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汤臣一品的房子要一个专门打扫的仆人。

就勉为其难让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当吧。

“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你得做我的仆人,每天要打扫,洗衣做饭之类的。”

芙蕾雅听到这个答案后,神情愕然。

她没有做经理之前也有过一段做服务员的经历。

做仆人她可以胜任。

而且她除了答应陈浩北提出的条件,别无选择。

“我可以做你的仆人,但我现在是凯尔先生的属下。”

芙蕾雅不想放弃经理职位,尝试搬出凯尔的名字试图让陈浩北忌惮。

但她错了。

错得离谱。

陈浩北当着她的面打电话打给了凯尔。

“凯尔先生,魔都汤臣一品附近有一家西餐厅,我对其中一位金发碧眼的女人很有兴趣。”

凯尔听到后,抑制不住的激动,道:“能被陈先生看上,是她的荣幸。不过陈先生,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需要你给我西餐厅2%股份,值得一提芙蕾雅还没有被人享用过,我想应该值这个价格。”

之前,凯尔试图用娜美的美色迷惑陈浩北。

但他失败了。

陈浩北和他印象中的华夏男人不一样,不会对美色有兴趣。

如今,陈浩北亲自提出这个要求,那是再好不过要股份的绝佳时机。

陈浩北听完一脸惊讶,原来芙蕾雅还是个雏,简直赚翻了。

“2%股份太寒酸了,真如凯尔先生所说,我觉得应该值5%股份。”

西餐厅的股份对陈浩北来说,他并不在意。

毕竟西餐厅市值也就几十个亿,他看不上。

凯尔一听,惊呼道:“太好了陈先生,你绝对不会失望。”

陈浩北和凯尔说完后,把手机递给了芙蕾雅。

芙蕾雅跪着接听了电话。

听到凯尔像是在谈论一件商品的声音,芙蕾雅崩溃了。

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西餐厅的经理了。

她以后再也不能依靠这个头衔玩弄华夏男人的心思了。

电话挂断,芙蕾雅现在只有一个选择,臣服陈浩北。

陈浩北玩味一笑,“先和我吃一顿晚饭吧,欢迎你的到来。”

芙蕾雅匍匐在地上没有动作,仆人不能与主人同桌。

“咦,你听不见我说话吗?还是说你想留在这个地方?”

陈浩北略微意外,还以为芙蕾雅有别的心思。

“我听见了主人说的话,我做错了吗?”

芙蕾雅抬起头,不解道。

陈浩北撇了撇嘴,她到底是西餐厅的经理还是外境来的货物。

“坐我旁边吃饭。”

……

芙蕾雅跟陈浩北离开了西餐厅,经理暂时由娜美接任。

“钥匙给你,从今天开始这就是你的家了。”

乘坐电梯的时候,陈浩北把钥匙给了芙蕾雅。

芙蕾雅不解。

汤臣一品的房子价值几个亿。

陈浩北却把钥匙给她了?

“当然,有一个要求,就是我希望我来到这里的时候,不会出现吃闭门羹的情况。”

芙蕾雅眨了眨满是疑惑的绿色瞳孔。

陈浩北似乎在说她有自由身份。

他不怕她坐飞机跑路吗?

这时,陈浩北手机响了。

“北哥,我最近进口了世界信息技术顶级配置,我全部搬来了。”

唐轩自从上次吃了陈浩北的甜头后,一直在想怎么接着吃。

况且陈浩北还是斗虎直播的总裁,给手底下员工更新换代电脑肯定要的吧。

所以,唐轩经过多方关系,终于进口了一批顶级配置电脑。

唐轩一进门就发现了屋子里面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

简直太漂亮了!

虽说身材比例有点不太常规,但凹凸有致,神情懵懵懂懂。

天呐,到底是北哥,一到魔都就勾搭到了眼神清纯的外籍女人。

殊不知,这个眼神清纯的外籍女人之前是魔都西餐厅分部总经理。

“我这只有6个房间,你搬来了12台电脑,你脑子有病啊?”

陈浩北看着堆积在大厅的电脑愠怒道。

唐轩凑过去贼兮兮道:“北哥,这些电脑世界测速前十,12台电脑,有机会包揽前十啊,而且还带着华夏标志,这如此光荣的事情……”

“你别说话,我怕你再说话我忍不住打你。”

陈浩北伸出手掌打断了唐轩的话。

解决了电脑的问题后,陈浩北看向芙蕾雅说道:“电脑你也可以玩,我先走了。”

芙蕾雅睫毛微颤,“晚上不回来了吗?”

“不了。”

淡漠的话从陈浩北嘴里说出来,就像杀人于无形的冷箭。

芙蕾雅一直以来的外貌自信,在陈浩北面前轰然倒塌。

恰到好处的三围居然吸引不了陈浩北,芙蕾雅顿时生出一股挫败感。

陈浩北勾搭着唐轩的肩膀走出汤臣一品。

只留下一脸茫然的芙蕾雅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面。

这,这就是她要做的仆人吗?

也太凄凉了……

“北哥,你有话就说,咱哥俩谁跟谁。”

看到唐轩弄来的电脑后,陈浩北对唐轩改观了。

唐轩这小子真行,以后唐氏集团很有可能在他的带领下一飞冲天。

现在,正是投资的好时机。

“那我直说吧,我想入股唐氏集团,你看你能提供我最大的股份有多少。”

唐轩呆滞了。

陈浩北居然说要入股唐氏集团。

那是对他实力的认可啊。

而且陈浩北的资金一旦入库,他就可以批发更多的电脑配置了。

一步登天了属于是。

唐轩挠了挠后脑勺,憨笑道:“这个我得回去和我爸商量一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行,商量好了打个电话给我就行。”

唐轩打算在魔都玩两天,所以陈浩北开车把他送到了附近的酒店。

坐在价值半个亿的布加迪威龙副驾驶,唐轩就像做梦一样。

之前还用法拉利296和北哥对比,简直就像一只井底之蛙。

现在的唐轩脾气内敛,更有一副当总裁的气度。

送完唐轩,陈浩北回到玫瑰小镇已经很晚了。

一进别墅,娇娇立马小跑到门口帮他换拖鞋。

“送外卖辛苦了爸爸。”

说话的同时娇娇嗅到了陈浩北身上有女人的香味。

“爸爸今天去哪里送外卖了?”

陈浩北没有多想,回了一句,“今天去了城中村,碰到一个碰瓷的大爷,我直接甩手两万软妹币打发掉了。”

娇娇一听,眯眼笑道:“爸爸真厉害,以德服人呢。”

陈浩北换完拖鞋后打算去浴室泡个澡。

“我今天晚饭吃过了,你们吃就行。”

趁着陈浩北泡澡,娇娇和理惠说了一下这件事。

理惠一听还有这事,立马和娇娇形成了同一战线。

这才刚到魔都,陈浩北就有别的女人了。

这样下去,她们被甩是早晚的事情。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她们必须留住陈浩北的心。

“娇娇,你觉得我穿胶衣在他面前跳舞怎么样?”

理惠觉得胶衣可以让陈浩北加深对她的印象。

“那我穿蜘蛛侠战衣?当着他的面跳会不会太羞耻了?”

“我们在直播间跳就不觉得羞耻了?和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男人面前跳有什么不敢的?”

陶琪在一旁低头扒饭,她对陈浩北外遇这件事没有想法。

她吃完就想回房间,不打算和打小算盘的女人同仇敌忾。

但是刚走一步就被娇娇的声音叫住了。

“陶琪,你也不想流浪街头吧?这个别墅可是我买的哦。”

看到娇娇恐吓的眼神,陶琪瑟瑟发抖留下来了。

半个小时后,陈浩北穿着睡衣出来了。

一出门,房间里面的灯同时被关掉了。

接着陶琪过来牵着他的手走到大厅。

大厅有包厢里面的那种氛围灯,两个女人穿着胶衣战衣在那里搔首弄姿。

陈浩北:“???”

陈浩北以为她们就是在家里练个舞这样,他的房间就在旁边,推开门就走进去了。

随着关门声响起,场面一度静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