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半个月,大型网红公寓建筑也已经接近尾声了。

现在水工和电工正在接线通电。

同时,唐轩这半个月也谈好了单子。

一共是两万台电脑,一台电脑两万,共计四亿软妹币。

只要50万平方米的大型网红公寓建筑好,两万台电脑就可以立即安装。

又过了半个月,大型网红公寓建筑完毕,道路通往江北市区。

陈浩北收到消息后让唐轩去安装电脑,而他去了美饿外卖总部。

美饿外卖总部对他不太感冒,不认识他。

陈浩北直接让总部的总裁召开股东大会。

“你是什么人,你说让召开股东大会就召开股东大会吗?”

和陈浩北说话的不是美饿外卖的总裁,而是正好下楼的总裁秘书。

秘书一副扯高气扬的嘴脸,翘着脚玩着高跟鞋鞋后跟,戏谑地笑着。

“如果你不想跪下来求我的话,现在立即去让你的主子过来见我。”

秘书哈哈大笑,眼前的男人太好笑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美饿外卖的总裁呢。

“不好意思,我们总裁日理万机,没有功夫接待你,而且,和总裁见面得要预约函,你有吗?”

陈浩北肯定是没有的,他直接一手空空来的美饿外卖总部。

陈浩北没有和她继续说话,转身对前台说道:“立即打电话通知你们的总裁。”

前台实际上是想打电话的,但是总裁的秘书在这里,秘书都说总裁没空了,她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会得罪秘书。

如果陈浩北真的有身份那也就罢了,但万一没有呢,那她的工作就丢了。

这个险她不愿意冒,也不想冒。

“抱歉,秘书说了,总裁没有空。”

秘书听到她说的话,笑容更盛,这个孩子会说话,找机会升职一下。

“事实就是这样,麻烦你离开美饿外卖总部,否则我只能请保安来了。”

陈浩北轻叹一声,道:“我自己走。”

说完,陈浩北走了出去。

本来众人也以为陈浩北就这样放弃了。

结果陈浩北走到公司门口开着劳斯莱斯撞撞碎了玻璃门,开到了大厅。

玻璃碎片划破了秘书的脸蛋,留下一抹血痕。

秘书伸手摸了一下血痕,然后放到眼前看了一下,是血,她的血,当即大发雷霆。

“该死!保安!”

保安在陈浩北开着劳斯莱斯闯进公司的时候就已经集结赶来了。

玻璃碎屑洒了一地,陈浩北黑亮黑亮的皮鞋踩在上面如履平地。

陈浩北双手理了一下衣服,一双深邃的眼眸扫过人群。

“我不想把我说的话重复第二遍。”

秘书怒吼道:“把他轰出去!”

保安看到陈浩北的座驾后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选择听秘书的话动手了。

陈浩北一脚踢在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保安脸上。

那保安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

这一脚力度直接吓到了所有人。

“叫个这么麻烦吗?没关系,我亲自去找你们的总裁。”

说完,陈浩北直接走上电梯。

而保安和在场的工作人员站在原地就那样看着陈浩北乘坐的电梯关门。

当陈浩北来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于是,陈浩北就坐在了总裁位置上,双腿翘到了桌子上等。

而楼下的秘书已经联系了美饿外卖总裁。

彭长龄接到电话后,不以为然,反而乐呵呵道:“没关系,让他在公司等着吧,等我回去收拾他。”

不多时,彭长龄回到了公司,发现大门被撞碎后,脸色沉了下去。

是谁?敢撞他的大门?

彭长龄带着人走到办公室,发现有人坐在他的椅子上,怒不可遏。

他这个人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过的东西,尤其是自己用了许久的椅子被一个陌生人坐了。

跟在彭长龄身后的人也感受到了他的体温直线下降。

所有人都惋惜地看了一眼陈浩北,他没有好日子过了。

“谁允许你坐在我位置上的?”

陈浩北一听声音,抬起头淡然道:“召开股东大会吧,我是占比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东。”

彭长龄吓了一跳,他之前就听说过美饿外卖被收购了七八十股份,而且是同一个人所为。

只不过那人后面又卖了几十股份,现在还有多少股份,没有人清楚。

而陈浩北居然说他有美饿外卖百分之五十一股份,他就是那个收购几十股份的人吗?

“原来是你收购了我爸的股份,第一股东的头衔你也不怕撑死?”

百分之五十一股份,相当于五千亿了。

彭长龄说不羡慕那都是骗人的,他羡慕的一批。

“为什么你们耳朵总是这么不好使呢?”陈浩北攥了攥拳头,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不好意思,我没有股东的电话。”

彭长龄淡淡一笑,他不相信陈浩北敢出手。

他可是美饿外卖的总裁啊,上万亿市值的总裁啊。

陈浩北想动手也得掂量三分吧?

但是很快他就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大错特错。

陈浩北就像一个死神拿着一把镰刀走向了他。

在他身旁的保安立即上前阻拦。

陈浩北一拳就把他打飞了。

这一幕直接让另外几个人动不敢动。

刚才想要制止陈浩北的是职业保镖,在安保集团是挂了牌的选手。

他都不是陈浩北对手,靠他们几个臭鱼烂虾那就更不是对手了。

眼看身边的都不约而同退后了一步,彭长龄慌了。

“你敢动手试试?”彭长龄略显紧张道。

话落,一个沙包大的拳头迎面而来。

他直接被打晕了。

陈浩北挥了挥发麻的手,看向跟来的人说道:“你们应该有股东的联系方式吧?打电话让他们来。”

陈浩北连彭长龄都敢打,他们那点身份和彭长龄比起来,那都不够看啊。

所以,只能讪讪地掏出手机打电话了。

一个小时后,股东大会开始了。

“首先,这个总裁我看他不爽,开除他,你们有意见吗?”

面对拥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东,大大小小的股东都不敢说太多话,免得被陈浩北穿小鞋。

“没有意见。”

“我也没有意见。”

没意见的人一开口,有意见的人也得憋着了。

陈浩北满意点头。

“很好,你们是懂得谁可以惹,谁不可以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