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有入股方了?”

听了姜琼的话,苏远谋瞬间酒醒。

什么醒酒茶喝都不用喝。

解决苏氏集团资金链问题可比醒酒茶管用多了。

姜琼瞪了他一眼,道:“看把你高兴的,人家小伙子也说了,要百分之五十一股份才谈。”

就像升腾的火焰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

透心凉。

“百分之五十一股份?那这苏氏集团就不叫苏氏了,叫阿猫阿狗得了。”苏远谋气道。

“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说。”

苏远谋一边听着一边摩挲着下巴,把女儿当做要挟筹码?

“这个注意不错,等会儿请他到家里来,生米煮熟饭。”

不仅开兰博基尼毒药体验送外卖,还开劳斯莱斯体验出租车司机,头顶还有斗虎直播总裁头衔。

之前在销售部工作应该是体验底层工作者。

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的女婿哪里找去?而且人家似乎还有很多股份。

不把苏氏集团放在眼里好啊,这样拿了百分之五十一股份也不会沾手太多事。

况且,就算陈浩北拿了这么多股份,他们一家子的股份也还有百分之三十股份。

决定这个计划后,姜琼去打了陈浩北电话说来谈一下股份的事。

大晚上的谈这事也好下手。

但陈浩北拒绝了。

“阿姨啊,我现在车上还有一位乘客,我得送他去步行街,今天晚上也太晚了,明天吧。”

陈浩北戴着蓝牙耳机说道。

“别呀,股份这事耽误不得,等你送好了再来也行,我和苏雪她爸在家里等你。”

陈浩北一开始还在犹豫,但悦耳的御姐音在脑袋里面响了。

“叮咚,恭喜宿主体验司机一天。”

“这……好吧。”

陈浩北同意了,不过还是得先把车上的乘客送到步行街。

劳斯莱斯停在步行街附近,回头率不说百分百也有百分之七八十了。

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劳斯莱斯下来了一个人。

但是并没有女孩上前搭讪,顶多就是看了两眼,估计是坐在副驾驶的原因?

“诶?”

这时,陈浩北的车子旁边,有个熟悉的男人勾搭着一个妹子叫了一声。

“陈浩北?”

陈浩北也是朝车窗外面看了一下。

勾搭着妹子的人是沈飞,谁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哟,你也在这呢?新勾搭的?”

妹子一听这话,脸色顿时绿了。

沈飞气得直咬牙,这话说得他像个渣男。

“宝,咱不理他,我们去喝奶茶。”

沈飞哄人到底是有一套,不大会儿那女的脸色就好多了。

陈浩北淡淡一笑,道:“沈飞,我跟你谈点事,上车。”

沈飞对他已经没有了信任,才不上他的车。

他旁边的女人还以为沈飞真心喜欢她,不然怎么会愿意放弃公事和她一起去喝奶茶呢。

“我要入股沈氏集团,快点上车。”

沈飞听到这话,眼珠子一瞪。

斗虎直播总裁要入股沈氏集团?

还有陈浩北似乎又发达了,开劳斯莱斯当出租车。

也对,陈浩北还入股了唐氏集团。

现在唐氏集团已经成为了东市第一大集团,威风得不行。

陈浩北入股沈氏集团,那对沈氏集团是好事啊!

所以,沈飞想都不想就上车了。

至于一旁提着小皮包的女人,当场傻眼了。

“沈飞?”

“啊我和北哥谈点事,我下次给你包啊。”

沈飞还没来得及安慰她,陈浩北就已经开车走了。

透过后视镜,陈浩北看到她气得直跺脚。

“你笑什么?”沈飞问道。

“咳咳,我要收购沈氏集团百分之五十一股份,你考虑一下吧。”

陈浩北转移话题道。

“啥?百分之五十一股份?你想上天啊?那我不就不是第一大股东了?”

现在,沈飞和他爸正好有百分之五十一股份。

沈氏集团的股东还蛮多的,好多股东只有百分之一股份。

“你放心,除了必要的时候我会插手,其他时候还按照你的计划来。知道唐氏集团吧?我也买了他们百分之五十一股份。”

“这我知道,唐轩现在威风的不得了,天天开着豪车招摇过市,想想就觉得可恶。”

沈飞靠在后座椅上,不满道。

“你也可以威风的不得了。”

“你能不能出点钱把一些小股东的股份收购了?他们人太多了。”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亿,你先去收购他们的股份,差不多了你再把你的股份卖给我。”

陈浩北什么意思?

开局一个亿?

沈飞忽然问道:“一个亿免费给我?”

“怎么可能免费给你,你考虑好给我百分之五十一股份我再给你。”

切,原来还是要百分之五十一股份。

沈飞一时间做不了主。

“我们都是靠家里人才当上了总裁,股份这种事肯定得和他们商量一下。”

“没关系,让我入股百分之五十一,你绝对不会亏。”

半路上,陈浩北把沈飞推下了车。

而这个地方属于离开了市区,没有几辆车经过。

沈飞气得直骂街:“你的陈浩北,我下次一定要你好看。”

此时,陈浩北已经开车到了苏家。

姜琼已经站在门口接待了。

“快快快,里面请,苏雪他爸已经准备好合同了。”

说是准备好合同,但茶几桌上有一壶泡好的茶水。

“老头子,人来了,你快倒一杯茶水。”

苏远谋点头,只不过手在打颤。

苏氏集团的未来,成败在此一举了。

不过,苏远谋刚刚倒好茶水,陈浩北已经把字签完了。

“苏伯父,名字我已经签好了,我走了。”

签完字,陈浩北拿着文件夹就要走。

姜琼立马拦在陈浩北前面。

而这个时候,陈浩北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哪里是来签合同的啊,这是进了狼窝啊。

“阿姨,你这是干什么?”

姜琼憨笑道:“喝杯茶再走吧,这是我们苏家的礼节。”

陈浩北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倒好的茶水。

大概不会有问题吧?

毕竟是创建苏氏集团的老一辈风云人物。

想着没问题,陈浩北也就一饮而尽了。

“贤侄,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头晕?楼上有房间,伯父扶你上去。”

陈浩北头晕眼花,眼睛一黑晕了过去,再睁开眼睛,晕乎乎的只看到了一张床,似乎还有一个正在睡觉的女人,顿时身体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