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多芬是江北有名的酒吧。

陈浩北打算也入股音多芬。

这时,一个身穿西装的俊秀男人走了进来。

他的颜值和巫马侯不相上下。

他一出场,巫马侯的魅力直线下降,颜狗直接围到了他的身边。

眼看身边的女人几乎走光了,巫马侯只能讪讪地走到了陈浩北和杨锋的旁边。

“他是谁?”陈浩北问道。

巫马侯恶狠狠地说道:“这个就是音多芬的总裁臧占辉,长得比我帅了一点点而已。”

“恐怕不止一点点吧?”

陈浩北打趣道。

如果只是帅一点点,巫马侯的身边的女人就不会顷刻间走开了。

“可能还多金吧?”

其实巫马侯的身份也不差,小象公会会长,旗下几千个主播。

就算戴着口罩,巫马侯还是会被经常光顾音多芬的拜金女认出来。

但拜金女对酒吧和主播公会的认知,显然酒吧比主播公会更胜一筹。

所以,放弃巴结巫马侯,转身巴结臧占辉情有可原。

“这口罩戴着太不舒服了。”巫马侯拿掉了口罩,敲了一杯鸡尾酒“咕噜咕噜”直喝。

这时,拜金女满眼星光对着臧占辉说道:“臧哥哥,你缺一个帮你打扫卫生的女人吗?”

臧占辉淡淡一笑,笑容很亲和道:“抱歉,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想法,我现在只想一心搞好我的事业。”

有钱有颜,还有事业,却不谈恋爱,这对女人的杀伤力太大了。

臧占辉越是说一种模棱两可的答案,越是激发了拜金女的好奇心。

臧占辉为什么不谈恋爱?

是以前受伤了吗?

类似于这之类的想法。

“臧哥哥,我没有说和你谈恋爱,就是帮你打扫卫生。”

臧占辉愁眉苦脸道:“你不和我谈恋爱还要帮我打扫卫生?”

拜金女顿时觉得臧占辉以前受了很大的心伤,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是呀臧哥哥,可以吗?”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生活的很好。”

说完,臧占辉朝着包厢里面走去。

拜金女还想追上去,可是被臧占辉的保镖拦住了。

保镖身穿黑色西装,非常像小说里面的黑道。

面对脸色严肃的保镖,拜金女只能放过臧占辉了。

实际上,臧占辉并不想碰这些在酒吧里面的女人。

他是音多芬的总裁,只有可以帮他提升事业的女人才能走入他的法眼。

如果没有作用,他会选择毫不留情踢开。

这就是他从一个街头混混成为一个酒吧老板的秘诀。

当然,他酒吧里面的女人他可以随意挑选,这就是潜规则。

不论是帮他提升事业的女人,还是酒吧里面的拜金女,都只配他玩玩,并不会真爱。

看到这一幕,巫马侯非常不爽道:“真会装清高,还我不想谈恋爱呢,绯闻多的要死。”

陈浩北诧异道:“他一个晚上才会出现的老板,绯闻也会多?”

巫马侯点头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和江北的好几家千金一起吃饭被狗仔队偷拍了,就算现在网上也能搜到这些照片。”

说着,巫马侯用手机搜了一下臧占辉。

只是三个字,一个人名,网页立马跳出来许多标题链接。

“臧占辉和世家千金王媛媛惊现双剑酒楼!”

“世家千金对面坐的人,音多芬总裁臧占辉。”

“臧占辉谈恋爱了,对方是世家千金王媛媛。”

诸如此类的标题非常多,巫马侯随便点了一个文章进入。

“北哥你看,江北世家千金似乎都和他有关系,这种人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简单。”

巫马侯翻着翻着,翻到了文章底部。

前面的评论,几乎是清一色支持臧占辉的。

这些评论都没有看头,巫马侯也有所感觉,所以往下翻了好一会儿。

直到这时,评论才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臧占辉没有表面看上去简单,他是骗p的渣男,大家一定要远离,我有证据。”

“一个假装自己洁身自爱,只对事业感兴趣的渣男罢了。”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我一定不会去音多芬酒吧。”

看到这些评论,巫马侯感叹道:“我相信她们说的是真的。”

杨锋喝了一口鸡尾酒说道:“你相信有什么用?人家家大业大是你一个小会长能撼动的?”

巫马侯被杨锋嘲讽,急着说道:“我不能撼动他没有关系啊,我还有北哥啊,北哥弄他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陈浩北略显沉默。

如今,斗虎直播的市值上千亿,弄一个只有几十亿的音多芬酒吧自然绰绰有余。

但陈浩北不想听巫马侯的话。

“我拒绝,只有我想我才会做,我不想我就不会做。”

巫马侯垂头丧气道:“我知道了北哥。”

杨锋偷笑了两声。

“你笑屁啊?”

杨锋看了看别处,反正就是不搭理巫马侯。

刚才臧占辉之所以来酒吧,就是因为在监控室里面看到了熟人。

巫马侯,一个颜值和他不相上下的男人。

如果一直让巫马侯出现在音多芬酒吧,他的知名度一定会持续提升。

不过,巫马侯知名度提升,他的酒吧也会相对应提升热度。

女人更会以为音多芬酒吧是江北帅哥最多的地方。

但现在,臧占辉出现了紧张感。

紧张感从哪里来,臧占辉并没有从巫马侯的身上看出来。

所以,臧占辉才来到了音多芬酒吧,他自己的酒吧,顺便哄骗两个还不错的拜金女带走。

刚才那几个拜金女太普通了,毫无特点,他没有兴趣。

唯一有兴趣的,或许就是那个坐在角落里喝着闷酒的女人了。

“你们去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

臧占辉的保镖已经不止第一次帮他这样办事了。

很快就走到了那个女子的身旁说道:“尊贵的女士,我们总裁邀你去一趟,我们总裁掌握心术,可以帮助你走出困惑。”

左丘玉箐喝了太多酒,脑袋晕乎乎的,对保镖产生了本能的反抗。

“滚开!我不需要你们总裁和我谈心!”

保镖对视一眼后直接上手了。

“姑娘,你没有钱就不要喝酒了,想吃霸王餐也得问问我们总裁同意不同意,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