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羽扭了扭手腕,扭了扭脖子,发生“嘎嘎”的响声,然后勾了勾手指道:“试试吧。”

说完,他的速度快到模糊,拳头已经到了陈浩北的面前。

陈浩北不躲不避,伸出手包住了沙包大的拳头。

陈浩北用力紧握手掌,捏得向羽的手骨发出响声。

向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没有想到陈浩北的力量居然比他还要大。

他每天在健身室待四个小时,现在却比不上一个富二代吗?

向羽不愿意收回拳头,但明眼人也发现了他的拳头在被陈浩北捏得变形。

在陈浩北持续用力紧握手掌的时候,向羽另外一只拳头也用上了。

陈浩北微微一笑,一脚踢了上去。

向羽顿时身体前倾,眼睛瞪得老大,他的腿似乎被踢断了?

踢完这一脚,陈浩北松开了向羽的拳头退后一步。

“我当年可是给人看场子的啊,哪里是死穴我比你懂啊。”陈浩北嗤笑了一声。

这话一出,向羽终于懂了。

为什么陈浩北表现风轻云淡,因为人家根本没有一点害怕过。

“向羽输了?”

这一幕太快,快到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向羽,江北的战神,输给了一个面生的富二代?

说是富二代,但那冷漠的眼神却更像是久经沙场的老板。

田志伟也被陈浩北的话,向羽的动作吓到了。

向羽都不是对手,江北也就没有人可以打败他了。

救儿子的命要紧,十个亿认了吧?

想到此,田志伟挥了挥手让私人保镖把十亿软妹币拿过来。

“田总。”

田志伟拿到十亿软妹币后,走到陈浩北面前双手奉上十亿软妹币。

“这里有十亿软妹币,换我的儿子。”

陈浩北摇头,他已经出手了,得要出手费用,表演费。

“不行,现在要五十亿,你可以选择放弃,不过五十亿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凑齐吧?”

田志伟怒视陈浩。

“你不要太过分了,十个亿已经是底限了!”

五十个亿,不禁要清了公司流动金,还要从私人账户取。

东拼西凑可以凑出五十亿,但事后一定会造成连锁反应。

“在你的眼里,你的公司比你的儿子重要吗?不讲人情的公司吗?”

此话一出,众人看田志伟的眼神也有了变化。

田志伟面对众人的怀疑,只能同意陈浩北说的五十亿,否则就是亲情都不讲的冷血商人。

“五十亿我现在拿不出来,可不可以先让我的儿子去治疗?”

陈浩北点头:“可以。”

其实刚才,陈浩北已经让唐轩打救护车电话了,估计很快就到了。

不到一会儿,田绍强被抬上了救护车。

“田总,没有五十亿,我会登门拜访的。”

田志伟攥紧了拳头,本来还以为向羽在不会有意外。

现在看来,都怪太相信向羽了。

这一年,向羽帮他做的事屈指可数,年薪却高达千万。

顿时,田志伟后悔买了向羽了。

向羽现在是一个半废的残疾人了,他也没有脸再跟着田志伟了,一瘸一拐去了医院,或许还有转机。

陈浩北约了个时间和席文桥签下了百亿合同。

席文桥要在半年内建造一个大型网红公寓。

“陈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陈浩北和席文桥握了个手。

申旭文也在一旁,他算是网红公寓的唯一股东。

这时,陈浩北的手机响了,是浅花打来的。

最近一段时间,陈浩北老不去玫瑰小镇找她,她受不了这种煎熬了,也不想和陈浩北冷战了,就打电话给他了。

“喂,你去哪里了?我肚子饿了………”

陈浩北听出了言外之意,不过还是实话实说:“我在江北。”

“江北?”

纳兰浅花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陈浩北什么时候去江北了?她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你去江北做什么了?什么时候回来?”

“暂时还没有回去的想法,再说吧,我还有事先挂了。”

陈浩北挂断了电话,纳兰钱花立马打电话给银花问这件事。

纳兰银花也不知道这件事,陈浩北也没有和她说起过。

不过纳兰银花也想起来好几天没有看到陈浩北了,于是查了一下陈浩北的消费记录。

陈浩北已经去江北好几天了。

挂断电话,陈浩北和席文桥围绕房间面积探讨了起来。

“我觉得大型公寓太浪费了,别的主播公司,几十平一个直播间,这样算下来,50万平方米网红公寓就能实现几万主播入驻。”

席文桥到底是做建筑的,也对主播公司有一点了解。

申旭文听到后也拍手叫好。

陈浩北没有立即赞同,这和他一开始的想法有所出入。

看到陈浩北略微皱眉,席文桥接着说道:

“当然,做小房间,得配备高级隔音墙,做隔音板啥的,这个得花钱。

按照你的想法就算做出了可以容纳几千人的大型网红公寓,小主播肯定买不起。

另外不要忘了你是斗虎直播平台的老板,你还有权让签约主播到公寓楼里面上班。”

陈浩北听了席文桥的建议后,还是拿不定注意。

申旭文偏向席文桥说的方案,但又不能改变陈浩北的决定。

“不如这样,先让席文桥弄两个方案,然后你来选,最后再决定用哪种方案开工。”

陈浩北点了点头,可不能做一个徒有其表的网红公寓出来。

席文桥走后,申旭文留了下来。

“陈浩北,我觉得席文桥说的方案可以,他有建筑小网红公寓的经验。”

唐轩也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行,没有签约的小主播总不可能贷款买一个公寓用来做直播吧?而且签约的主播也不多。”

陈浩北揉了揉太阳穴道:“我考虑一下吧,至少得拥有休息的地方吧?真按照网红上班的方式来,估计没有太多人愿意。”

唐轩几乎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所谓身在局外者清,又折中了一下陈浩北的话。

“要不然单独弄两层大公寓,休息室什么的都分开来弄,然后直播间放个可以休息的沙发,播累了也能第一时间躺下来休息一会儿。”

此话一出,陈浩北和申旭文都看向了他。

“我觉得行,北哥和席文桥说,还是我来说?”

“你说。”

后面,申旭文和席文桥说了这件事。

席文桥一晚上做出了五套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