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我现在只希望你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娇娇不说话了,走向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

陈浩北烦躁地摸了摸后脑勺,别不会又割腕了,他心脏不好。

陈浩北急着去开门,却发现娇娇正在换衣服,换上了那套黑色蜘蛛侠战衣。

“这样合你的胃口吗?陈浩北?”娇娇换好衣服撩了一下头发问道。

“……你留下来吧。”

陈浩北不想和娇娇在一起,太压抑了,所以开门出去了,他现在还要体验一周出租车司机。

订单的乘客叫佘嘉良,目的地是唐氏集团,这个地点陈浩北熟悉。

到了唐氏集团,陈浩北也想着进去坐一坐。

余嘉良不解道:“你也来唐氏集团做什么?”

“来看个朋友。”

余嘉良不解,最后在大门口看到了跑过来的唐轩。

“良哥!”唐轩挥了挥手说道。

余嘉良点头道:“今天路上太堵了,不过司机的技术不错,开的还是劳斯莱斯。”

听了余嘉良的话,唐轩才反应过来,刚才还以为这人是余嘉良的跟班……

“北哥,我差点没看出来是你,哈哈哈。”唐轩拍了一下陈浩北的肩膀。

“北哥?你们认识?”余嘉良问道。

“我给你介绍一下,北哥,我们公司的实际控股人。”

余嘉良对唐轩说的实际控股人并不陌生。

那段时间,唐轩就像疯了一样请他进口海外的电脑设备,简直壕无人性。

也是后来才听唐轩说是因为北哥的入股。

虽然没有看过陈浩北,但余嘉良对他的名声如雷贯耳了已经。

“你就是北哥?你好。”

陈浩北和他握了个手。

“进去说吧。”

原来,余嘉良是唐轩请来的专业人士,对电脑设备了如指掌,熟悉国内外各种电脑设备。

唐轩这次请他来,是准备去谈一个大订单,是电脑设备里面的一个小零件。

陈浩北道:“可以的,我只给了你几亿,你就把唐氏集团的市值拉高了十倍,我再免费赞助你十个亿。”

“哎呀!太谢谢你了北哥,有十个亿,唐氏集团可以开始自主研发小配件了。”

“你还自主研发的想法?我再给你一百亿!”

“哎呀!北哥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我绝对不会辜负北哥对我的期望!!!”

在一旁余嘉良懵了。

这就是北哥吗?口头谈话就扔出几个亿了?

这不是路边捡垃圾啊,这是实打实的软妹币啊?

陈浩北点了点头说道:“那样最好,我还要送别的客人了,先走了。”

只是,陈浩北刚走出唐氏集团,电话就响了。

打电话来的是娇娇。

陈浩北接听了电话,问道:“怎么了?”

“这个叫苏雪的女人要是死了,你会把我当成她爱我吗?”

陈浩北猛然一惊,差点忘了苏雪还在他房间。

“她死了我更不会爱你!”

“她死了你都不会爱我吗?那她去死好了。”

“喂!”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陈浩北吓坏了,急忙开车去玫瑰小镇,同时打电话给苏雪。

“快接电话,拜托,快接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终于接通了。

只不过说话的人不是苏雪,而是娇娇。

“她已经说不了话了哦……”

“呜呜呜……”电话里面传来苏雪惊恐的求救声。

“娇娇,你不要乱来,冷静一点好吗?”

“嘟嘟嘟……”

陈浩北额头上冷汗直冒,他的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唐氏集团距离玫瑰小镇有几十公里,陈浩北只用了十分钟不到。

赶到家里的时候,娇娇已经跪在门口准备帮他换拖鞋了。

只不过陈浩北没有理她,从她旁边走过去,跑到了他的房间。

只见苏雪躺在床上,双手双脚被捆绑了,枕头被鲜红的血液淋湿了。

陈浩北吓得急忙上前查看苏雪的情况,呼吸很微弱了。

他立马抱起苏雪往外面跑,全然不顾一旁跪着的娇娇。

娇娇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浩北的背影,袖子立马的刀光一闪而过。

赶到医院急救,陈浩北第一时间通知了姜琼。

姜琼听到女儿正在急救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和苏远谋赶了过来。

苏远谋指着陈浩北的鼻子,带着哭腔怒道:“我把我女儿送到你嘴里,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女儿吗?啊?”

姜琼拦下了苏远谋的手指,这个事说到底还怪他们自己。

“我会负责的,这个你们放心。”

说完,陈浩北离开了医院,回到了玫瑰小镇。

而娇娇还跪在原来的位置。

陈浩北把她从地上揪了起来,拖到了房间里面。

“你想要是吧,我满足你……”

事后,娇娇面无表情看向了旁边,她不敢面对陈浩北。

“你能不能活得有尊严一点?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另外一边,急救室的灯关闭了。

苏雪被推了出来,只不过脸上被裹了白色绷带。

主治医生留了下来,惋惜道:“她的脸是被锋利的利器划伤,我们医院条件有限,要想修复伤疤只能去高丽了。”

陈浩北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联系了他现在能联系的最有能耐的人。

江北申旭文。

申旭文听到陈浩北说的事情后,说道:“伤疤恢复这件事我问一下高丽的朋友,你别急,可以治好的。”

十分钟后,陈浩北收到了申旭文发来的信息资料。

“我已经把那个医生的联系方式推给你了,你联系一下。”

联系好后,陈浩北去病房里面和苏雪说了一下这件事。

“别担心,我给你联系了全世界最好的医生。”

苏雪想和陈浩北说话,却又不想和陈浩北说话,心里矛盾。

她扭过头看着窗户外面的黄昏,微风吹着窗帘。

半个月后,陈浩北和苏雪从高丽回来了。

苏雪的脸上留了一条不仔细看就看不见的伤疤,用粉底可以掩盖伤疤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难受吗?”

苏雪微笑着摇头,和陈浩北在一起半个月,她看到了陈浩北身上独特的光芒。

治疗期间,陈浩北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有一股力量一直紧握着她的手掌。

“有你在,我不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