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玉箐感觉到保镖在碰自己的手臂,一脚打在保镖的脸上。

保镖哪里想到左丘玉箐会打人,没有反应过来挨了一拳。

这一拳直接干爆了保镖的鼻梁,鲜血直流。

保镖摸了一下直流的鼻血,容颜大怒道:“把她给我带走!”

左丘玉箐拿着酒瓶对准上前的一个保镖脑袋上砸了下去。

声音非常清脆,惊醒了一些浑浑噩噩的人。

她拿着破碎的酒瓶指着音多芬酒吧保镖,娇喝一声:“谁来谁死!”

陈浩北这边也看见了左丘玉箐那边发生的事情。

“噢哟,这女人凶啊,练过的。”杨锋惊呼道。

巫马侯手关节搭在陈浩北的肩膀上,调侃了一声:“我估计这女人打我北哥也是简简单单。”

陈浩北拍了一下他的头,没好气道:“别乱说话,我是正经人。”

巫马侯嬉笑道:“这就是订婚了的苦啊,不然北哥现在肯定上去帮忙了。”

陈浩北摇了摇头说道:“她不需要我帮忙。”

只见,左丘玉箐就像一个女战神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一步。

同时,音多芬酒吧里面的dj也停下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左丘玉箐的身上。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她。

“左丘玉箐?我的天,左丘世家的千金居然在音多芬酒吧?快拍照快拍照。”

“左丘玉箐是谁啊很出名吗?”

“江北第一大隐世家族左丘,财富榜上面没有任何关于左丘家族的记录。”

“我的天,那左丘家族的千金为什么会在音多芬酒吧?左丘家族旗下应该也有类似的酒吧吧?”

“或许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吧,我不懂。”

今天,是左丘玉箐和一个隐世家族萧家的订婚宴。

但她不喜欢萧画,就像个笑话一样被家里莫名其妙帮忙订婚了。

萧画现在正在她家吃订婚宴吧?

她是偷偷跑出来的,不然她从今天订婚开始就不能离开家里的大门了。

眼看局势就要失控,保镖说了一声:“动手!”

很快,七八个身穿西装的保镖就一起动手了。

但女战神终究是一个人,不是七八个西装男的对手。

很快,西装男就一人一手压着左丘玉箐的手臂朝着酒吧伸出走去。

这时,陈浩北和巫马侯,还有杨锋挡在了他们的前面。

杨锋戏谑一笑:“你在对我们旗下的女主播干什么?”

现在,他们只能用这个头衔来救一下左丘玉箐。

左丘玉箐整个人很是抓狂,一个劲的挣扎,性格很刚烈。

“你们快分开我!一群肮脏的男人!放开我!”

保镖咧嘴一笑道:“你们旗下的女主播?不对吧,左丘家族的千金会看得上你们那几个三瓜两枣,还主播?”

这时,左丘玉箐一脚踢在保镖的腿上,力度非常大。

保镖当即疼的龇牙咧嘴。

“小婊砸,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

说着,保镖就想挥手扇左丘玉箐,但是刚抬起来的手被陈浩北抓住了。

紧接着,杨锋和巫马侯一人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都不是靠家里人起来的家伙,身上带点真功夫没有问题吧?

顿时,女战神的一只手脱离了控制,突然用了剪刀脚把另外一个抓着她手臂的保镖炫翻了。

左丘玉箐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陈浩北后,转身朝着酒吧外面走去。

巫马侯不爽道:“这个女人也太不知趣了,我们救了她,她也不说一声谢谢。”

就像听见了巫马侯说的话,女战神左丘玉箐转身了,冷视巫马侯说道:“你所谓的知趣指的是哪一方面?”

巫马侯比划了一下手说道:“说声谢谢总会吧?”

左丘玉箐点头道:“好,谢谢你,还有你,还有你,可以了吗?”

巫马侯受不了了,上前一步就想和左丘玉箐理论理论。

“让人家走。”

陈浩北一说话,巫马侯当即侧过头去,不再和左丘玉箐对视。

左丘玉箐对陈浩北高看了一眼,但也仅此而已。

她是隐世家族的千金,什么样的人她都接触过。

陈浩北这种货色,她当然也见过。

也就是靠博取女人的好奇心罢了。

不过很可惜,她对陈浩北的身世和背景没有兴趣。

这时,一道掌声从陈浩北的身后传来。

鼓掌的人是音多芬总裁臧占辉。

“不愧是斗虎直播总裁陈浩北,居然愿意放走一个吃霸王餐的女人。”

听到声音,所有人都向臧占辉看过去。

左丘玉箐更是瞪大眼睛问道:“你什么意思?我吃霸王餐了?你别胡说八道,我付过钱。”

“实在不好意思,酒吧里面的任何饮料酒水都是由我定制的,你刚才付的钱不够。”

“你找事?”左丘玉箐怒了,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人?

臧占辉淡淡一笑道:“据我所知,你是逃婚出来的,身上应该没有软妹币吧?你刚才喝的酒水一共是九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

左丘玉箐因为喝了酒,再加上被臧占辉说中了她身上没有软妹币事实,脸蛋很红,很诱人。

“你去抢银行好了,那个来钱比我这个快。”

臧占辉摇头道:“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请你立即付款。”

左丘玉箐没有半点惧色,直视臧占辉说道:“我要是说不呢?”

“我会立即打电话给左丘家族族长,你在音多芬酒吧买醉。”

左丘玉箐吓了一跳,她不想回去,一万个不想回去,但她的身上没有软妹币。

“左丘玉箐是我旗下的签约主播,她喝的就算我喝的,记我账上就行。”

臧占辉皱眉。

什么时候左丘玉箐是陈浩北旗下的签约主播了?

一定是假的。

所以,臧占辉怀疑道:“她是你旗下的签约主播?不见得吧?我还没有在斗虎直播上面看到她直播过?”

“谁和你说签约主播就一定要直播了,不直播就不行了吗?”陈浩北说道。

臧占辉一时语塞,陈浩北说的话他无法反驳。

“陈浩北,我知道你有钱,花几百亿打造网红公寓楼,但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在我的地盘上挑战我吗?”

话落,人群中突然站出来几十个人,都是音多芬酒吧的便衣保安和托,其中还有衣着暴露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