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姐妹在酒楼门口争执了半天。

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他身穿白色西装,双手插兜走路都带风。

嘴里还叼了个烟。

“哟,这不纳兰姐妹吗?站在酒楼门口做什么?中午没吃饭吧?来进来和我一起吃啊,”霍兆贵非常自信道。

“没你的事,离远点,”纳兰银花率先把怒气撒到了他的身上。

“别生气嘛,我今天进口了一个大熊掌,来尝尝熊掌汤啊,很好喝的。”

顿时,纳兰银花的眼神冷了三分。

霍兆贵讪讪一笑,“怕了怕了,下次来清香酒楼,我给你们打折。”

霍兆贵是清香酒楼的总裁,走后门上任的。

“你们接着聊,我先走了。”

陈浩北发现他留在这里像个无人问津的小丑,还是赶紧走吧。

但两个女人异口同声道:“不行!”

直到这时,霍兆贵才发现陈浩北站在一旁。

本来还以为就是清香酒楼的客人。

现在看来,似乎和他想的有点不太一样啊。

纳兰姐妹和他认识。

似乎都在因为他怄气呢。

“诶,兄弟,你是来清香酒楼吃饭的吗?今天算你走远,我是清香酒楼的总裁,你跟我一起上去吃饭,我给你打八折。”

陈浩北嗤笑了一声。

他第一大股东在自家吃饭还要打八折?

打一折都不行啊,免费都请不来。

霍兆贵看到陈浩北轻蔑的笑容,脸色顿时有点难看。

陈浩北没有把他放在的眼里。

“怎么?打八折还嫌少?”

“我不想打折,我也不想给钱,你觉得行不行?”

霍兆贵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个陈浩北在戏弄他。

天底下还有让人吃霸王餐的老板吗?

如果有,那肯定脑子不好使。

“朋友,你觉得很好笑吗?”

陈浩北轻叹一声,又是一个废物总裁,早点滚蛋好了。

“从现在,你不是清香酒楼的总裁了,听懂了就赶紧滚吧。”

霍兆贵狞笑道:“朋友,这个笑话不好笑。”

霍兆贵拍了拍手。

顿时从清香酒楼里面涌出几十个保安。

纳兰银花见状,怒了,“霍兆贵,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纳兰姐妹花,我尊重你们,但你们的朋友太不知趣了,得教训一番。”

说完,霍兆贵一挥手,几十个保安都动了。

“霍兆贵,你绝对是疯了,他可是清香酒楼第一大股东。”

“第一大股东?别说笑了,我干妈才是第一大股东。”

陈浩北嘴角微掀,原来是走后门当上总裁的,估计和艾其乐一路货色。

陈浩北径直走向霍兆贵,保安立即拦在了前面。

“我觉得你不要挡着比较好,我下手没轻没重的,我怕伤到你。”

这是一个绝佳的表演机会。

只要保护好霍兆贵,他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了。

至少,不用当一个小保安。

可能当一个保安队长吧。

“你有本事从我的身上踏过去,不然你休想伤害我们总裁一根汗毛。”

才说完话,他被一巴掌扇飞了。

连带撞飞了旁边的几个保安。

剩下的保安见状,都咽了一口口水。

这力气也太大了。

而霍兆贵发现没有保安挡在他的身前,恼怒道:“你们这一群饭桶,快给我宰了他!”

话落,他被扇了一巴掌。

现场一片寂静。

堂堂清香酒楼的总裁居然被一个外人给打了。

而且还是在纳兰姐妹的面前。

“人家都提醒你了,我是第一大股东,你怎么不长记性呢?”

霍兆贵怨恨地瞪着陈浩北,“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怎么了?”陈浩北耸了耸肩。

“你等着,我让我干妈来收拾你。”

说着,霍兆贵开始打电话了。

陈浩北双手抱肩盯着他打电话,正好清理一下某些不自觉的股东。

纳兰银花拉了拉陈浩北的衣角,“和股东大会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纳兰银花担心陈浩北。

就算陈浩北的股份最多,但股东有很多人。

而霍兆贵的干妈拉拢了好多个股东,所以才让她的干儿子有机会当上清香酒楼的股东。

“干妈,我被人打了,就在清香酒楼!”

“啥?谁敢打我的干儿子?你等着,我马上到。”

几分钟后,一辆玛莎拉蒂开到了清香酒楼门口。

车上下来一个大金链子胖女人。

她咋咋呼呼道:“谁,是谁打我的儿子?”

她叫方美玲,清香酒楼第二大股东。

一看到方美玲,霍兆贵直接扑了过去。

“干妈啊,你得为我做主啊,他打我。”霍兆贵哭着指着陈浩北说道。

方美玲顿时凶狠地看向陈浩北。

“你敢打我的儿子,你是什么身份啊?”

“我是清香酒楼第一股东,占比百分之六十。”

方美玲差点没站稳,第一股东,占比百分之六十?

她自己也不过占比百分之二十。

不过很快,方美玲找到了蛛丝马迹。

陈浩北不可能有百分之六十股东。

因为她有百分之二十股份,加上另外几个股东的股份,大概有百分之四十股份。

而纳兰那老东西也有百分之十股份。

“小子,嘴贱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不可能有百分之六十股份。”

方美玲一来镇住了场面,保安也对陈浩北跃跃欲试。

“有没有可能你的消息不灵通?”

“哼,你们这些保安是饭桶吗?给我上!”

可以不听霍兆贵的,但不能不听方美玲的。

这女人凶得很。

就在保安动手的那一刻,方美玲的手机响了。

“咦,冯冲怎么打电话给我了?又想要好处了?”

很快,方美玲收到了一个令她不敢置信的消息。

冯冲手上的股份被全部收购了,而冯冲有百分之五股份。

方美玲对刚才的计算产生了怀疑。

有没有一种可能,陈浩北有百分之五十五股份,那照样算是第一股东。

就算说有百分之六十股份也为过啊。

这时,一个保安飞到了方美玲跟前。

接着,第二个保安飞来了。

转眼间,几十个保安全部躺下了。

方美玲慌了,霍兆贵也慌了。

这就算不是股东,凭借这一身武艺也吃喝不愁了。

“不好意思,下手有点重了。”陈浩北扭了扭手腕,略微歉意道。

“你真的是第一大股东?”

“实在不行,把我岳父的那一份也算上吧?”

陈浩北说话的同时,向纳兰姐妹抬了一下头。

纳兰银花附和道:“我父亲的股份我可以代理做主转移到我男人的名下。”

一听这话,方美玲信了三分。

纳兰啸天一个老油条都能承认的女婿,肯定没有表面上简单。

估计百分之十的股份在女婿眼里也不值一提。

而清香酒楼也算不上一个奢华的饭店,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随处可见的饭店。

“干妈,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骗你的。”

眼看胜利的天平在向陈浩北倾斜,霍兆贵抓住了方美玲的肩膀说道。

“嗯,不急,这件事等我查清楚了再说,你先和我走吧。”

显然,他的干妈也偏向于相信陈浩北。

一旦相信了陈浩北,他就有可能被干妈抛弃了。

毕竟他得罪了第一股东。

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让干妈和陈浩北产生矛盾。

那时,就算干妈不想和陈浩北作对也不行了。

“干妈,他肯定骗你的,等你一走,他就露出马脚了,指不定等你查清楚了,他人就跑了。”

方美玲一听,霍兆贵说的也有理。

“说得对,你也有可能是骗我的。”方美玲盯着陈浩北说道。

陈浩北摊了摊手,“那就召开股东大会吧,先废了你的这个干儿子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