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敲定了席文桥提出的方案建议,部分公寓改小直播间,每楼设立休闲场所。

“大楼建筑交给你们了,我今天和唐轩回东市。”

这是放权啊!席文桥简直不敢相信陈浩北胆子这么大。

他就不怕他和申旭文跑路吗?

申旭文道:“放心,我一定严格检查用料情况。”

申旭文投了一千亿,全身的家当,他不敢学陈浩北,合同敲定就走。

坐飞机几个小时到了东市,陈浩北和唐轩去西餐厅吃了一顿饭,顺便去玫瑰小镇公寓顶楼看一下。

屋子里面很干净,一层不染,估计刘娟每天都有打扫。

值得一提,理惠的房间收拾干净了,柜子里面也没有一件衣服留下来。

几百平方的房子现在只有刘娟一个人住。

之前,陈浩北那天还说晚上要检验一下刘娟实习的情况,到现在还没有检验。

“去帝豪酒吧。”

唐轩开劳斯莱斯,陈浩北坐在后面。

这辆劳斯莱斯是唐世民买的,唐轩一下飞机就有人把车钥匙送到了他手上。

陈浩北走进帝豪酒吧后,服务员就像看到了救星围过来。

“北哥,你终于回来了,娟姐太吓人了,你快管管她吧!”

“啥?北哥回来了?”

“北哥,你还记得我不?”

陈浩北对这个人有点印象,那次在停车场碰到的。

“北哥,我要投诉,娟姐一来,我们天天忙得像狗一样,累死了。”

“是啊,新哥没过两天就跑路了。要不是仙哥还在,兄弟们真的没有办法活下去了啊。”

“呜呜呜,北哥,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陈浩北不解,刘娟做了什么事让他们有这么多怨言?

这时,一道声音从陈浩北的前面响起。

“你们堵在那里还让不让客人走路了?快点让开!”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身穿制服的服务员立马端着盘子溜了。

等到人群散去后,刘娟才发现是谁可以被这堆马仔围起来。

“陈,陈浩北?”刘娟眸子里面闪烁着星光,惊喜不已。

“哟,感觉怎么样,做老板还适应吗?”

刘娟羞涩地点了点头。

“适应就好,王新和黄大仙呢?”

一提到王新,刘娟就有点不太自然。

那天,她扇了一个小弟的耳光,王新站出来说话,她在气头上也把王新骂了一顿。

王新碍于她是陈浩北送来的女人,到最后也没有还嘴。

第二天这种事情又发生了,有小弟找到王新抱怨。

王新向刘娟讨要说法,结果又被刘娟骂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脸上无光,王新事后拿着上亿软妹币跑路了。

“王新哥已经走了,现在黄大仙还没有来上班。”

黄大仙属于夜猫子,早上要睡觉,所以上班时间定在下午。

这时,一个黄毛从门口摸着后脑勺的头发走了进来。

“嗨呀,又要和那个八婆斗嘴,造孽啊。”

说完,黄大仙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了陈浩北和刘娟。

“嗨呀,北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至于刘娟略带杀意的眼神,黄大仙直接无视了。

“今天刚回来,”陈浩北问道:“刘娟这个老板当的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就是不懂得体恤属下。”

黄大仙实话实说,明明下班了,刘娟非要人家留下来打扫卫生。

就这件事,几个刺儿头和刘娟吵了几次。

陈浩北说道:“可以,从今天开始,黄大仙,你就是帝豪酒吧的老板了。”

在场的人都懵了,还以为陈浩北是因为刘娟马马虎虎才让黄大仙当老板的。

而黄大仙拿到了王新给的一个亿,现在也是有钱人,对老板这个位置他不是很在意。

不过,能当老板倒也是一件可以炫耀的事情。

“北哥,刘娟这个老板做的还不错,别下了她的职位啊。”

有刘娟在,黄大仙更容易偷懒,没有刘娟,酒吧的事情都要落到他的头上。

刘娟听到陈浩北的话后,眼神黯淡地低下了头。

或许她真的不适合当老板吧。

“你想多了,我在江北准备打造一个大型网红公寓,需要人手。现在刘娟还可以留在帝豪酒吧。”

刘娟一听,美眸泛光,原来她还有机会!

江北是一片富饶之地,陈浩北居然需要她去帮忙,想不开心都难。

黄大仙也不想窝在东市,抗议道:“北哥,你不能这样啊,我也想去大城市看看。”

“有机会的,你先管理好这个帝豪酒吧,实在不行你去招一个老板来也可以啊。”

黄大仙咧嘴一笑:“还是北哥对我好,我立马发布招聘条件。”

“你们不会要一直拦着我吧?我也好久没有来酒吧玩了。”

一听这话,黄大仙立马让开了路。

“北哥,大厅新置了沙发椅,你快试试。”

刘娟没有跟着去,她打了声招呼去办公室,她有事要做。

陈浩北一进帝豪大厅就引起了女人的主意。

黄大仙她们认识,帝豪酒吧的马仔,算半个老板。

能让黄大仙点头哈腰的男人又岂是小角色?

大厅属于赛博朋克风格,黄大仙设置的。

陈浩北坐到了黄大仙才有资格坐的专属沙发上,欣赏着在台上扭动身体的女人。

“这个跳钢管舞的是新来的吗?”

跳钢管舞的这个女人,白色的及腰长发,像是从动漫里面走出来的女角色,穿了jk制服短裙。

“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人气非常高啊,”黄大仙点评后接着道:“北哥看上了?”

陈浩北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

黄大仙立马会意,伸手从包里拿出了两沓子软妹币丢了过去。

两沓子软妹币丢过去,苗芸还在跳,不为所动。

意思钱不到位。

黄大仙略显尴尬道:“这女人有点贪。”

说着,黄大仙把一袋子软妹币全部丢了过去。

袋子的拉链是开着的,苗芸看到后看了一眼黄大仙的方向,然后不跳了。

苗芸蹲下身子把两沓子软妹币放到袋子里拉上拉链走到了黄大仙面前。

“北哥,人来了,楼上有你的专属包厢。”

听到黄大仙说的话后,苗芸看向了坐在一旁的陈浩北。

苗芸不认识他,心里只有一个疑问,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