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旭文是出了名的圈内绅士,所以那些女人在听到申旭文拒绝后,也就识趣地走开了。

这时,一个身材略微肥胖的男人走了过来,他戴了一副眼镜。

“申大少,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申旭文看到他后,轻笑了一下向陈浩北介绍道:“这位就是我想向你介绍的建筑系老板席文桥,名下有万人施工团队。”

陈浩北高看了一眼席文桥,没想到这个身材还能拥有管理万人施工团队。

席文桥率先伸出手笑道:“你好你好,怎么称呼?”

陈浩北和他活了个手,道:“陈。”

“陈先生,你好你好,能被申大少看中的朋友可不多。”

“我听申旭文说在这里可以找到我们需要的合作伙伴,就是你了。

我想问一下,50万平方米的大楼,建完需要多久?加班加点,有加班费那种,用最快的速度。”

席文桥一听,吓了一跳。

50万平方米的大楼,他这辈子都没有接触过。

一听陈浩北开口,席文桥就知道这是一笔大单。

在这场谈这种大事显然不适合。

“啥,50万平方米的大楼?这小子真的假的?”

这时,一个身穿西装富二代惊呼不已。

身旁的小伙伴露出讥讽的笑容。

“估计是假的,怎么可能呢,不然江北前十首富早就有他名字了。”

“哈哈哈,说得对,估计是来行骗的传销。”

正在谈论50万平方米大楼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看向了说话的人。

申旭文嘴角微掀,江北前十富豪的儿子田绍强。

前段时间因为惹错了人,他爸赔了几个亿才了事。

而今天这位,似乎比那位还要有魄力,还要厉害。

就拿上千亿投资网红公寓这个项目来看,就是一个敢玩的主。

再加上陈浩北还是斗虎直播的老总。

斗虎直播属于直播界的领头羊,还没有人可以撼动斗虎直播的地位。

“看什么看,再看上去邦邦给你两圈。”

田绍强嘲讽一笑。

他是富二代,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玩。

就算把人打伤了,只要赔钱到位就行。

“诶,你小子还瞪?”

田绍强说完话,他看到陈浩北的眼神后心里很不舒服。

他江北前十富豪的儿子,现在居然被人瞪了?

这不能忍。

“我特么的,给你脸了?”

说着,田绍强朝着陈浩北走近了他的两步。

他的马仔也跟着走近了陈浩北。

“小子,你怎么和田哥说话的?快点向田哥道歉。”

说起来,田绍强的马仔也都是江北前百富豪的儿子,现在却跟着田绍强鬼混,估计这就是嫌贫爱富吧。

陈浩北眉头一挑,他就站着好好的,就突然被人挑衅了。

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小子,跟你说话呢,听不见啊?聋啦?”

田绍强的马仔对着陈浩北大喊大叫道。

陈浩北二话不说,一脚踹了上去。

“什么玩意,冲我吼什么?”

这一脚直接把田绍强的马仔踢飞了。

这绝对是个练家子才能踢出来的力度。

不仅吓到了田绍强,也吓到了席文桥。

这个想建筑50万平方米网红公寓的主比田绍强更猖狂?

跟这种人打交道,不死也得掉层皮啊。

田绍强的马仔见状后,准备一窝蜂上了。

这时,停好车赶来的唐轩发现陈浩北被一堆人围住了,立马推开了田绍强的马仔。

“干什么干什么,都围着我北哥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救场震了一下田绍强的马仔。

原来陈浩北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主。

田绍强嗤笑了一声道:“有点意思,敢和我田绍强作对的人还没有几个,不过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

话落,一堆武装保镖跑了进来。

田绍强作为富豪的儿子,自然配备了顶级私人保镖。

唐轩有点发虚,这武装保镖不是开玩笑的,他干不过啊……

“北哥,我怕……”

陈浩北白了他一眼,丢人现眼。

而这句话也逗笑了在场的人。

“哈哈哈,怕就对了,毕竟你们得罪了我田大爷,”田绍强双手叉腰大笑道:“给我上,弄死他!”

武装保镖一听,立即开始动了。

而这一切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陈浩北一手抓住了田绍强的碎发,挡在了身前冷笑道:“他被我弄死的话,你们应该不会好过吧?”

几个保镖看到雇主被抓了,吓傻了都,一个个都不敢动作。

田绍强见状后,气得骂街:“你们这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打他啊!”

“被我抓住了还不老实啊?”

说着话,陈浩北一脚踹断了田绍强的腿。

田绍强当即单膝跪地。

“啊——”

生在温室里的花朵,哪里受到过这种伤害,惨叫声响彻整个商业聚会。

陈浩北略微皱眉道:“嘶,一个腿断了有点不太对称,再断一条腿吧。”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吸引了这场商业聚会的举办人。

举办人是海归精英姚正元,一回到江北就成立了一家游戏公司,日进斗金。

短短半个月就爬到了江北前一百富豪榜,成为商界风云人员,话题一直居高不下。

他走到了陈浩北前面,看到了被陈浩北打伤的田绍强,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

田绍强还是江北富豪榜第七的儿子,陈浩北怎么敢下手的?

不过,如果这个时候他救下了田志伟的儿子,那田志伟就欠了他一个非常大的人情。

一想到此,姚正元出声道:“这里是商业聚会,禁止出现聚众斗殴,你是哪位?你似乎很面生。”

陈浩北点头道:“你确实不会认识我,因为我才来江北。”

“哦?才来江北就敢对田家的少爷动手?”

既然不是本地人,那动手就方便了。

“放开他吧,有事好好说。”

本来,众人也以为姚正元开口阻止,这件事就已经算完了。

但陈浩北可没有按照姚正元的剧本走。

“你是什么东西?”

陈浩北一句话,直接打破了所有人的幻想。

陈浩北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猖狂,无限猖狂。

就连准备和陈浩北合作的席文桥也是额头直冒冷汗。

和这种人合作得有点心里准备啊。

“你们去准备十亿给我,不然难以消除我心头之火,那样的话我对他做什么就不得而知了。”陈浩北对田绍强的私人保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