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芸跟陈浩北去了楼上,心里忐忑不安。

她来帝豪酒吧的目的就是想赚一点钱,只要带上面具,没有人会知道是她。

到了包厢,陈浩北去洗了个澡。

苗芸拘谨地坐在床上。

“去洗个澡吧。”

苗芸不得不遵从规矩,只能去洗澡。

她是苗家千金,在东市也是有名的世家。

但是家里还有一个弟弟,自从弟弟出生后她就没有多少零花钱了。

习惯了用高端护肤品,再让她用劣质的护肤品,她的皮肤受不了这种刺激。

所以,为了重新买高端护肤品,她只能走这些歪门邪道了。

她定位自己几万软妹币可以跳舞,几十万软妹币会有所考虑。

但几十万软妹币打赏没有出现过,现在却出现了上百万软妹币。

她要是不识趣,肯定会被黄大仙扒出身份。

到时,苗家肯定想抹除这个污点。

而抹除污点的办法很简单,联姻,就算下嫁到比苗家略微差一截的世家也允许。

她不想被发现,只能跟陈浩北来到了这个奢华的包厢。

洗完澡,她发现陈浩北躺在床上看手机。

就算没有看见陈浩北手机里面在放什么,她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肯定是美女跳舞之类的视频。

她不想把自己宝贵的身体交给一个陌生人。

她攥紧粉拳,鼓起勇气站在床边说道:“我可不可以拒绝?”

陈浩北听到她的声音,扭头看向了她。

他轻笑了一声。

从刚才开始,陈浩北已经发现她和周围的女人不一样了。

出于对美丽事物的欣赏,他才买下了苗芸。

只要苗芸陪他一晚,那一袋子钱苗芸都能拿走。

“洗了澡也要把面具戴在脸上,你是世家女子吧?普通女人跳舞没有你跳的协调,而且你的动作恰到了好处,身体韧性也不错,你不说你学习过舞蹈我都不相信。”

苗芸听到后,震惊到了极点。

他只是看了她几眼就看出了名堂?

她的身份要被扒出来了吗?

“我不管你是不是世家女子,现在,你最好取下面具,别让我亲自动手。”

其实陈浩北也好奇苗芸的脸庞。

不论从修长的脖颈还是白皙的皮肤来看,苗芸都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

“我取下面具,你可以不告诉别人吗?”

陈浩北轻笑道:“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现在,没有我的指纹,你可能出不去了吧?”

苗芸贝齿轻咬红唇,缓缓卸下了面具。

黑亮黑亮的眼睛闪烁着白色星光,吹弹可破的脸庞引诱陈浩北不禁上去捏了一下。

苗芸咬着嘴唇,心里在计划着怎样抵抗陈浩北。

但她越想计划,想法就越乱,而陈浩北已经感受到她脸蛋上的温度了。

“还不错,说说吧,你是谁家的?”

“苗家。”

陈浩北微愣,苗家是东市低调的世家,听说是苗族的后裔。

“所以,你为什么要来帝豪酒吧通过这种方式赚钱?凭借你的资质可以用光明的手段赚钱吧?”

苗芸摇了摇头苦闷道:“家里人不允许我经商,说是女人只要在家相夫教子就可以了。”

“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封建思想,你现在上学还是?”

“刚刚毕业,现在待业。”

“不不不,你不是待业,你刚才跳舞也算是职业。”

苗芸脸色微红,试探道:“你想对我怎样?我什么都不懂,你放过我吧?”

“你拿了钱的。”

一提到钱,苗芸顿时没有了脾气。

苗芸一晚上没有回家,触怒了门规。

一大早就收到了亲爹亲妈的指责。

“你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了,还不知道检点?一晚上不回家?你去哪里了?”

“给你两个小时,我要是在家没有见到你人,你就等着吧你!”

苗芸被骂得说不出话,眼泪啪嗒啪嗒掉在了被子上。

陈浩北略显心烦,接过电话道:“你们好,苗芸在我床上,有事来帝豪酒吧找我。”

说完,陈浩北把电话挂断了。

苗芸吓傻了,陈浩北这话无异于把她推向了黑暗深渊。

苗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在乱说什么啊?让我爸妈来找你?怎么可能?”

“好了,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有事我担着,这帝豪酒吧是我的,没有人可以闯到这个房间。”

陈浩北站在镜子前面理了理袖口道:“我下楼去给你弄点早饭吃,你别下床。”

不给苗芸说话的机会,陈浩北已经走到门口了。

苗芸只觉得这一切很梦幻,她不敢做的事,全部被陈浩北做了。

还有,陈浩北说他是帝豪酒吧老板?

天呐,她和帝豪酒吧老板发生了关系……

苗家听到陈浩北的声音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本来,他们还准备把苗芸当做家族棋子和别的世家联姻来着。

结果半路杀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程咬金?

“帝豪酒吧,很好,我倒要看看是谁留下了我女儿。”苗年生恨铁不成钢说道。

陈浩北推了一个小餐车走到楼上。

“早饭来了,你看你喜欢吃哪一种?面包牛奶,米粥包子……”

吃完早饭,苗芸觉得陈浩北也不错,这种想法一出现,苗芸脸色就升起一抹红晕。

“你脸怎么红了?”看到苗芸的脸色,陈浩北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有点烫,我带你去医院吧。”

苗芸推了一下他,娇嗔道:“我没有生病,你是猪啊!”

“不生病额头这么烫?”

“……”

楼下,苗年生已经单枪匹马杀来了。

“你好,欢迎光临。”

“欢迎个屁,我女儿苗芸在哪里?”

“苗芸?”服务员一脸问号,苗芸是谁啊?“我们这里没有叫苗芸的,你搞错了吧?”

苗年生一脸怒火推开了服务员。

被推的服务员攥紧了拳头,转身去和刘娟说了一下这件事。

正好黄大仙也在办公室,听到有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人来了,立马觉得这事有点蹊跷。

而苗年生此时被服务员挡住了去路。

他想往VIP包厢里面走,这边没有房卡一律不允许走。

“让开!”

“很抱歉先生,没有房卡不允许过去,这边属于VIP包厢。”

“滚开!”说着,苗年生一手拉着服务员甩到了一旁。

服务员的体型比不上他,被甩得头晕眼花。

“老小子,你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