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纳兰啸天去而复返。

听说纳兰酒楼召开股东大会。

发起人是陈浩北,第一大股东。

众人坐在会议室里面,全部忐忑不安。

因为有之前的股东把股份卖出去的消息透露了出来。

只有少数人不知道陈浩北是第一大股东。

“咦,我怎么感觉还有很多人没有来?”

不是没有来,是人几乎来齐了。

没有来的人就是股份卖了的股东。

“好,我说的时间就是下午两点,我不管没有来的人,现在开始股东大会。

内容很简单,关于清香酒楼总裁职位的重新任命。”

陈浩北一说话,众人的目光看向了方美玲。

因为方美玲之前虽然不是第一大股东,但论实际控制权,方美玲说一不二。

现在,有一个毛头小子突然窜出来说要重新任命总裁一职,相当于打了方美玲的脸。

毕竟那个总裁位置是方美玲用了各种手段才换来的。

方美紧锁眉头,她现在更相信陈浩北说的话了。

已经不止一个人给她发消息了,股份已经全部被陈浩北收购了。

方美玲可不想因为一个小白领得罪第一大股东,毕竟还要在陈浩北手底下吃饭。

方美玲强颜欢笑道:“我支持第一大股东的提议,只是,第一大股东有合适的总裁任命人选吗?”

陈浩北点头,“我岳父,纳兰啸天,让纳兰浅花来管理清香酒楼吧?”

纳兰啸天愣了一下。

没想到这个职位会落到他们一家头上。

只是,他对纳兰浅花不放心。

纳兰浅花一天到晚就穿着个洛丽塔瞎晃悠,根本不能胜任啊。

“小陈啊,我觉得浅花不行啊,她做事毛手毛脚的。”

陈浩北淡淡一笑,道:“岳父,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就算清香酒楼被浅花玩没了,我也不在意。”

“你什么意思?你想让清香酒楼倒闭吗?我不能同意!”

陈浩北话音刚落就有股东跳出来抗议了。

“抗议无效,我现在加上我岳父的股份已经将近百分之七十了,如果你害怕出事,你可以把你手头上的股份也卖给我,我照单全收。

如果你不想抛售你的手头上的股份,那么就请你闭嘴,现在,我是第一大股东,请你搞清楚你的身份。”

反驳的股东咂吧了一下嘴,没有继续说话。

一边是一次性抛售股份套现退出,一边是可以领分红。

长远来看,肯定是分红合适。

而且,陈浩北一个年轻人突然收购了清香酒楼百分之七十股份。

就冲这一份气魄,在场的就没有一个人比得过。

所以,在陈浩北身上赌一把长远的投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没有人反对的话,这件事就算成了。”

突然,纳兰浅花从门外冲了进来,不满道:“我抗议!”

众人看向纳兰浅花,不知道这位千金大小姐搞什么名堂。

纳兰浅花盯着陈浩北冷声道:“我不想当总裁,太麻烦了。”

陈浩北点头,“理由呢?”

“没有理由,反正不当,让姐姐当也行。”

陈浩北挑了一下眉头,灵光一闪道:“没关系,你就挂个名,我找一个职业经理人来代替你做事就行,这应该不难吧?”

这下子,纳兰浅花没有反对的理由。

只是挂个名而已,而且清香酒楼现在算是自家的产业了。

“行吧。”

在座的股东纷纷露出震惊的目光。

开玩笑,找职业经理人来代理总裁?

“第一大股东,请问你说找职业经理人来代理纳兰小姐,那个人是谁?”

如果那个人是业内有名的职业经理人也罢了。

就怕是也一个名不见传的职业经理人。

“她叫芙蕾雅,之前在西餐厅当经理。”

西餐厅?

外资企业西餐厅?

把人家外资企业的经理挖来给我们当代理总裁?

还有这种操作吗?

在座的股东不太相信陈浩北有这个本事。

毕竟西餐厅是有名的高端场所。

芙蕾雅接到电话,开着布加迪到清香酒楼门口了。

昨天陈浩北跟纳兰银花回家后,让芙蕾雅去纳兰银行回收了这辆车。

现在,这辆车算是芙蕾雅的座驾了。

芙蕾雅身穿英伦风黑色西装,踩着高跟鞋走到了会议室。

一进门,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冷艳的高贵气质席卷了整个会议室。

晶莹剔透的浅绿色瞳孔扫过会议室的众人,最后落在陈浩北的身上。

“尊敬的主人,芙蕾雅来迟了。”

芙蕾雅走到陈浩北身旁,恭敬道。

陈浩北点头道:“好了,我让你来的目的就是接收清香酒楼,你暂时做清香酒楼的代理总裁吧,所有的事情你全权负责。”

“谢谢主人慈悲。”

芙蕾雅温和一笑。

不论是在西餐厅还是在清香酒楼,她似乎都是一个棋子。

可有可无的棋子。

罢了,只要可以活下去就行。

芙蕾雅,西餐厅的经理,在座的股东有听说过。

实在没有想到陈浩北竟然真的把人请过来了。

而且,听芙蕾雅的口气,似乎是陈浩北的仆人。

陈浩北的来头也太大了,之前西餐厅的经理居然只是他的仆人。

一想到陈浩北出手收购百分之六十股份来看,陈浩北没有收购他们的股份,或许是因为他们还算有点用。

想到这个,留下来的股份决定不再当蛀虫了。

一定要为了清香酒楼的未来发展尽一份力。

“好了,新任总裁已经选好了,方阿姨,你养的小白脸可以让她野外生存了吗?”

方美玲笑得很不自然,“没问题。”

会议结束,霍兆贵凑到了方美玲身前,焦急万状道:“干妈,怎么样了?”

方美玲扇了他一巴掌,“废物!”

今天,方美玲的脸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之前费劲心思巴结的股东联盟,在今天悄然瓦解。

而这一切起因,全部都是眼前的这个软饭男。

“饭桶!”

说着,方美玲又扇了霍兆贵一巴掌,随后出门走了。

霍兆贵跟在后面,也跳上了她的车。

眼看自家女婿的惊人操作,纳兰啸天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爸,你也早点回去吧,妈还在家里等着呢。”纳兰银花搀扶着纳兰啸天说道。

纳兰啸天点头,“刚才我差点就到家了,愣是被这小子打电话叫来了,哼。”

“岳父,这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那个吃软饭的。”

纳兰啸天“哼”了一声,上车走了。

转过身,陈浩北看了看芙蕾雅,笑道:“清香酒楼算是你的了,加油。”

纳兰银花伸出手道:“久闻大名了芙蕾雅小姐。”

芙蕾雅和她握了个手,轻笑道:“纳兰千金的传说我也听过不说。”

陈浩北点头,“好,纳兰浅花,我们兜风去。”

纳兰银花再一次抗议道:“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同意也得同意,没你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