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陈浩北去楼下了吃了个饭。

和他一起吃饭的还有纳兰银花。

纳兰浅花说外面天气太热,现在还留在休息室。

“不好了,外面有和我们的人打起来了。”

员工自助餐厅一听这话,都没心思吃饭了,纷纷跑去外面看戏去了。

陈浩北也有点好奇。

是谁敢在小浅游乐园闹事?

“我去看看,你接着吃。”

说完,陈浩北跟在员工的后面,朝着人群拥挤的地方走过去。

在人群中,一个身穿小浅游乐园服务员制服的女人躲在同伴的身后,低着头不敢说话。

而在对面站着的是一个身材庞大的男人,旁边还有一个女人。

“哥们,动手打女人的男人不算男人,有事我们说事,有错我们道歉,动手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胖子狞声一笑,道:“啊?我就算打死她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胖子叫李帅,李帅集团总裁,董事会是他爸李严的。

黑白两道都有关系,他当然有狂的资本。

不过很可惜,再狂也不能对着陈浩北狂。

陈浩北在一旁听出了前因后果,走到了人群中间。

“老板。”

“老板。”

陈浩北一人,服务员恭敬不已。

陈浩北现在是游乐园的主心骨,现在的服务员已经彻底把游乐园当做自己家来看待了。

陈浩北点头,面对李帅冷漠道:“我现在给你一分钟向我的员工道歉。”

“道歉?你放屁都不打草稿呢?道歉不可能的道歉,你跪下来向我道歉吧?”

李帅听说小浅游乐园重新开业,是韩子源把游乐园卖了。

韩子源什么货色他明白,所以韩子源的朋友也差不多一个货色。

面对陈浩北,李帅更是打心底有一股优越感。

总而言之,他就是小浅游乐园的贵客。

陈浩北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突然脸色大变,比山上的暴风雪还要冰冷。

那淡漠的眼神深邃无比,就像汪洋一样深不见底。

陈浩北攥紧拳头朝着李帅脸上打了去。

李帅被打退了几步,鼻血直流。

“帅爷,帅爷?”旁边风骚的女人急忙搀扶住了李帅,焦急万状道。

李帅推开了她,丝毫不顾及手上的力度。

而这个风骚的女人直接被推得坐到了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

风骚的女人也要面子好不好,当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简直丢人啊。

“你敢打我?你知道不知道我爸是李严?”李帅怒道。

“打你都是轻的,跪下来道歉啊,我不和你废话。”

李帅摆好了架势,弓箭步加前后拳,有练家子的底子。

只不过和他那庞大的身躯有点不符。

估计是小时候练过吧。

但小时候练的东西放在这个时段用,不明智吧。

“放马过来,我今天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让你这个逼崽子嚣张。”

陈浩北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我今天就满足你的要求,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

陈浩北一脚三百六十度踢在李帅太阳穴。

李帅的视线顿时眩晕,天旋地转。

看陈浩北都看了七八个分身。

他伸手指了一下陈浩北,“啪嗒”一声脑袋锤地,头破血流。

这一幕可把人吓坏了。

“流血了,杀人了啊,快走快走。”

围观的人群立马散开了,这件事弄不好也要去局子里面坐坐。

谁有功夫理这破事啊。

“哟,他倒下了,和我没有关系啊。快快快打个急救电话,可不能让这家伙把摔倒这件事赖到我们头上。”

陈浩北仿佛在说这件事和自己没有关系一样。

“走了。”

说完,陈浩北拍了拍包晓月的肩膀,示意她跟过来。

到了办公室,陈浩北倒了一杯冰可乐给她。

“凉的,喝一点。”

包晓月点了点头。

喝了几口冰可乐,身上因为紧张而升腾的热血降了下去。

同时,后背的汗水现在像刺骨的冷箭穿透了她的身体。

“下次遇到这种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跑来跟我说就行。”

包晓月一听这话,不禁潸然泪下,突然想到陈浩北因为她把人打得半死不活,心里很愧疚。

“对不起老板,我给你添麻烦了。”

“谈不上麻烦,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今天也可以选择回家休息。”

本来,陈浩北这是想关心一下包晓月。

结果被听成了潜意思:“你被开除了。”

“对不起老板,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在小浅游乐园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她不想离开。

陈浩北:“???”

“我家里还有三个弟弟,一个生病的母亲靠我养,我没有学历很难找到工作,求求老板不要开除我。”

“我没有说要开除你啊。”

一听这话,包晓月惊得抬头,“不开除我?”

“是啊,我为什么要开除你?”

这时,办公室有人敲门了。

包晓月立即起身去开门,“我去开门。”

一开门,包晓月看到了两个高贵冷艳的女人。

在软妹币的作用下,这种气质不禁自然而然生成了。

只有面对陈浩北的时候,这种高贵冷艳才会改变。

因为陈浩北给了她们高贵的资本。

“老板。”包晓月看到这种女人,扭头叫了一声。

陈浩北抬头看了一眼办公室门口。

只是看了一眼,心脏跳动的速度就加快了。

有一种被发现的心虚感。

不过,他到底和娇娇和理惠没有实质性关系。

“你们怎么来了?”

娇娇冷哼一声,“听说小钱游乐园被人收购停业整顿了,原来是爸爸收购的。”

“你们来这应该不是说这件事这么简单吧?有什么直接说。”

“爸爸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呢。”

说着话,娇娇已经凑近陈浩北的身体,嗅到了陈浩北身上香味。

该死,陈浩北被女人蛊惑了,所以不回家了。

娇娇已经有了一个决定,她倒要看看是谁俘获了陈浩北的心脏。

“刚才爸爸太威风啦,我们想和爸爸待一会儿。”

包晓月听到这话,识趣地退出办公室。

只是她的心脏久久不能平静。

人模狗样的陈浩北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女儿?

情趣扮演之类的?

真是可怕。

不过,包晓月已经决定了,把这件事打掉牙吞到肚子不能说。

陈浩北头皮发麻,娇娇要是待在这里,肯定会和纳兰银花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