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米高的毛茸茸熊比纳兰浅花还要大,只能陈浩北来拿。

而纳兰浅花拿了两把玩具枪。

老板以为要轮到纳兰浅花打气球了,松了一口气。

“三,二,一!”

陈浩北数到一,和纳兰浅花双双跑远了。

直到这时,老板才反应过来,摆摊的玩具枪被拿走了。

“哎,你们回来!喂!”

老板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就带了两把玩具枪出来摆摊。

谁能想到会遇到这么没有素质的人,把枪顺走了。

不过还好,老板发现纳兰银花还在这。

“你和他们一伙的吧?你们安的什么心啊,让不让人活了?”

纳兰银花可不想搭理这个长相邋遢的摊位老板。

跟着陈浩北和纳兰浅花的方向追了过去。

“喂,别跑啊,喂!”

老板招了招手,他体质不好,直接放弃了追上去的打算。

现在,只能收摊回家了。

不过,很快有人发现刚才抱走一米五大娃娃的人走回来了。

“诶,枪呢?”

“枪没了,被三个没素质的家伙抢走了。”

“车子里没有枪了吗?”

“没带啊,谁能想到会碰到这种人啊。”老板气得往那儿一坐,郁闷极了。

这时,陈浩北和纳兰浅花已经跑到了河边。

河边有电动小船,还有脚踏船。

“走走走,我们去坐船歇一会儿。”

纳兰银花追上来后,发现他们已经上了一辆电动小船,无奈地双手叉腰,瞪着和陈浩北坐在船上的纳兰浅花。

坐在小船里面有遮阳伞,而且周围有树木挡着,坐在船上有淡淡的凉风吹来,令人心旷神怡。

“哥哥太棒了,那这些枪怎么办?”

“就丢这小船上吧,便宜谁家的小孩了。”

纳兰浅花笑声如银铃般好听,“咯咯,哥哥真坏。”

“什么叫我坏啊,他们先欺负我妹妹的。”陈浩北把手搭在纳兰浅花的头上摸了摸。

“你别摸了,都快被你摸秃头了。”

纳兰浅花拍开了陈浩北的手,理了一下头上的发箍。

整理完头发,纳兰浅花感叹道:“哥哥,我们几年没见了吧?”

陈浩北轻笑道:“我记得你上学那会儿哭鼻子呢。”

纳兰浅花和陈浩北是高中同学。

后来纳兰浅花转学了,去了贵族学院。

直到大学以后,两个人都没有见过面。

当时年纪小,哪里会想留联系方式,所以就错过了。

当时的纳兰浅花,用白富美都不足以形容了。

所以给陈浩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而纳兰浅花也对陈浩北有好感。

所以在几年后的重逢,那颗爱情的种子萌生了。

“你不要说我的丑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好不到哪里去?我把那些老东西的汽车轮胎挨个儿放了个遍。”

“你还意思说,有一次还是我打的掩护。”

那次,纳兰浅花发现陈浩北在扎教导主任的轮胎,而教导主任就在拐角处朝着这边走来。

不想让陈浩北被逮到,就故意去请教学术上的问题了。

“谢谢我的好妹妹,没有你,我铁定要被全校通报了,你没看到那天教导主任的脸都气绿了。”

纳兰浅花略显得意,扬了一下雪白的下巴:“哼。”

不过很快,纳兰浅花又想到了如雪那会儿的糟心事。

因为要穿校服,她不喜欢丑丑的校服就穿了漂亮的小裙子。

就因为这件事她被同学排挤了,还被出言讽刺啥的。

要不是陈浩北一脚踹在那个女人的脸上,可能纳兰浅花还会被她带头嘲讽。

因为这件事,陈浩北还记了一次处分。

谁让那个女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呢。

不然老师肯定不希望自己手底下的学生有处分的。

“谢谢你,哥哥。”

说着,纳兰浅花贴到了陈浩北的身上。

……

休息了一会儿,陈浩北和纳兰浅花上岸了。

岸边的一张椅子上,纳兰银花坐在那里在玩手机,她没有发现上岸的两个人。

“老板,等会儿把这个熊给那个椅子上坐的女人啊。”

和老板打了声招呼,陈浩北和纳兰浅花在纳兰银花的眼皮底下溜掉了。

“现在,终于没有跟屁虫跟在我们身后了。”

陈浩北和纳兰浅花牵着手,走在阴凉的道路上。

天空渐晚,游乐园的设施灯光亮了。

在游乐园里面摆摊的老板也没有白天多了。

“叮,解决游乐园即将拆除问题,提高每日来客人数。”

陈浩北不解,这么好的游乐园为什么要拆除了?

“怎么了?”纳兰浅花看到陈浩北皱眉,关心道。

“这个游乐园是不是要拆除了?”

纳兰浅花想了想,“我前段时间听说有个房地产公司要进军魔都了,估计这块游乐园就是他们找到的地皮。

总之,拆除的原因应该不止房地产公司要进军魔都,也有可能游乐园老板的问题。

或许可以问一下游乐园的老板怎么回事。”

陈浩北问道:“你有联系方式吗?我把收购这家游乐园了吧。”

纳兰浅花盯着陈浩北眨了眨眼,收购一家游乐园吗?这魄力好强大………

“有,我打通了。”

陈浩北拿着电话和游乐园老板沟通了一下。

游乐园老板说可以找个地方谈一谈。

地点就定在了清香酒楼。

从游乐园离开,陈浩北直奔清香酒楼,而纳兰浅花也跟着他一起。

不过在清香酒楼,碰到了一个一脸凶神恶煞的女人,纳兰银花。

陈浩北憨笑道:“银花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纳兰银花眯眼一笑,“能解释一下吗?我的好夫君?”

下午她玩了半个小时,发现陈浩北和纳兰浅花还没有上岸,便去售票处问了一下。

结果售票老板直接把白色的大熊抱给了她,说是有个男的叫给她的。

没办法,毕竟是毛茸茸的大熊,也是纳兰浅花喜欢的。

作为姐姐,总不能维护纳兰浅花那一点点的喜好吧?

就一个人把大熊抱回了家。

只是到了玫瑰小镇,她却发现陈浩北和纳兰浅花还没有回来。

于是就来了清香酒楼。

没想到刚来不久就碰到了陈浩北和她的好妹妹鬼混了回来。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现在很忙啊,你去准备几十亿现金拿过来,我等会儿要收购那家游乐园。”

纳兰银花一听,蹙眉道:“那家游乐园成立时间二十年了,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年轻人了,收购没有一点好处,除了地皮价值。”

“你不要质疑我的决定行不行,去拿钱。”

听到陈浩北使唤的语气,纳兰银花噘了噘嘴。

“我去拿就是了,凶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