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年生被陈浩北说出来的背景吓到了。

他和陈浩北的差距太大了。

就算东市首富来也没有用。

而且他的初衷就是让苗芸嫁入豪门,之后再接济苗家。

“哈哈哈,那订婚吧!”

苗年生以为这件事胜券在握,但陈浩北却当着他的面拒绝了。

“订婚啊?我已经和纳兰银行的千金订婚了,我不能订两个婚。

纳兰银行千金?

纳兰银行在东市他也听说过,但纳兰氏的千金他完全没有听说过啊,他没有那个身份。

和纳兰银行的千金争女婿,绝对争不过的啊。

苗年生气死了。

他现在很想收回刚才说的话。

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收不回来了。

“那你说个屁话?把我女儿还给我!”苗年生怒道。

“你女儿是谁啊,我不认识啊,你还有事吗?没有事就走吧。”

陈浩北一点也不喜欢这种嫌贫爱富的家族,甚至可以说厌恶。

这时,苗芸走了过来,身穿世界级奢华品牌连衣裙,她的脸上多了一份成熟妩媚。

“爸妈,你们来找我有事吗?”

一看到苗芸来了,苗年生当即有底气了。

“混账,我养了你二十年,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苗年生说着就想伸手一巴掌扇过去。

陈浩北一只手捏住了他的手腕,冷声道:“你想对我的女人做什么?”

苗年生想要继续发力,却发现陈浩北的力量比他还要力量,接着被陈浩北推到了皮质沙发椅上。

“混账!有了男人忘了爹妈!我怎么会有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儿?”

“你这个死丫头,一晚上不回家也不打个招呼,把我跟你爸急死了。”

苗芸蹙眉,她不是第一次晚上不回家了。

这一次她爸妈突然招来说她晚上不回家,有点不正常。

“爸妈,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本来给你说了一桩婚事,和辛家联姻,现在被你给毁了!”司秀雯指责道。

苗芸听都没听说过辛家,就被包办婚姻了?

“爸妈,我自己的爱情我自己做主。”

“你自己做主,呵,你知道不知道这小子已经有婚约在身了?”苗年生怒道。

听到这句话,苗芸没有太多惊讶,毕竟陈浩北太优秀了,有女人喜欢也正常,有婚约也正常,有婚姻更正常。

她和陈浩北上床那也是自己的选择。

“陈先生有没有婚约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拿了钱做我该做的事情。”

“拿了钱?”苗年生不解。

苗芸的一句话直接让她妈气得视线发黑。

“拿钱做事?家里没有给你钱吗?”

苗芸笑了,笑得很可怜。

“以前弟弟没有出生,你们确实给了我钱,但自从弟弟出生后,你们一年给我生活费的次数屈指可数吧?

我想要买好的护肤品,我没有钱,我只能选择来这里。”

本来,在这里的包括刘娟都觉得陈浩北做得不对。

现在听到苗芸说的话,他们的老板一点错没有啊,这就是一场交易啊。

苗芸敢顶嘴,这是苗家夫妇没有想到的。

她说的也是事实。

“你真不要脸啊!苗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跟我回家,看我回家收拾你!”

苗年生说着又要上手。

陈浩北当即生气了,这个爹当的真令人恶心。

于是,他一脚踹了上去。

“拜托,你这爹妈当的真让人唾弃,典型的重男轻女。”

苗年生在数十人的围观下被踢了一脚,恼羞成怒。

“你敢踢我?我要你死!”

突然,苗芸挡在陈浩北的身前,他没有错,没有必要受这种伤害。

一巴掌落在苗芸的脸上,她的脸立马就肿了起来。

现场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

苗芸的发丝被打落了,挡住了她的眼睛和脸,她一只手捂着红肿的脸颊一言不发。

陈浩北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道:“好了,我还没有让女人挡在我身前的习惯。”

当陈浩北站到苗芸的前面,懒散的服务员也都站了起来。

只是一个呼吸间,苗年生就被几十人包围了。

这阵仗他也吓着了,帝豪酒吧的员工也太团结了吧。

“如果苗芸希望断绝父女关系,我会百分百支持,如果你们不想和苗芸断绝关系,现在最好离开。”

苗年生知道,他带不走苗芸了,陈浩北的实力太强了。

至于苗芸和不和他断绝父女关系,他丝毫不在乎。

在数十人的注视下,苗年生和司秀雯离开了帝豪酒吧。

陈浩北把苗芸抱到了顶楼包厢,横放在床上。

“我不是没有允许你起来吗?挨打了吧?”

这时,苗芸的发丝散落在耳边,露出了眼泪汪汪的眼睛。

面对温柔到极致的陈浩北,苗芸哽咽了几声。

“乖,我今天还有事,你在这里乖乖的待着,有事打电话给刘娟。”

陈浩北抚摸了一下苗芸的脸蛋。

从帝豪酒吧离开,陈浩北开着唐轩的劳斯莱斯去了苗家。

他要收购苗家,让苗家永远活在他的名下。

苗年生刚回家就抱起了小儿子玩飞高高。

陈浩北突然闯入家里面,吓了他一跳。

“你怎么来了?”

“我来收购苗氏集团,你开个价吧。”

“收购苗氏集团,你好大的口气,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售出我的股份?”

“你可以选择不售出你的股份,但是明天,你一样会被我架空。”

陈浩北已经做好了收购苗氏集团大小股东的股份准备了。

“你觉得我会和一个把我女儿拐走了的男人交易股份吗?你不要做梦了,离开我家!”

陈浩北听到后,高看了一眼苗年生,但也就仅此而已。

从苗家出来后,陈浩北派唐轩去联系了苗氏集团的大小股东。

一听用软妹币砸脸的任务,唐轩笑开了花,他老早就想做这种事了。

很快,苗家的大小股东被唐轩约到了西餐厅。

就算是苗家的大小股东也不是人人都舍得在西餐厅吃饭。

把吃饭地点约在西餐厅谈论股份,已经让大小股东好奇了。

中午,西餐厅的一个包厢坐满了苗家的大小股东。

“各位,我今天邀请你们来,你们来了,这个选择很确定,因为北哥开出的价格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北哥?”

“北哥是谁?”

大小股东交头接耳窃窃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