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颖峰不敢在里面待着了。

立马从旁边的门走出来了。

他急忙跪在陈浩北旁边捶腿捏肩。

“先生,我刚才糊涂了,你原谅我。”

陈浩北嗤笑了一声。

要不是他卡上的300亿软妹币,这个仲颖峰还会对他客气吗?

答案很明显。

不会。

“原谅你,你在做梦吧?你可能要被裁咯。”

陈浩北说完,朝着银行外面走去。

关于银行欠他300亿软妹币的事,完全可以交给律师来解决。

本来,陈浩北已经决定多白嫖一点软妹币了。

但这个时候,陈浩北的手机响了。

而追出来的仲颖峰也停了下来,等陈浩北接电话。

“喂?陈先生,您到哪里了?”

说话的是一个声音甜美的女声,应该是专职接线员吧。

陈浩北对这种声音倒是没有太大抵触,毕竟都是混口饭吃。

“我已经到了你们银行了,但你们说没有至尊VIP这个业务,我现在准备取走300亿软妹币存到别的银行。”

“陈先生,您是去的鼓楼路的分行吧?我马上过去找您,请您耐心等待一下,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陈浩北一听这说话的软萌声,也决定看一看这个说话的女主人长什么样子。

所以,陈浩北留下来了。

而仲颖峰却以为陈浩北似乎要原谅他了。

更加卖力的捶腿捏肩。

“先生,力度还可以吧?”

这一幕把银行里面的人全部惊呆了。

他们的仲颖峰居然在给一个穿着普通的年轻捶腿捏肩,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只有刚才接洽陈浩北的客服知道原因。

陈浩北是一个拥有300亿的大客户。

很快,这件事在银行内部传遍了。

居然是300亿的大客户,怪不得仲颖峰会那样做了。

过了一会儿。

一辆玛莎拉蒂停在银行门口,下来一个长相清纯甜美的女人。

她的脸上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挂着迷人的笑容。

她身穿一席白色长裙,穿了一双高跟凉鞋。

纳兰银花手上提着一个小皮包走进银行。

顿时,整个银行的注意力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实在太美了。

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下凡。

她黑发如墨,发丝如瀑布,眼似秋水波横,眉如青山黛,一颦一笑间尽是淡淡的诗韵。

纳兰银花扫了一眼银行里面的景象。

很快就注意到了陈浩北在的方向。

对于自家的员工,纳兰银花还是有所了解的。

就比如这个分行的经理仲颖峰。

只不过很奇怪,仲颖峰一个经理居然在帮一个普通人捶腿捏肩。

只有一种可能,那个普通人就是陈先生。

“陈先生,您好,我是纳兰银花,是这家银行董事长的女儿,我对没有亲自上门给您办理业务感到抱歉。”

说完,纳兰银花弯腰道歉。

太礼貌了,无可挑剔。

仲颖峰看到纳兰银花来了,吓得手直哆嗦。

纳兰银花为什么会来他管理的分行?

而且还是在今天,还是在现在?

只有一种可能,是为了陈浩北这件事而来。

“我不管你是谁的女儿,既然你来了,那300亿就好取了,帮我取出来吧,我存到别的银行去。”

“仲颖峰,能请你解释一下吗?”

面对仲颖峰,纳兰银花脸上陡然寒霜密布,没有一点温柔。

仲颖峰当场跪下,“对不起纳兰小姐,是我冲突了陈先生,你惩罚我吧。”

纳兰银花微微一笑,“惩罚你?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纳兰银行的经理了,滚!”

仲颖峰似乎想爬到纳兰银花脚旁边抱大腿。

但纳兰银花眼神像是在看垃圾一样蔑视一切,她一脚踢在仲颖峰脸上。

她穿的是高跟鞋啊,这一脚下去,仲颖峰的脸甚至被踢裂开了。

而且,仲颖峰的牙齿也被踢出来好几颗,口水夹杂着血液直流。

“保安,拖出去!”

顿时,分行的保安进来把仲颖峰拖出去了。

这一幕,把陈浩北吓得哟。

这女的也太犀利了,那一脚高跟鞋要是踹他身上,他也受不了。

忽然,纳兰银花转身温和一笑,“陈先生,抱歉,让你见笑了。我们能重新谈一下300亿的事情吗?”

陈浩北摇头,“不行,我就要取出来,你看着办吧。”

“陈先生,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需求呢。”

说着话,纳兰银花附身贴到了坐着的陈浩北脸上,用手拉了一下领口,露出大理石的白。

“陈先生,我还有一个妹妹,我们还没有被人享用过。”

陈浩北吞了一口口水,这也太刺激了吧。

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在他面前却似浪荡女人。

这反差也太惊人了吧。

“就为了我这300亿?”

纳兰银花抿嘴一笑。

如今,纳兰银行市值已经跌落到了千亿以下。

也就是只有几百亿的市值。

而几百亿的银行市值要是拥有300亿储蓄,那市值就不会继续跌落了。

相反,很可能因为陈浩北这一次储蓄,让纳兰银行重回千亿市值。

如果再高一点,破了创始人的巅峰市值,一万亿市值也有可能。

所以,卖掉自己可能拥有一家市值千亿万亿的银行,从任何角度来算都是赚。

“我从小被灌输了利益教育,所以在我的认知里,任何事物都是有价的,包括我的身体,而在我看来,300亿足够买我的身体,就算让我妹妹来也是一样。”

陈浩北倒吸一口凉气,不认同,“任何事物都是有价的,那我问你,你的死值多少价?”

本来,陈浩北以为这个问题会难倒纳兰银花。

没想到纳兰银花却说出了另外一个事实。

“在有的人眼里,我的死可能就值个几个钢镚,或者更少。但在有的人眼里,我的死却可以值几十万,几百万,甚至更高。”

“试想一下,你在落后的贫民窟,一年收入只有几个钢镚,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拿着一份兼职摆在你面前,上面说让你杀一个人,可以拿到几万软妹币。”

“已经穷困潦倒的贫民你觉得会如何选择?”

“我想你猜到答案了,这就是我的人生理论。”

陈浩北咂吧了一下嘴,欲言又止。

因为纳兰银花说的,他无法反驳。

“好了,我不去了,就留在你的纳兰银行吧。”

陈浩北伸手推开了纳兰银花。

只是位置有点不对,捏了一下有点软。

纳兰银花嘴角微扬,“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装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陈浩北略显尴尬,他真不是故意的。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我的家里,我想,对于一个拥有300亿的弟弟应该不会拒绝。”

陈浩北嘴角微抽,又被叫弟弟了。

不过他确实年轻啊。

坐在纳兰银花的车子里,有一股淡淡的女人香。

“你很幸运呢,我的车子还没有别的男人坐过。”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

开了一会儿,陈浩北突然这条路有点熟悉。

“我能问一下,你家住在哪里吗?”

“我妹妹现在住玫瑰小镇,我准备去她那里,毕竟你不是一个会说话的男人,我懂。”

你懂个鬼啊。

玫瑰小镇娇娇她们也住在这啊。

被发现了可不好。

不对,他和娇娇几个女人没有实质性关系,就算交个女朋友,处个对象结个婚,和她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一进门,陈浩北就看到了一个身穿洛丽塔的娇小女人。

“我妹妹属于萝莉型,我属于御姐型吧应该,满足你的胃口吗?”

纳兰浅花看到陈浩北进来,当即皱眉道:“姐姐,你干嘛把一个男人带到我家里?”

纳兰银花走过去凑在纳兰浅花耳朵旁边悄悄说话。

而纳兰浅花的瞳孔在纳兰银花的悄悄话中,变得越发不可描述。

陈浩北感觉还是不要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