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首弄姿的女人懵了。

陈浩北居然不看她们?

她们穿的可是陈浩北最喜欢看的衣服啊。

理惠顿时心生一股挫败感。

到底是谁,能让陈浩北对她们毫无兴趣?

娇娇不信这个邪,去敲了敲陈浩北的门。

陈浩北懒散地打开门,单手靠在门框上问道:“有什么事?”

“我们穿的衣服不好看吗?还是跳的不好看?厌倦我们了?”

娇娇一连串抛出一堆问题,陈浩北听得一愣一愣的。

“你们不是在讨论舞蹈吗?原来是跳给我看的?早说啊,那肯定得留下来欣赏一番。”

“你没有看见理惠穿的胶衣吗?你说只能穿给你看,她穿了。”

面对娇娇略带指责的语气,陈浩北只觉得烦躁。

“今天我困了,不看了。”

说完,陈浩北把门关上了。

陈浩北斗虎上线后,进入了米佳的直播间,心情烦躁想听会歌。

【黑金大客户北皇进入直播间。】

【北皇来了。】

【北皇又来了。】

【我不喜欢北皇,请滚,谢谢。】

【北皇今天不去看女主播跳舞了吗?来这里听歌?】

【今天娇娇没有开播,一天不看我就浑身难受,北皇是不是把她藏起来了。】

【理惠开播了兄弟们,走了走了。】

一看到这条弹幕,陈浩北也跟着起哄。

【北皇:等会儿我,我也去。】

“北皇哥哥,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我还没有唱歌你就要走了。”

米佳看到陈浩北要走,出声挽留。

【北皇:嗨呀,不欺负你,给你一发嘉年华。】

“谢谢北皇哥哥的嘉年华,木马。”

陈浩北听着米佳舒心愉悦的感谢语去了理惠的直播间。

理惠已经换掉了刚才穿的胶衣,穿了一件吊带贴身短裙,披了一个白色毛绒衣。

【总感觉理惠今天更成熟了。】

【北皇也在直播间,我很难受。】

【北皇:快点跳,别弄你的狗毛了。】

理惠微微一笑,“北皇主人想看我跳舞呀?这不行,今天还没有收到礼物呢。”

【北皇:行,今天晚上跳的不满意,我就去你房间让你把吃到的礼物吐出来。】

理惠故作害怕道:“我真是太害怕了北皇主人,我吐出来的我自己都不要呢。”

【北皇:你玩呢,我都刷了一发嘉年华了,还不跳?】

“别急嘛主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热身一下。”

【北皇:我现在就在你房间门口,我劝你耗子尾汁。】

“嗨呀,我跳就是了。”

看理惠跳舞,陈浩北一晚上和她打情骂俏打赏了500万斗虎币。

不过这天晚上娇娇没有开播。

早上陈浩北看到她红着眼眶做早饭,关心道:“你昨天晚上没有睡觉?”

娇娇突然转身抱住他,“陈浩北,我只想嫁给你,求求你不要丢掉我。”

昨天晚上,她回房间想了许多,她现在拥有的都是陈浩北给的,她已经离不开陈浩北了。

没有直播的原因还有一条,她也在理惠直播间,只不过用的小号。

看着陈浩北和理惠打情骂俏她很难受。

一时间,陈浩北的双手停滞在半空中。

但想到娇娇对他做的一切,还是拥抱了一下。

感受到娇娇突然紧拥的双手,陈浩北没有挣脱。

直到娇娇冷静下来后。

“谢谢你没有推开我。”

娇娇一改伤心的面容,挥着锅铲道:“准备吃早饭了爸爸。”

吃完早饭,最后一天送外卖了,希望不会有太糟心的事发生。

“诶,你是饱了么外卖的?”

慕氏大厦,陈浩北正在等外卖,碰到了个同行。一个身穿美饿外卖衣服的外卖小哥咋咋呼呼道。

陈浩北友好一笑,“你是美饿的?”

“对,我是美饿的。不过对不住了兄弟,我们组长说了,弹饱了么外卖员脑瓜崩一次奖励十块,兄弟,你行行好。”

不等陈浩北说话,他已经做好手势凑上来了。

但他的手势还没有碰到陈浩北就被一脚踹飞了。

美饿外卖员在地上滑行了几米,当即失去了笑容。

“你踏马敢踢我?我要让你不得好过!”

撂下狠话,美饿外卖员打电话了。

“喂,我在慕氏大厦一楼奶茶店这里。”

陈浩北吓了一跳,这家伙居然在摇人,他催促老板快一点。

“老板,我的外卖快一点,我不想动手打人。”

老板翻了个白眼,你都一脚把人家踹飞了,那叫不想打人?

不过,老板也不希望自家的店铺前面有人打斗,手上的动作快了几分。

眼看美饿外卖员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出去。

陈浩北无辜道:“好朋友,是你先要打我脑瓜崩的。”

美饿外卖员冷笑道:“孙子你等着,我们几十个人弄死你。”

慕氏大厦停车场已经有十几个美饿外卖员停好电瓶车了。

好兄弟被人打了?

没关系,他们到了!

陈浩北拿到外卖直接朝着门外停车的布加迪跑了。

“小子,别跑!”

美饿外卖员见状,急忙追了上去。

当看到陈浩北一屁股坐到布加迪车子里面。

美饿外卖员震惊不已。

“这辆车不会是你的吧?”美饿外卖员挡在车子前面,问道。

陈浩北可不算浪费时间,直接开车。

美饿外卖员吓了一跳,急忙从车头让开。

“玛德,你敢撞我,我砸死你个兔崽子。”

说着,他把手上的外卖盒子甩到了布加迪车子上。

听到后窗玻璃被东西砸到的声音,陈浩北立马停了下来,他本不想惹事,这个外卖员非得惹他,这个洗车费必须让他掏了。

陈浩北只是停下车,美饿外卖员就已经吓到了。

他以为陈浩北会选择一走了之,没想到陈浩北会停下来。

和一个开布加迪的富二代作对,他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但一想到自己的好兄弟差不多到了,底气也就上来了。

陈浩北走过去,微笑道:“可不可以麻烦你出一下洗车钱呢?”

美饿外卖员嘲讽道:“洗车钱你也要?活不起了?”

陈浩北当即不开心了。

不开心了就想揍人。

但不能把这个美饿外卖员揍死,得让他赔钱。

陈浩北提着他的衣服,把他揪到了布加迪车子后面。

“你告诉我,我要你一个洗车钱过分吗?”

美饿外卖员吓傻了,瑟瑟发抖,一个字不说。

陈浩北突然变了个样吓到他了。

“不说话?你有老婆孩子没有?我有必要让你重视一下你的素质问题。”

美饿外卖员一听这话,当即认为陈浩北就是一个恶魔。

“祸不及家人,你想对我老婆孩子怎样?”

“不赔钱当然是要你家破人亡咯。”

“我赔,我陪。”

陈浩北以为美饿外卖员带脑子了。

结果在陈浩北松开他的一瞬间,他挥起拳头朝着陈浩北脸上打去。

“我赔你个大嘴巴子,我偏不信你能把我老婆孩子怎样。”

陈浩北彻底怒了。

对人心善是最大的错误。

他一手放倒美饿外卖员,骑在他的身上往他的脸上砸了几十拳。

血液都染红了他的拳头。

打了几分钟后,陈浩北从他身上起来了,用身上的饱了么外卖衣服擦了一下手上的血迹,然后丢到了一旁。

“妈了个巴子!”

这时,美饿外卖员的朋友来了。

看到陈浩北已经把他们的朋友打得半死不活了。

准备上前理论。

但是陈浩北忽然坐上布加迪开车走了。

看到这一幕,美饿外卖员当即停下脚步。

那辆可是价值5000万的布加迪威龙,他们的朋友怎么敢惹的?

脑子被驴踢了吧。

活该被打。

“走走走,这件事我们掺和不了,等组长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