攥紧了拳头,这个男人太嚣张了。

要不是他是第二大股东,她绝对不会如此委曲求全。

“陈先生当然可以,但换做别人就不行。”

娜美坚持自己的规则,让围观的顾客都不禁为她竖起大拇指。

“送外卖的确实不应该进来,我们是西餐厅,一个高端场所。”

“这件事我站娜美小姐,送外卖的快滚出去吧。”

“送外卖的不配进入西餐厅,滚出去!”

陈浩北淡然一笑。

一堆穿着西装礼裙的少爷小姐,走进了西餐厅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我今天就坐在这了,你们有意见往我脸上打。”

陈浩北话音刚落,突然有一个身材有点肌肉的男子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似乎是被推出来的。

但他还真的要一较高下的样子,他用手指挠了挠脸颊,微笑道:

“实在不好意思啊,西餐厅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来的。”

说完,他突然抬起一拳朝陈浩北脸上打去。

陈浩北当即把果汁杯朝着他脸上砸,接着一脚踢在他身上。

就算视线受到了干扰也没停下手中的拳头,值得表扬。

结果被陈浩北一脚踢飞了,没有半点悬念。

“我就嘴上说说而已,你还当真打啊,妈了个巴子的。”

这一脚,直接把施桂良踢出了西餐厅外面。

路人见状纷纷让开了一个空旷的地方。

“这个人好像是施桂良,房地产施小姐的独生子。”

“不会吧,他从西餐厅窗户里面飞出来的。”

“可能在西餐厅惹到人了吧,西餐厅这地方,就是土豪玩乐的地方。”

施桂良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

而刚才推施桂良出来的女人,吓得瑟瑟发抖,面色苍白。

她完了,没有她,施桂良就不会去动手打陈浩北。

而同行的另外一名女子却拉着她的手示意赶紧跑。

至于施桂良,直接无人问津了。

西餐厅的土豪顾客数不胜数,施桂良只是一个很小的角色罢了。

娜美根本不会在意他的死活。

但是,娜美在意西餐厅的名誉。

“陈先生,你也是西餐厅股东,你让西餐厅蒙羞,市值下降了对你有好处吗?”

娜美现在对陈浩北不是一般的不满,是非常的不满。

“股东这个身份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就像现在我还有一层外卖员身份。”

“我会把这件事上报总裁,你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陈浩北淡然一笑,“这句话好多人对我说过,但我现在依然活得好好的。”

娜美转身就走,顺便瞪了一眼芙蕾雅。

芙蕾雅被瞪得心灵震荡,她刚才嘲讽了西餐厅的股东。

她只是一个小角色啊。

“娜美姐姐。”

娜美理都不想理她,要不是她,也不会被陈浩北再一次羞辱了。

她好歹也是总裁的秘书,西餐厅的左膀右臂。

却在众人的注意下被陈浩北几句话打发了。

想想就一阵胸闷。

陈浩北望着娜美那圆润的翘臀,戏谑一笑,“我允许你走了吗?”

娜美一惊,这件事陈浩北还想怎样?

“你还想怎样?”

“又眼瞎了?我晚饭呢,还要我亲自点啊?”

娜美攥紧了拳头,忽然嫣然一笑道:“好的,我现在就让厨师给你上餐。”

“滚滚滚,影响心情。”

娜美一走,只留下芙蕾雅一个人了,这件事她处理不好,她的经理位置就没了。

芙蕾雅慌忙跪在陈浩北坐的椅子旁边,“陈先生,求你原谅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