扪心自问,理惠做不到纳兰银花淡然自若的表现。

或许,这才是适合陈浩北的婚恋对象。

“老公,发生什么事了?”纳兰银花走进病房,问道。

陈浩北抬起头说道:“她割腕了想自杀。”

纳兰银花略微惊讶,不过对此没有一点意外。

一个从井底爬到井口看了一眼宽阔天空的女人,再让她掉入井底,可能会更加深陷吧。

而让自己不会深陷沼泽,只能抓住陈浩北的手脚。

“你也别太担心了,送来的及时,割腕死不掉。”

纳兰银花说话很有自信,可能这就是生为豪门的女人吧。

过了一会儿,医生出来了。

“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倒吸一口气凉气,这女孩差一点就要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要不是送来的及时,这女孩恐怕就活不成了。

面对陈浩北,医生打心底瞧不上。

一个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的年轻人,以后的作为又有多大呢?

“如果你不能给她一份快乐的生活,那就不要再出现她面前了。”

陈浩北没有说话,他没有必要向医生解释。

看到陈浩北漠然的态度,医生甩了一下衣袖,恨铁不成钢走了。

“呼,娇娇性格太极端了,我现在走的话,她很有可能还会再来第二次割腕。”

陈浩北有点拿不定主意。

这个时候,纳兰银花说话了。

“如果你觉得你会有一点点后悔,那就把她留下来吧,但是我得跟你约法三章,我们是我们,她是她,你不能够和她鬼混在一起。

浅花那边估计不好说,这个得靠你游说了。”

纳兰银花微微一笑。

“理惠的合同已经签好了,一亿软妹币已经打到她账户里了。”

纳兰银花把合同交给了陈浩北,随后留给陈浩北一个略显单薄的背影。

陈浩北看了一下合同,把其中一份交给了理惠。

“好了,你可以走了。”

理惠拿着文件夹犹豫了片刻,微笑道:“北皇主人,世界很大,也许我们不会再见了,谢谢你给我的一个亿。”

说完,理惠走了。

从这天开始,理惠的直播间几个月也没有开播过。

就像销声匿迹了一样,没有一点公告,别的平台也没有一点消息。

娇娇出院了,住在了玫瑰小镇。

陈浩北的游说没有成功,浅花不同意娇娇来家里。

一个贱女人,用自杀的方式威胁她的男人,这种女人她无法接受。

能让娇娇还住在魔都,已经是她最大的退步了。

不然的话,她早就派人用一百种方法折磨娇娇了。

“好了,我每天中午来这里吃晚饭,你应该不会让我饿肚子吧?”

娇娇的眼神变得很单调,眼中似乎只有陈浩北了。

“嗯,中午来娇娇家里吃饭。”

陈浩北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周末过去,周一来了。

来客人数比周末少了一点点。

如果按照少了小朋友的数量来算,成年人的来客人数是有上升的。

“老公,中午去哪里吃饭?西餐厅还是清香酒楼?”

“以后我明天中午去娇娇家里吃饭,这是我对她的承诺。”

纳兰银花一听,对娇娇的恨意直线飙升。

“老公,咱妈让我们晚上回去,她说要看看你,顺便订一下婚期。”

陈浩北点头道:“没有问题,我吃完午饭就回来。”

娇娇跪在陈浩北跟前换好拖鞋,期待道:“爸爸,我今天做了很多小龙虾呢。”

陈浩北走进餐厅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盘子里面都是小龙虾,清蒸好烧,啥款式的都有。

“这么多龙虾?不怕腻啊?”

昨天爸爸不是吃了纳兰银花剥的龙虾吗?我也剥了好多。

陈浩北嘴角微抽,他快要受不了娇娇这种性格了。

不过,毕竟是娇娇做了一早上的饭菜,勉为其难尝一下吧。

“盛一碗饭吧,我下午还要处理游乐园的事,不能久留。”

娇娇点头,盛了一碗饭给陈浩北,饭里面还有虾仁。

陈浩北忍不住了,压抑怒火道:“你有病吧?我要吃白米饭,你在饭里放虾仁做什么?”

“白米饭吗?”

娇娇略微思索,夹走了陈浩北白米饭里面的虾仁,微笑道:“呐,虾仁已经全部被我吃咯,现在是白米饭。”

就算把虾仁夹走了,白米饭里面还残留着虾仁的味道,还不如吃虾仁呢。

吃完一碗米饭,陈浩北说道:“我已经吃饱了,我得去上班了。”

娇娇顿了顿,看着满大桌没有吃的小龙虾,问道:“小龙虾不好吃吗?”

“吃腻了,明天不要吃了。”

娇娇点了点头。

从娇娇家里走出来,陈浩北浑身轻松,太吓人了。

以前还觉得二次元病娇人物非常奈斯。

真到了自己身边,这已经严重影响他的生活了。

仔细想想,当初娇娇坐在楼梯等他的那会儿,眼神就有点和正常人不一样了。

那个时候就应该拒绝娇娇留下来,现在也不会有这种事了。

一周过后,又到了周末,但来客人数还是不达标。

系统一直没有提示任务完成。

“还是太少了。”

陈浩北这句话一出,晚上留下来开会的工作人员一脸震惊。

今天的来客人数创历史新高好吧,结果陈浩北还嫌少?

那到底来客人数达到那种高度,陈浩北才不会嫌少?

估计这就是陈浩北当老板的原因,他们已经很满足了。

“老板,我们今天的来客人数创历史新高了。”

陈浩北摇头,只要系统不承认来客人数,那就是不达标。

“今天来客人数是两千,上周末是一千,明天停业整顿,重新设置游乐园娱乐项目,下周末我要来客人数破一万,没有一万,统统开除!”

散会后,工作人员窃窃私语,对陈浩北这种威胁人的做法很不舒服。

纳兰银花也在办公室里面和陈浩北谈了这件事。

陈浩北冷静道:“他们一个月可以到手一万多软妹币,试问哪个服务行业可以拿到这种月薪?没有。只有我。”

说完游乐园这件事,陈浩北想到了唐轩的唐氏集团。

“唐轩那边,我让你投了十亿,占股百分之五十一是吗?”

“是。”

纳兰银花对投资唐氏集团这件事持反对态度。

十个亿够重新开创一个唐氏集团了,而现在不过是拿了唐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