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年生冷哼一声,继续朝VIP包厢深处走。

但他的肩膀上突然有一只手搭了上来。

“哥们,VIP包厢区域普通人不允许进入,你横冲直撞想干啥?”

黄大仙保证只要苗年生再向前一步,他绝对动手。

苗年生道:“我来找我的女儿苗芸。”

黄大仙皱眉,帝豪酒吧没有人叫苗芸。

同行的恶作剧?

“来这里玩的,用化名的也多。你说你女儿在这,有证据吗?”

苗年生快气炸了,他的女儿被人拱了,也就没有和世家联姻的基础了。

苗家要想继续繁荣昌盛几年,不联姻绝对没有活路。

“我女儿一晚上没有回家,我今早打电话给她,一个男的让我来帝豪酒吧找他。”

“这个理由不成立,请你出去。”

“你动我一下试试!”苗年生吼道。

刘娟说道:“先生,这里是VIP包厢,你应该不想惹众怒吧?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们允许你在帝豪酒吧做客。”

苗年生点了点头,万一这VIP包厢中有比苗家厉害的人就不好了。

顺着刘娟给的台阶下了。

“你说话还算好听,我就先不找了。”

这时,帝豪酒吧来了一队人马。

“老头子,我把辛少爷叫来了。”中年妇女快步走向苗年生,她是苗芸的妈司秀雯。

辛杰成来了,苗年生当即老泪纵横。

“贤侄啊,你终于来了,你伯父心痛啊,生了一个孽畜。”

辛杰成微笑道:“伯父你放心,就算苗芸被糟蹋了我也不会放弃我们两家联姻的。”

辛杰成喜欢苗芸好久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

前段时间苗家资金链危机,他才有机会成为苗家联姻对象。

贤侄,听到苗芸不遵守妇道,立马带人来包围了帝豪酒吧。

而且他倒要看看,谁敢踩在他的头上玩他的女人。

至于不会放弃两家联姻,那自然有多重考虑。

而且,就算取了苗芸,他不一定要碰苗芸啊,只是对外有一个名声罢了。

苗年生听到后欣慰地点了点头,他选的人没有错。

“拜托贤侄了,这群人不允许我进去找人啊,我闯不过去啊。”

“伯父,这件事交给我。”

说完,辛杰成上前对黄大仙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黄大仙了,能劳烦你找一下我的未婚妻吗?”

未婚妻?谁啊?

未婚妻还来这种地方玩?

“如果你们说的是叫苗芸的,我真不认识,可能化名了,这个我没有办法。”

“你放屁!你们包厢住宿不用登记身份证吗?”

“包厢住宿是要身份证,但你进来大厅玩就不要啊,说不定你们要找的那个女人还在大厅蹦呢?”

一听这话,不管是苗年生和辛杰成都有一种土包子进城的既视感。

他们确实没有先去大厅看一下。

“肯定不在大厅,那个男的说了在床上。”

在床上?

黄大仙一听到这三个字,当即想到了昨天晚上住宿的富二代。

昨天晚上陈浩北似乎也带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还挺漂亮。

不会吧……

黄大仙已经有了一点眉目,也只有陈浩北会说来帝豪酒吧找他这句话了。

这时,陈浩北推着餐车下来了,他和苗芸吃完了早饭。

“你们这么多人坐在这干什么?”

陈浩北一说话,大家的视线不约而同看过去。

而苗年生更是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好像在听过。

很快,苗年生就记得了这个声音,在电话里。

“狗日的,你把我女儿怎么了?”苗年生怒道。

“哟,是你啊,你还真来帝豪酒吧找我了,不过你有事说事,没事赶紧走。”

辛杰成出声道:“你对我的未婚妻做了什么?”

“未婚妻?”陈浩北震惊,他玩了别人的未婚妻?

开玩笑,苗芸没说过她有婚约啊。

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苗芸就是来玩的。

“今天,这事五千万解决不了。”

对于苗芸被怎么样了,辛杰成丝毫不在意。

毕竟苗芸还没有过门,也没有和他有实质性发展。

只不过双方父母口头约定罢了。

现在,完全可以利用这件事敲诈一笔。

“五千万?”

黄大仙惊得说不出话来,五千万把一个世家千金卖了?

拜托,北哥几个亿收购帝豪酒吧,眼睛都不眨一下,五千万算是事吗?

陈浩北莞尔一笑道:“可以啊,我给你五千万,这件事就和你没有关系了。”

辛杰成没有想到陈浩北这么快就同意了,感觉要少了。

而这时陈浩北已经打电话让唐轩把钱送过来了。

“对,拿五千万现金过来。”

挂断了电话,陈浩北面对辛杰成道:“等五千万拿过来,你就和苗芸没有关系了。”

苗年生气得吐血,他的女儿没有尽到一个棋子的作用,不和辛家联姻,苗家要完了。

该死,这个辛杰成是个什么玩意,五千万就被收买了。

十分钟后,唐轩把劳斯莱斯开进了大厅。

他从车子上拎了两个箱子下来。

“北哥,五千万我拿过来了。”

唐轩现在是东市有名的富二代,他一出场就镇住了辛杰成和苗家。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唐轩居然称呼眼前这个人北哥。

北哥又是谁?

“把钱给他吧。”

唐轩看了看辛杰成,不是很想给。

“北哥,为什么要给他五千万啊?”

“我睡了他未婚妻?”陈浩北没有隐瞒道。

“卧槽,北哥你真厉害,睡人家未婚妻。”唐轩把两箱子软妹币丢到了辛杰成面前,竖起大拇指道。

辛杰成看到五千万现金就在眼前,哪里还管苗芸的死活。

“伯父,我家里有事先走了。”

说着,辛杰成走了,他带来的人也跟着走了。

现场只留下苗年生和司秀雯。

陈浩北道:“两位,谈一谈?”

“我和你没有好谈的。”苗年生大手一挥打断了陈浩北说话,道:“苗芸在哪里?”

就算不能和辛家联姻,也不能让苗芸下来。

“她没空,你有事和我说就行。”

“和你说?你算什么东西?”

“我算什么东西?

帝豪酒吧总裁,清雅苑股东,西餐厅股东,美饿外卖股东,斗虎直播总裁,现在还有上千亿项目正在进行,大概就算这么个东西。”

听了陈浩北说的话,苗年生目瞪口呆,或许把苗芸交给陈浩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