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慧心办理了陈浩北还有两个女人的购车手续后。

和两个女人先回家了。

陈浩北承诺她年薪百万,提成另外算。

相比卖豪车的底薪,这个年薪足以让她心动。

另外,陈浩北还会给她提成。

而陈浩北则开车去了清香酒楼。

“叮,签到清香酒楼,奖励百分之六十股份。”

在清香酒楼门口,纳兰银花还有纳兰浅花站在那里。

陈浩北把车钥匙丢给了泊车小哥。

“你们站门口做什么,等我?”

纳兰银花温和一笑,“对,快进去和我父亲见面吧。”

“我可不可以拒绝。”

“你说呢。”

陈浩北跟着纳兰银花进入了一个包厢。

包厢里面很大,但却很空旷。

椅子上坐了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只是两鬓发白略显老态。

陈浩北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旁边。

“岳父好。”

听到动静,纳兰啸天眼睛睁开一条缝眯了一眼。

“你就是陈浩北?存款300亿的年轻人?”

纳兰啸天着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算过了几个世纪,纳兰啸天也不相信陈浩北这种年纪轻轻的男人会有300亿存款。

“也就300亿,我还有几千亿没有套现呢,我股份很多。”

纳兰啸天略微愠怒,他不相信。

但毕竟是存款300亿的男人,这是实打实的。

所以,纳兰啸天表面上还是和声和气道:“我听说你想要娶我的女儿?”

“我没有说过我想啊。”陈浩北直截了当道。

但很快就对上了纳兰啸天冷得令人发指的眼神。

“对,我要娶你的女儿。”

“存款300亿,勉强可以娶我的女儿吧,我们纳兰氏家大业大,你做上门女婿吧。”

一听这话,陈浩北的脸色顿时垮了。

他本来就稀里糊涂的来吃饭。

现在,更被要求当上门女婿?

这怎么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不好意思,上门女婿我不当,我觉得我有能力养我的女人。”

纳兰啸天年纪大了才生下两个女儿,对两个女儿宝贝的很。

现在两个女儿要出嫁,他心里不舒坦啊。

毕竟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就要拱手送人了。

“只要你当我纳兰家的上门女婿,你以后就是纳兰银行的总裁。”

纳兰啸天以为开出这个条件,是个人都不会觉得。

就算陈浩北有300亿软妹币,男人都是有贪恋的,他不相信陈浩北会拒绝。

但陈浩北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陈浩北拒绝了。

“我说了,我不当上门女婿,就算你把你家的银行给我也没有用,我要那破银行做什么?”

什么?

破银行?

纳兰啸天气得吹胡子瞪眼。

纳兰银行在全球排名前五十名。

在陈浩北眼里却是一个破银行称号?

“混账!你可知我们纳兰氏涉及的产业有多丰富?包括我们现在吃的酒楼,也是我们纳兰氏持股。”

陈浩北耸了耸肩,“我也有这家酒楼百分之二十股份,我也算是股东,我想我们可以用一个平等的身份说话。”

“啥?你也是清香酒楼的股东?”

纳兰啸天完全不信。

“我不信,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对啊,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怎么把300亿存到你们银行了。”

一听陈浩北这近乎威胁的话,纳兰啸天不说话了。

陈浩北要是把这300亿取走,那就是要了纳兰银行的老命啊。

“嗨呀,不当上门女婿就不当嘛,我们有事好商量,不都是为了我的两个女儿。”

聊了一会儿,纳兰啸天拿出一把宾利钥匙丢到了桌子上。

“银花啊,去让泊车的那小子把我的车子开出来,我要走了。”

陈浩北一看,这就是在向他炫车子呢。他也不含糊,把法拉利车钥匙丢到了桌子上。

“浅花啊,我的法拉利拉法才买的,你去开出来,我带你去兜风啊。”

两个女人撇了撇嘴。

纳兰啸天微笑道:“小陈啊,你这法拉利可不安全啊,不如把我的宾利送给你吧,算是见面礼好了。”

纳兰啸天的宾利做过处理,安全性能非常高,而且还装了防弹玻璃。

“岳父你说笑了,我的法拉利是价值3000万的法拉利拉法,配备最先进的装置,在安全上比普通的法拉利要高。”

纳兰啸天嘴角微抽。

3000万的法拉利,就算是他有钱也舍不得买啊。

几百万的宾利已经够奢侈了。

没想到陈浩北开的车子更奢侈。

“原来是法拉利拉法啊,是我老眼昏花了。”

“确实有点,回去好好休息。”

纳兰啸天很想揍一顿陈浩北。

但不允许的因素太多了,揍不了。

“对了,刚才小陈你说你也有这家酒楼的股份,说来听听有多少,看能不能和我一起拿下股权。”

纳兰啸天现在有这家酒楼百分之十一股份,只要再有个一二十股份,就能顺理成章成为清香酒楼的控股人了。

“我现在有清香酒楼百分之六十股份,应该不需要和岳父把股份合起来,我现在就可以弹劾现任总裁。”

“嗨呀,百分之六股份也不错了……”

纳兰啸天惊叫道:“啥,百分之六十股份了?那你不就是实际控股人了?清香酒楼从另外一个方面,不就是属于你的了?”

本以为找了一个自家持股最多的酒楼可以撑撑场面。

结果人家也是这家酒楼的股东,还是第一大股东。

这怎么比,比不了啊。

唯一能比的,恐怕就是他有两个女儿,而陈浩北还没有结婚生子。

这时,纳兰姐妹走进来了。

“你们的车子都停到酒楼门口了。”

纳兰啸天现在一点也不想和陈浩北说话,人比人气死人。

逃跑的机会已经出现,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时候不走了,我也得回去处理事务了。”

陈浩北点头道:“没想到岳父年纪这么大了还是个大忙人,您老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纳兰啸天笑着走远了,那健步如飞的样子,根本不给别人送他的机会。

就算陈浩北也走到酒楼门口了,一辆宾利已经开远了,只留下模糊的车尾灯。

陈浩北挥了挥车钥匙,“浅花,走,我带你兜风去。”

纳兰银花听到后抗议道:“不行。”

“???”

“我也要去。”

“你不行,我的车子只能坐两个人,你超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