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我只是想和纳兰浅花度蜜月罢了。”

很头疼,纳兰银花开着玛莎拉蒂跟在法拉利后面。

大有一副法拉利去哪里,她去哪里的架势。

拜托,这不闹吗?

陈浩北没有开太远,在一家游乐园停下来了。

游乐园里面有一座假山,里面四通八达,但有一个缺点,不是每个地方都有灯光。

纳兰浅花拉着陈浩北走进乌漆嘛黑的洞穴里面。

而在不远处还能听见别人的声音。

纳兰浅花揪住了陈浩北的衣领子,呼吸急促凑近陈浩北的脸。

“陈浩北,你在哪里?”

这时,纳兰银花大声叫着。

直接导致路人的目光全部落到了她的身上。

同时也刺激到了洞穴里面的两个人。

“别闹,纳兰银花来了。”

陈浩北摁住了纳兰浅花的小心思,牵着纳兰浅花的手走了出去。

而纳兰银花正好在这个洞穴门口,堵住了他们。

作为知根知底的好姐妹,纳兰银花一眼就发现了纳兰浅花的脸色不对劲。

“你们就这样对我吗?”

陈浩北松开了纳兰浅花细嫩的小手,吹着口哨仰望天边。

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

一切的起因要从纳兰浅花拉着他进假山说起。

“我不理解。”

明明是她把陈浩北带回家的。

结果现在陈浩北却和她的妹妹有所暧昧。

她的妹妹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和她在一起。根本没有机会和陈浩北单独见面。

可陈浩北到底怎么回事。

不仅要带纳兰浅花去兜风,还把她晾在了一旁。

纳兰浅花抬起头嫣然一笑,道:“姐姐,你也来啦?”

“我再不来你要把人吃了,这是我带回来的男人,你不要和我争。”

毕竟陈浩北多才多艺,存款300亿。

这时,前面挺热闹的,听说有人打气球打到了一个一米五的大娃娃,让人羡慕的很。

大娃娃?

一听这次,纳兰浅花也想去看看。

她对娃娃没有一点抵抗力。

拉着陈浩北从人群里面挤了进去。

一个男人正在拿着装子弹的小米加步枪“嘣嘣”打气球。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打中30个气球,一米五娃娃抱回家啊。”

老板在一旁给另外一个木板上挂小气球。

而正在玩的男人几乎把木板上的小气球全部打完了。

“嗨呀,今天又赔死我了。”

等到男人打完,老板抱了一个一米五的大娃娃给那人。

“不要再玩啦,我真的撑不住啦。”

那男人拿着一米五的大娃娃交给旁边的女人。

“好了,一个也就够了,多了也拿不走。”

纳兰浅花拍了拍小手,欢呼雀跃道:“哥哥,你也打一个大娃娃给我嘛,我也想要。”

陈浩北揉了揉头,他不会打气球啊。

“诶,免费体验一次啊,觉得可以再买子弹。”

老板一听纳兰浅花说话,笑道。

也不知道是对陈浩北说的,还是对在场的路人说的。

“给我打一个嘛。”纳兰浅花摇晃着陈浩北的手臂,撒娇道。

耐不住纳兰浅花的楚楚可怜的眼神,陈浩北只能硬着头皮打了。

陈浩北拿起枪试着打了一下。

木板上的气球很多,陈浩北随随便便一枪就中了。

“哥哥太厉害了!”

纳兰浅花惊喜不已。

一枪命中,百分百命中率啊。

老板一看,也是大惊道:“噢哟,厉害啊小伙子,第一枪就中了。”

在一旁的路人也是连连称赞。

“厉害厉害,这玩意就是需要天赋啊,一枪就中了。”

“我估计十枪都中不了,这玩意真需要天赋啊。”

“这小子真行,感觉可以打到两米高的娃娃。”

路人一声声的恭维中,陈浩北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反正有的是软妹币,实在打不中,考量取胜嘛。

“老板,来一百个子弹。”

一个子弹一块,一百个子弹一百块。

一百块只要打中50个气球就能拿到两米高的大娃娃。

“好嘞。”

老板嘴都笑裂开了,咧到了耳后根了都。

“哥哥加油!”

陈浩北打了前面几枪,全中啊。

中了10个左右后,陈浩北几枪才中一枪。

“嗨呀,这个打气球碰不得啊,这打不中了啊。”

“一百打水漂了,老板要赚疯了。”

“这样下去,估计打30个都难。”

打了几十枪后,陈浩北已经找到了规律。

这个枪,子弹是往右边飘的。

怪不得刚才想当左上角第一个飘到了右边中间。

“哥哥加油!!!”

纳兰浅花也有点担心陈浩北一百个子弹中不了50个气球了。

但在这时,陈浩北就像开了挂一样。

枪枪命中。

不仅如此,似乎因为摩擦力的原因,一个气球爆掉后,另外一个气球也爆掉了。

一声枪声,两个气球爆。

“我的天,一枪两个气球,太厉害了,一米五的娃娃估计是有了。”

“再来一个!”

“又中!”

老板看到后,脸都绿了。

一百块拿一个一米五的毛绒娃娃,亏钱了。

不到一会儿,陈浩北就打中了50个气球。

再打下去估计还可以再拿个小的。

“好了好了,不要打了,娃娃给你。”

老板阻止陈浩北继续打下去了,这样下去他的摊就摆不下去了。

“这老板怎么这样啊,看到有人打中就不让玩了。”

“走了走了,这玩意不能碰啊,得要天赋。”

“诶,前面有个套圈,好像有人套到如来佛了!”

顿时,打气球摊位没人了。

“老板,我不要这个娃娃,太丑了,我要那个白色的熊。”

老板拿来一个土狗娃娃,纳兰浅花眉头都拧到了一起。

这土狗太丑了!

老板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把土狗娃娃放在柜台上转身就走了。

“爱要不要,不要拉倒。”

纳兰浅花怒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摆不起摊位你就不要摆啊,哎呀真影响心情。”

陈浩北拍了拍纳兰浅花的头,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别气啊。”

安慰好纳兰浅花,陈浩北拿起玩具枪继续打气球了。

“砰砰砰——”

陈浩北把剩下的子弹全部打完了。

“老板,那个白色的熊估计要几百吧,你再给我拿几百个子弹吧。”

老板一听,这行啊,还有点小赚呢。

“还是你小伙子懂事,行,再来几百?”

“两百吧,成不成?”

“成成成。”

那白色的熊也就一百左右,其实亏不了多少。

再加一百肯定小赚啊。

拿到子弹后,陈浩北让老板把那个白熊拿过来。

“好嘞。”

老板把白熊拿过来后。

陈浩北凑在纳兰浅花耳边说悄悄话。

纳兰浅花听完,嬉笑了一声,“哥哥太坏了,不过我喜欢。”

纳兰银花在后面一脸问号,这两人啥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