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陈浩北?你就是那个在我们纳兰银行存款300亿的男人?”

纳兰浅花抱着小熊走到陈浩北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长得还可以,说得过去,不算太帅,但也不丑,优点是耐看。”

陈浩北坐在沙发上,厨房里面两个女人在做饭炒菜。

晚上吃饭,纳兰银花一口一个理由把他灌醉了,也就睡在纳兰浅花家了。

第二天半醒,陈浩北嗅到了香味,女人的香味。

当即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少女味十足的粉色家具。

只不过家里已经没有人了。

停车库也没有一辆车。

陈浩北只能步行回家。

回到家,陈浩北发现陶琪不见了。

“陶琪呢?”

娇娇解释道:“陶琪说要一个人当偶像去了。”

而陶琪的贴吧,早就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

陶琪出走sunny偶像组合,导致sunny偶像组合预计表演时间地点取消了。

现在,陶琪的贴吧已经被黑粉冲爆了。

而陶琪只发了一条置顶帖吧:“琪王大人要当全世界偶像去了。”

陈浩北知道陶琪的贴吧情况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官方。

官方却说,“陈先生,这件事有点难办,我们无能为力。”

陈浩北:“如果我出一百万呢,能解决这件事吗?”

“这个……”

贴吧官方已经松口了,摆明了想要更多好处。

陈浩北现在只想帮陶琪的贴吧进行整顿。

开价三百万。

“这个……”

“一千万,能不能处理一句话。”

一千万软妹币处理一个贴吧粉丝只有几万的小贴吧。

这对官方来说简直就是大赚好吧。

不过,当陈浩北用掉这一千万后,纳兰银花打来了电话。

她从陈浩北的消费记录看到了陈浩北把一千万转给了贴吧。

“你为什么给贴吧的人转了一千万?做什么用?”

“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

陈浩北不喜欢被人监视的感觉,语气重了点。

“我只是想说,贴吧和我有关系,不需要转这一千万的。”

“转都转了,现在说有什么用?”

“我可不可以把这一千万要回来?”

“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陈浩北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软妹币就像泼出去的水,这能要回来就见鬼了。

眼看陶琪的贴吧瞬间清空,陈浩北略显满意。

这时,刚才和陈浩北通电话的管理员打电话来了。

“陈先生,你早说你和纳兰小姐认识啊,这一千万我哪里敢要,我已经还给纳兰小姐了。”

陈浩北吓了一跳,纳兰银花的手段这么强?

“你为什么要把一千万给她?我让你给她了吗?什么原因?”

贴吧管理员被陈浩北说得晕头转向。

陈浩北不认识纳兰银花吗?

“我们贴吧是纳兰银行百分百持股,所以。”

听到这,陈浩北懂了,怪不得纳兰银花可以理直气壮。

原来贴吧是纳兰银花百分百持股的软件。

而陶琪的贴吧黑粉被清除后,贴吧里面出现了陶琪背景论。

“我的天,琪王大人背景恐怖啊,黑粉全部禁言了。”

“我突然想起来前段琪王和一个男人送外卖来着。”

“慕氏大厦好像有一个送外卖的开布加迪跑车新闻。”这个标题出来的时候被一股神秘力量删除了。

而神秘力量自然就是慕凝芊了。

潘婷把陈浩北说她可爱的事情说给她听了。

于是,慕凝芊就像吃了情蛊一样,天天在想陈浩北。

只不过很可惜,早上送外卖来的不是陈浩北。

就算中午,慕凝芊也点了外卖,只不过送外卖来的还不是陈浩北。

陈浩北就像消失了一样,每次送外卖都不见他的身影。

和贴吧管理员打完了电话。

纳兰银花的电话也来了,“怎么样,你女人的实力够精湛吧?”

陈浩北纳闷道:“你什么时候成为我女人了?”

“你想吃干抹净不认账吗?”

“昨天晚上?”

陈浩北心脏怦怦直跳,昨天被灌醉了,不记得有那方面记忆。

“对。不过你想不认账也没关系,我和我妹妹,一人一百亿,这件事私了吧。否则,我那在意名声的父亲一定会动用一切力量毁灭你。”

一人一百亿?

做了一周外卖员才三百亿。

这两个女人一下子要分走两百亿。

这绝对不行。

“我不同意。”

纳兰银花轻笑了一声。

“很聪明的选择,就算认账也不会麻烦你的时间,婚后你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

“我的父亲已经给我和我的妹妹下了死命令,今年一定要结婚,所以,麻烦你赴约吧。”

“地点在清香酒楼,有我们家持股的大酒店。时间就在中午。”

挂断电话后,陈浩北看了一下时间,快要十点钟了。

打车也要花一点时间。

陈浩北想了一下,决定带娇娇和理惠去买几辆车。

理惠一听陈浩北要给她买车,困意荡然全无。

“北皇主人要给我买跑车吗?我真是太兴奋了。”

坐出租车去了附近一家法拉利车行。

“走,一人挑一辆。”

陈浩北一下车,理了一下衣服霸气道。

出租车司机还没有开车呢,听到陈浩北的话瞪大了眼睛。

什么富二代啊。

一人挑一辆就是两辆。

两辆法拉利就是大几百万啊。

真的有钱啊。

唉,真是羡慕不来,含着金钥匙出生。

出租车苦涩一笑开车走了。

一进车行,服务员立马上来迎接。

因为坐出租车来看车,很有可能是要买了车直接开走。

“尊贵的先生女士,请问你们是来看车的吗?喜欢什么类型的车?”

“我们这里有流线型车身,敞篷车,新一代法拉利全新造型。”

娇娇惊叹道:“哇,好多法拉利!”

听到娇娇的惊呼声,服务员神色鄙夷。

一看就是傍了富二代来买车的心机女。

“北皇主人,我想要这一辆法拉利。”

一听这话,服务员露出嘲讽的神色。

果然,两个都是心机女,傍了富二代来买车的。

“北皇主人,这一辆法拉利812,价值600万,买给女仆用最为合适。”

服务员很自然地向陈浩北介绍理惠看上的一辆法拉利。

而服务员一说这话,顿时引来了三个人的目光。

服务员顿了顿,脸色微红。

不过,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才不会显得意外。

“北皇主人,我个人推荐你开这一款,法拉利拉法,价值3000万。”

娇娇看不下去了,上前指责道:“你可不可以不要乱叫啊?”

服务员丝毫不把娇娇放在眼里,都是为了软妹币,谁高人一等了就。

“尊敬的女士,请你不要大呼小叫。”

服务员显然经历过大风大浪,对付娇娇绰绰有余。

“你!”

理惠拉了一下娇娇的衣服。

陈浩北嘴角微掀,“你叫我主人,我也给你买一辆吧?我似乎缺一个擦车子的女仆。”

服务员眼睛放光,“荣幸之至。”

相比娇娇和理惠,这个服务员更加老练。

“好,这一辆,那一辆,还有那一辆和那辆买了。”

陈浩北这一单做成,这个服务员的提成少说也有几万了。

做豪车销售员,本来就是为了傍大款。

现在大款来了,还点名要自己做擦车子的女仆,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