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

怕什么来什么。

娇娇还没有来两分钟,纳兰银花重新带了一份盒饭给陈浩北。

刚才,陈浩北没有吃几口就不吃了。

只不过,纳兰银花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娇娇和理惠。

女人的直觉让她感受到了这两个女人和陈浩北认识,而且关系不一般。

“老公,你刚才没有吃完就走了,我给你带了一份盒饭来。”

说着,纳兰银花当着娇娇和理惠的面夹了一块已经剥好的龙虾肉递到陈浩北嘴边。

娇娇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瞪大了。

这个事情应该是她来做才对。

陈浩北略显心虚,推辞道:“不用你喂我,我自己吃。”

一听这话,纳兰银花的脸色冷了下来。

这个脸色陈浩北记得。

上次教训那个银行经理就是这个眼神。

他可不想被那穿着高跟鞋的脚踹上一次。

当着娇娇的面,陈浩北吃了纳兰银花夹到嘴边的龙虾肉。

“感觉怎么样?”

陈浩北点头道:“还可以。”

“那就再吃一块吧?”

娇娇看不下去了,上前双手拍了一下办公桌问道:“你谁啊?他是我爸爸!”

纳兰银花一听这话嗤笑了一声。

“现实一点姑娘,你和他身份不对等,你需要用这种称呼来取悦他吗?

如果他喜欢的话,我也可以用这个称呼呢。”

娇娇气得胸口起伏不定,她为什么气,还是因为纳兰银花说的话很真实。

她就是一个小角色,能在陈浩北身边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

不过,她难以忘记陈浩北对她好的那段时光。

更忘不掉她肆无忌惮亲了陈浩北一下,他那惊慌失措的表情。

“你和他什么关系?”

“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很快就会领证。”

纳兰银花对这件事很有自信。

她毕竟出生贵族豪门,经历过大风大浪。

眼看娇娇要哭了,陈浩北清了清嗓子道:“咳,别吵,让我先吃个饭吧。”

说着,陈浩北接过纳兰银花手里的筷子,低头扒饭。

不一会儿,陈浩北吃完了,面对三个女人的眼神,坦白道:

“先理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吧,首先是理惠,我们应该没有实质性关系,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离开我了,你当初来找我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软妹币吧,我给你一个亿够不够?”

理惠愣声了。

她以前确实是这样的想法。

当陈浩北点破后,她突然不想离开陈浩北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

不过,她和娇娇不一样,她不会死皮赖脸奢求留下来。

何况一个亿足够她这一生安然无恙了。

犹豫了片刻,理惠同意了陈浩北提出的条件。

这一生,她只能留在陈浩北旗下的直播平台直播,不能跳槽别的平台。

不过时间地点没有限制,可以选择不播,相当于直播界没有出现过她。

“陈先生,我同意你提出的条件。”

“可以,银花,你去拟一个合同,今天就办。”

纳兰银花略显犹豫,她不放心陈浩北一个人留在这里。

毕竟这里有两个陈浩北之前拥有过的女人。

关系匪浅。

“理惠小姐?跟我来吧?”

没有理由请她们离开陈浩北的办公室,那就带走理惠吧,这样也能让陈浩北和娇娇两个人谈一谈,也算是对她的尊重吧。

“好的。”

理惠跟纳兰银花离开后,顺便把办公室的门扉关上了。

娇娇再也忍受胸口的疼痛,扑到了陈浩北怀里,哽咽道:“求你了,不要丢掉我,我不会和她抢你的,我就做你的一个小丫鬟,好不好?”

放在以前,陈浩北也许就被娇娇这种感情感动了。

但是现在,陈浩北很难把娇娇和清纯两个字搭边。

“抱歉,我对你没有感觉。”

一听这话,娇娇忍不住想要去亲吻陈浩北。

然而陈浩北却侧过了头。

“别这样,你这样只会降低你的身价。”陈浩北抗拒道。

“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吗?”

想到娇娇对他所做的一切,只能用好到不能再好来表达。

“你对我好,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对我好?你当初为什么来找我?”

娇娇心里一咯噔,她以前怀着不纯洁目的接近陈浩北。

现在要自食恶果了吗?

不仅没有做到当初的目的,反而让自己爱上了陈浩北。

“我对你好,因为我爱你,没有别的原因。”

无论如何,娇娇也不想说出当初接近陈浩北的目的,就是为了钱。

陈浩北轻笑着摇了摇头推开她。

“不对,你当初来找我,是因为我给你帅了一百万斗虎币,而你至少拿到了五十万软妹币。在你眼里,五十万就能出卖你的身体吗?你太廉价了。”

娇娇哭成了花人,她想要改变陈浩北对她的印象,她真的没有陈浩北想象中差劲。

“没有,我身体是干净的,我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

陈浩北摇了摇头,他不相信一个小有名气的主播是干净的。

何况是一个小企业少爷支撑的主播。

“我不相信。”

陈浩北的话让娇娇心里的一座危墙倒塌了。

没有陈浩北的世界,娇娇活不下去了。

想到那种一个人孤独终老的生活,她没有勇气活着,她想要一死了之。

娇娇左右看了看,看到了茶几桌上摆放的美工刀。

“你不相信我,我死给你看,呜呜呜。”

说着,娇娇跑去茶几桌拿到了美工刀对准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划了一刀。

陈浩北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打掉了娇娇紧握的美工刀。

鲜红的血液顺着娇娇的手腕流了下来,她的气息变得紊乱。

“爸爸,我真的是干净的……”

说完,娇娇笑着昏过去了。

陈浩北紧咬牙齿,把娇娇抱到了车里。

一路上,陈浩北的车速飙到了380码!

五分钟不到就赶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医院。

“医生!医生!医生!”

陈浩北叫喊声引来了急救床。

“她割了手腕。”

医生一听立马根据出血量判断,一定是割到了大动脉。

必须立即急救!

半个小时后,纳兰银花也和理惠赶来了医院。

理惠真的吓到了,她刚才和纳兰银花回办公室,看见了一地的血。

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娇娇的血,只有娇娇才会做出极端的事情。

纳兰银花看到后表现得非常淡定,询问了工作人员便赶来了这个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