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尔先生,你还有事吗?”顾允明知故问道。

凯尔淡淡一笑,道:“坐。”

顾允不解道:“凯尔先生,我们的商谈已经结束了。”

这时,娜美走到了顾允的身边,吐气如兰道:“顾允先生,我的老板希望你可以坐下来让我服侍您。”

顾允略微害怕道:“凯尔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讲。”

说话的同时,顾允已经重新坐下来了。

不过,他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娜美。

凯尔笑道:“刚才我只是在和朋友开一个玩笑。”

顾允激动道:“凯尔先生是同意投我100亿了吗?”

“我给你两百亿,你给我百分之五十股份,如何?”

猫牙直播本来就是顾允的软件,凯尔没有理由要百分之五十一股份。

不过,只要顾允敢给他百分之五十股份,他就可以拿到那百分之一股份。

毕竟,猫牙直播股东也有好几个,而顾允的股份也不是很多。

顾允轻笑道:“凯尔先生,我自己都没有百分之五十股份,你让我给你百分之五十股份,不可能的事。”

凯尔问道:“那你可以给我多少股份?”

“我只能给你百分之三十股份,先生。”

凯尔略微皱眉,百分之三十股份太少了。

“不行,最少百分之四十五股份,否则,我选择不投资不入股,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做不到,那我们就不要谈打败斗虎直播的事情了。”

一看凯尔说话的态度硬了,顾允也不敢再压低凯尔要的股份了。

“可以,我同意了凯尔先生,钱什么时候可以到账?”

顾允已经想好了。

他要用凯尔的钱去收购其他股东手里的股份,他要让他的股份保持百分之五十一,让凯尔无法钻了空子。

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凯尔这样说道:“等你什么时候准备好股份合同,我们就可以签字入股了。”

不愧是西餐厅总裁,警惕心很强。

不过,他可是猫牙直播总裁。

“好的凯尔先生,我现在就让我的秘书拟定你的入股合同,我们明天再见。”

顾允先是和家里人要了一点零花钱,然后去申请了贷款,然后去收购了其他股东手里的股份。

最后勉强凑够了百分之五十一股份,外加凯尔要的百分之四十五股份。

现在,顾允已经手握猫牙直播九十六股份了。

凯尔的软妹币一进账,顾允很快消耗掉了一半。

而这一半都是先前为了凯尔的入股投资欠下的债。

在顾允看来,一百亿也能建筑一栋大楼了。

所以,顾允用一百亿去找建筑老板开工了。

只不过工期有点长,要一个半月。

顾允等不了这么长时间,强迫建筑老板在短时间内建筑完成,否则去找老板的家人。

建筑老板没有办法,只能认命了。

而在这一个月,斗虎直播蒸蒸日上。

斗虎公寓已经住了一大半主播了。

其中,还有几十家主播公会入驻。

主播公会享有斗虎直播亲自设置的特权。

还有划分一片地方给主播公会自行安排。

当然,这些主播公会也不仅仅是入驻了斗虎一家直播平台,还入驻了别家的直播平台。

不过这些斗虎直播没有关系,主播和公会签约,和平台没有一点关系。

“北哥,今天晚上我们去音多芬玩啊?”

一个长相清秀的小伙子勾搭着陈浩北的肩膀笑谈道。

他是小象公会的会长巫马侯,旗下有上千名签约主播。

小象公会在各大直播平台都有身影。

谁也不会想到会长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人吧?

不过和陈浩北比起来,小象会长也大了几岁。

最小的还要数陈浩北。

“我不去,上次我跟你去,我就像个背景板一样,太难受了。”

巫马侯的颜值太高了,只要走在路上就能吸引女孩子,属于那种可以靠脸吃饭的人物。

或许就是因为这张脸,才让她可以拥有众多女主播的原因吧。

甚至,这些女主播中还有家世显赫的白富美。

巫马侯笑道:“放心,这次戴个口罩,绝对不会抢了你的风头。”

“你确定?”

“真的,走着。”

巫马侯拉着陈浩北去音多芬的消息传了出去。

蓝天公会会长杨锋也来了。

“北哥,你这去玩也不带我,真令我寒心啊。”

音多芬酒吧门前,杨锋站在那里笑道。

陈浩北疑惑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巫马侯撇了撇嘴,这些会长就是见不得他和陈浩北走近。

“没有我这朵绿叶,哪能承托出鲜花的美丽。”

陈浩北还挺喜欢听这句话的。

杨锋说的没错,他比他还丑,他就是那片绿叶。

“杨锋,你前天不是和我申请加一点划分的小直播间吗?我等会儿回去划给你。”

一天这话,杨锋说话更是龙飞凤舞了。

“果然,鲜花到哪里都是受人爱戴的,我永远做那片忠诚的绿叶。”

巫马侯实在看不下去了,但又不能在陈浩北面前说。

毕竟这话是对着陈浩北说的,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

一进酒吧,立马有女生注意到了巫马侯三人。

“那个人是小象会长吗?好帅啊!”

“一群土鳖,旁边那人是蓝天公会会长,很有钱。”

“话说,他们中间的是谁啊?他们似乎很尊敬?”

巫马侯是帅的别人记忆犹新,杨锋是丑的别人记忆犹新。

只有陈浩北,颜值说好看,确实可以,说不好看,确实大众化了。

或许学女人化个妆,陈浩北的颜值就显示出来了吧。

“管他是谁呢,我要和我白马王子在一起喝酒玩牌。”说着,她跑向了巫马侯。

看到身前来人,巫马侯眨了眨眼睛,问道:“小姐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助你哦。”

这该死的正太既视感,演得太像了。

巫马侯那扑闪扑闪的眼睛,眨的那女人直接晕厥窒息了。

陈浩北和杨锋撇了撇嘴,不约而同走到一旁的棕色皮质沙发椅躺下来。

“北哥,咱下次真不能和巫马侯来酒吧了,太刺激人的心脏了。”

陈浩北也喝了一瓶鸡尾酒说道:“你说得对,下次咱们得找个比他还帅的人来,让他也体验一下这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