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雪察觉到动静,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

只见一个男人扑到了她的身上。

“你干吗?!”

陈浩北的力气就像大黑牛一样,她推搡了几下根本没有用。

翌日。

陈浩北醒了,翻了身想要继续睡,但怀里搂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他立即睁开眼睛,是一个还会眨眼睛的娇小女人。

陈浩北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

他喝了那杯茶后,眼睛就看不见了,随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你爸妈给我下了药?”陈浩北愠怒道。

苏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委屈极了。

“你欺负了我,现在还说我爸妈的坏话?呜呜呜。”

陈浩北现在只想出去和姜琼对峙,有这样教女儿的亲生母亲吗?

还没有穿好衣服,姜琼端着糖水荷包蛋进来了。

“来,女儿女婿,今天早上吃个糖水荷包蛋。”

苏雪吓了一跳,她身上没有穿衣服,立即蜷缩在被窝里。

“妈,你进我房间干吗?你出去啊!”

苏雪的脸上一片滚烫,红得不能再红。

她和陈浩北睡觉了,现在她妈又进房间了。

姜琼不以为然,笑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什么不能看的?来,女婿,吃个糖水荷包蛋。”

说着话,姜琼更是亲自动手喂陈浩北吃糖水荷包蛋。

陈浩北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这个岳母真的太与众不同了。

“谢谢岳母,我自己来就好。”

陈浩北暗道一声:“既然岳母你把女儿送给我,我也不跟你客气了。”

说完,陈浩北接过姜琼送来的茶水荷包蛋,吃了一口。

姜琼一听陈浩北的称呼,咧嘴一笑往门外走,“有事叫我啊女婿,岳母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陈浩北吃饱后,看了看放在床头柜的另外一碗糖水荷包蛋。

咂吧了一下嘴端起来朝着苏雪问道:“你吃不吃?”

苏雪身上一丝不挂,哪里敢伸出手来端着碗吃,羞愤道:“我不吃,你吃完你就出去!”

“我头还有点晕,我吃完得再睡一会儿……”

又睡了一会儿后,姜琼进来喊他吃饭了。

不过他的身旁已经没有女人的身影。

苏雪趁着她睡觉的时候去了公司。

陈浩北可是一个懂得心疼女人的男人。

所以,陈浩北没有留下来吃午饭,而是直接去了公司。

一到公司,陈浩北就去了苏雪的办公室。

秘书还站在一旁待命,陈浩北看到她让她出去了。

“你出去,我有事和苏雪单独说,你在不方便。”

秘书撇了撇嘴,不是因为陈浩北的话,而是看了苏雪的态度后才出去。

陈浩北看到她出去后,屁颠屁颠跑到了苏雪旁边,嬉笑道:“辛苦吗?”

苏雪眯眼一笑:“北哥指的哪一方面?”

“两方面都有吧?”

“辛苦也和你没有关系。”

苏雪已经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接受不了才不管身体来公司上班。

她的家人居然以解决苏氏资金链问题为由把她送到了陈浩北嘴里。

这和包办的家族联姻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些她都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陈浩北有别的女人。

陈浩北是斗虎直播的总裁,在斗虎直播出了名爱看女主播跳舞。

他和女主播没有一腿,狗都不信。

陈浩北嬉笑道:“这样吧,我给你十个亿,以后你就在家当个阔太太吧?资金链的问题也迎刃而解了吧?”

苏雪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十个亿是人能拿出来的吗?

要是有十个亿,谁还管苏氏集团啊?

“十个亿?”

“我已经打到你卡上了,现在,你可以跟我回家了吧?你还没有去我家里住过吧?”

苏雪抿了抿嘴,反正已经是陈浩北的人了,去他家又有什么问题?

“你可以抱我吗?”

陈浩北会心一笑,毕竟昨天喝了那杯茶。

苏氏集团的员工发现苏总被一个男人抱着,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消息就像龙卷风一样传播了整个公司。

同时也传播到了销售部。

林悦大惊道:“陈浩北抱着苏总坐劳斯莱斯走了!”

一听这话,众人都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了。

毕竟苏总也是她们的顶头上司啊。

和顶头上司争男人,工作不想要了吗?

很快,陈浩北抱着苏雪走上了去玫瑰小镇的电梯。

苏雪感觉像做梦一样,她似乎傍了一个了不得的大款。

而且陈浩北还很年轻,她还有机会抓住陈浩北的心。

只不过很快苏雪的心就像掉到了冰窟里面一样冷。

打开门后,一个女人大步走到门口跪下来拿起拖鞋要帮陈浩北换鞋。

她是谁?

她是娇娇,斗虎直播的舞蹈女主播。

陈浩北也是吓了一跳。

娇娇不是在魔都吗?怎么到东市来了?

帮陈浩北换好了拖鞋,娇娇像个下人一样低着头站到一旁。

陈浩北没有管她,抱着苏雪去自己房间了。

躺在床上,苏雪哭了。

她好不容易心动了一次,结果却是这个样子。

陈浩北和别的富二代没有什么不同。

苏雪用手臂挡着脸哭,看得陈浩北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陈浩北没有去解释,况且他在魔都也有一个未婚妻。

再者说,苏雪这个事他不能避免,是不可抗因素。

苏雪想得通也好,想不通也罢,去留全凭她自己决定。

“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问问。”

说着,陈浩北把门关上了。

到了大厅,陈浩北一只手抓住娇娇的肩膀,几乎是把她提着拉到了餐厅。

“你到底想干吗?”

娇娇微笑道:“昨天晚上爸爸没有来我直播间,我很想爸爸就来东市了。”

陈浩北一脸古怪地问道:“我之前和你说过我去了江北,你怎么来了东市?”

娇娇解释道:“我打电话给唐轩了哦,他说你在东市。”

“我说过了,我不会喜欢你的,你到底想怎样?”

娇娇听到陈浩北发狠的话,眼神变得空洞,但还是微笑着说道:“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哦。”

“你太极端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娇娇觉得可能是称呼的问题,微笑道:“是称呼不好听了吗?听腻了?我也可以学理惠姐姐叫你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