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亿?

开什么玩笑?

陈浩北威胁江北富豪拿出十亿?

太疯狂了!

陈浩北就是一个疯子,绝对会被田志伟杀了!

“你们觉得我在开玩笑吗?”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动作,陈浩北声音冷冽警告。

田绍强被踢断了双腿,嘲讽陈浩北的嘴也没有停歇。

“有本事你杀了我,不然你今天死定了。”

陈浩北从来听说过还有人喜欢这种要求,于是一手摁住田绍强后脑勺往地板上砸去。

田绍强一头撞在地板上,视线一黑晕过去了。

虽然晕过去了,但是脑门上的鲜血却没有因此停止。

鲜血顺着周身流淌,已经流到了靠得近的马仔脚边。

“啊,你敢对田哥下手,你死定了!”

陈浩北点头,仿佛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现在应该还有一口气,如果不快点送去医院的话,估计就死了。

前提是要给我十个亿软妹币,不然人带不走。”

私人保镖看到陈浩北真敢动手后,一窝蜂冲了上去。

现在,陈浩北已经不能用田绍强威胁他们了。

“只要弄死你,田总一定会给我们最大限度谅解。”

陈浩北淡淡一笑。

武装保镖拿出了甩棍,朝着陈浩北的头上甩去。

陈浩北往后仰了一下身子,躲过了甩棍。

甩棍几乎是擦着他的脸挥过去。

陈浩北伸手抓住了甩棍,用力拉了一下。

保镖因为紧抓着甩棍,没有想到会突然来一个力量拉他。

因为惯性,保镖跟着冲进了人群,撞到了一些富二代的身上。

“你脑子有病啊?打到我了!你妈!”

被碰到的富二代也不是安分的主,一巴掌甩了上去。

“就这样还出来当私人保镖,别丢人现眼了吧。”

田绍强的保镖惊得瞪大了眼睛,想要把这个富二代打一顿。

但是很快,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是眼前富二代的私人保镖。

这场商业聚会,富二代几乎都带了私人保镖,都为了以防万一。

保镖瞥了一眼同行后没有敢继续动作。

现在只有弄死陈浩北才能消除田总的怒火。

不过,陈浩北已经陆续解决了两个保镖。

一脚侧踢,直接把想要从侧面偷袭的私人保镖踢飞了出去。

不到一会儿,田绍强的私人保镖都被解决掉了,全部倒在了地上。

“好强。”

这时,席文桥也知道了陈浩北的底气从何而来。

申旭文也见识到了陈浩北的厉害。

和这种人合作,那项目的成功率是极大。

申旭文已经决定了,今天晚上回去就入股的十亿软妹币打到陈浩北卡号上。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现在陈浩北同意他一千亿入股,以后可就不一定同意了。

私人保镖也不全是一窝蜂上去和陈浩北干仗。

还有一个私人保镖跑出去取钱了,同时联系了田绍强他爸田志伟。

“田总,少爷被人打残了,现在那人要求我们取十个亿去赎人。”

一听这话,田志伟直接从办公室蹦了起来。

他的儿子居然被打了?

他活了四十年才有了这么个儿子,什么好处都给了他儿子。

现在,居然有人敢打残了他的儿子?

是谁?

“他人在哪里?”

“商业聚会,我已经取好十亿软妹币了。”

田志伟点头,同时叫上了江北有名的打手。

商业聚会并没有因为田绍强的这个小插曲就不办了。

那些富二代手上端着高脚杯,饶有趣味地看着田绍强半死不活躺在地上和同行谈论。

“顾总,听说你前段时间被罚了十万软妹币,真的假的?”

顾允叹气道:“别提了,也不知道斗虎直播的总裁怎么回事,风纪委员没有罚他,转过身来罚我。”

“哈哈哈,穿胶衣跳舞算不上违规,让你手底下的签约主播也穿上胶衣去跳吧。”

顾允喝了一大口红酒道:“我倒是想啊,但是系统会自动判定胶衣跳舞是违规,要想改这个系统又要花钱,我没勇气变革。”

“最近传闻林青也要搞一个直播平台,对标斗虎直播。”

顾允淡淡一笑:“他办不起来,就算办起来了也活不过一年。”

顾允对直播间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了。

他和斗虎直播属于同一批开宗立派的直播界泰斗,

但是现在斗虎直播总裁换人了,听说还是纯新人。

这时,大门口走进了一个沉着脸的中年男人。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位肌肉发达的保镖,脸上手上都有伤疤,还有纹身。

“哟,是田绍强他爸来了。”

“田绍强估计踢到铁板了,不然人家怎么敢废了他两条腿。”

“田绍强死了也好,省得他一天到晚吆五喝六的,烦人。”

田志伟声音低沉道:“是谁,废了我儿子?”

陈浩北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品尝美酒。

没有人说话,田志伟却猜到了。

“是你伤了我的儿子?”田志伟走到陈浩北旁边,强压怒火道。

“十亿带来吗?如果没有,你儿子可能要没了。”

说完,陈浩北抿了一口红酒。

田志伟狞声笑道:“我今天带来江北战神向羽过来,你确定吗?”

说完,人群惊呼声四起。

向羽在安保行业是出了名的雇佣兵,听说身上现在还有残留的弹片没有取出来。

和向羽作对?

陈浩北不是对手,他要完了。

“没有十个亿,谁来了都不管用。”

陈浩北一口喝完红酒把被子放到了桌子上。

这时,刚才跑出去的私人保镖拿着十亿现金来了。

“田总,我把十亿软妹币取来了。”

田志伟听到后,顿时怒火值爆满。

十个亿,凭什么?

十个亿相当于田氏集团几个月租金了。

“向羽,拜托你了。”

向羽点头,用绑带缠在了手上,攥成拳头走向陈浩北。

面对陈浩北,向羽还觉得有点欺负人了,他到底是归来的雇佣兵,而陈浩北就是一个有点练家子的三脚猫功夫罢了。

“惹谁不好,非得惹田总,我只能请你去医院过完你的下半生了。”

陈浩北轻笑道:“如果你请得动的话。”

疯了疯了,富二代挑战江北战神向羽。

这一刻,还在谈笑风生的富二代也屏住了呼吸。

向羽一直都是江北安保集团的金字招牌。

如果向羽都解决不了陈浩北,那陈浩北在江北就没有人可以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