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去了很久,所谓的“北哥”还没有到场,在座的股东坐不住了。

“喂,你说的北哥还没有来吗?”

“再不来我们就走了,我们日理万机,没有功夫在这浪费时间。”

唐轩笑道:“你们是股东,日理万机用在你们身上不合适吧?”

被唐轩说破,有一个股东索性摊牌了。

“老子不等了,你们爱谁谁。”

他说完就走,也影响到了别人。

“我也不等了,我也走了。”

不到一会儿功夫,包厢里面的人已经走了三分之一。

不过午饭已经上来了,没有饿着他们。

又过了半小时,午饭吃好了,他们也坐不住了。

这时,陈浩北终于出现了。

“苗氏集团现在市值两亿,我现在拿出两亿收购你们手上的股份,两亿你们自己分。”

说着话,陈浩北把十来个股份转让合同丢到了桌子上。

“找一下自己的合同,找到了签字。”

一听陈浩北的话,苗氏集团大小股东震惊了。

他们用股份来平分两个亿,每个人至少可以拿到几百万软妹币。

“我有百分之二十股份,你们有多少股份?”

“我有百分之三股份。”

“我百分之五。”

半小时后,每个股东都售出了手上的股份,也拿到了平分的软妹币。

“好,现在你们回去召开股东大会,我要去装b了。”

股东都是老油条,不约而同点头了。

“苗年生这回要完了,陈浩北手上现在有百分之六十股份了。”

“估计惹到他了吧,去股东大会看一下吧。”

苗年生接到股东要求召开股东大会,很不理解。

但面对一半以上的股东要求,他只能赴约去了苗氏集团。

一到会议室,苗年生就是打了一通招呼。

“老李,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好不好?”

“嗨呀,老谢,群里就你叫的最厉害。”

“……”

股东都入座后,苗年生问道:“说吧,你们要召开股东大会做什么?”

没有人说话,嘴角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苗年生只觉得这个股东大会不正常,但问题到底在哪里,他不知道。

这时,陈浩北拿着文件夹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唐轩。

陈浩北一进会议室把文件夹丢到了会议桌上。

“从现在开始,我是苗氏集团第一大股东,现在我要弹劾现任总裁,架空老董事长。”

架空这话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陈浩北直接说出来了?

不过可以理解,陈浩北的股份也有了百分之六十。

就算苗年生想要反抗也没有一点办法。

苗年生怒了。

陈浩北到他家收购股份还不行,现在还要在苗氏集团股东大会收购股份。

“你怎么进来的?滚出去!”

陈浩北走到一个股东的旁边,那个股东很识相站了起来。

“北哥,你坐。”

陈浩北坐下来后,双腿敲到了会议桌上。

“现在我有苗氏集团百分之六十股份,还有想抛股份的现在可以抛给我,一个股份一百万,仅限今日,明天的话我可不能保证苗氏集团市值和今天一样。”

是威胁。

陈浩北在威胁他们。

但关键不是陈浩北威胁他们,而是陈浩北说他已经有苗氏集团百分之六十股份。

这么多股份,已经有一票否决权了。

以后股东大会的事都要经过陈浩北同意才行。

要想继续留在股东大会,也得唯陈浩北马首是瞻。

而且,谁也不清楚陈浩北收购苗氏集团的原因。

听苗年生刚才说话的语气,似乎和陈浩北认识。

就有可能陈浩北和苗年生认识,还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而想要废了一个公司,低价抛售股份拉低市值最简单最暴力的办法。

“老李,你的股份转让给他了吗?”

“嗨呀,你刚才不走你也能拿到几千万软妹币了。”

老李小声和他说话,却也被别的股东听见了。

老李的话就像一颗炸弹掉到了他们的心脏上,炸的他们脑瓜子嗡嗡的。

老李的股份值几千万软妹币?

绝对不是,而是陈浩北提高了收购价。

刚才几千万软妹币就能卖,现在才几百万软妹币,放谁身上也有点接受不了。

“不行,我也要一千万软妹。”

“别做梦了,北哥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他说一不二。另外我劝你最好现在就卖了,指不定明天市值真的被拉低了。”

“那个,我百分之五股份能卖多少软妹币?”

陈浩北脱口而出:“五百万。”

“太少了吧,我就算卖给别人也不止。”

陈浩北点头道:“确实有点少,你干脆不要卖给我好了,一个百分点两百万软妹币吧,再多你们就留着当传家宝,估计也传不几年就是了。”

扛不住压力的股东率先抛出了手上的股份。

“北哥,我三个百分点。”

“六百万软妹币,唐轩拿钱。”

话落,唐轩打开箱子拿出六大捆软妹币放到股东面前。

“还有谁要卖?”

苗年生气炸了,陈浩北这是想当着他的面气死他啊?

“陈浩北,你拐我女儿,现在还想要我的公司,你欺人太甚!”

陈浩北吹了一会儿口哨,无辜道:“你女儿拿了我六百万软妹币陪我一晚怎么了?她自己选择的。”

这也是陈浩北事后才知道黄大仙砸了多少钱给她。

苗家千金被睡了?还是被六百万买的?

在场的股东已经不敢想象下去了。

和陈浩北这种斯文败类作对,绝对没有好下场。

还不如趁现在把手上的股份抛掉。

当然,也有人选择不卖。

“老谢,你不卖吗?”

老谢笑了笑,敢收购这么多股份,如果苗氏集团不能盈利,陈浩北这个钱就是打水漂,他不相信陈浩北会把这个钱打水漂,陈浩北肯定有力挽狂澜的项目。

那时苗氏集团的市值肯定会拉高,到时再抛售股份,肯定比现在赚得多。

“我不卖,我对苗氏集团有感情。”

老谢一说话,另外几个股东也留了下来。

“我也对苗氏集团有感情,我也不卖。”

都是活了几十年的老油条,能看不出来同行的那点心思吗?

只有卖了几百万的股东后悔,先前在西餐厅交易的股份也不后悔。

最终,陈浩北收购了百分之百分之八十股份。

苗年生只有百分之八股份,还有他老婆司秀雯百分之三股份,共计百分之十一股份。

还有九个点股份在别的股东手上。

“够了,你现在已经收购了百分之八十股份,你想怎样?”

苗年生双手怒拍办公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