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占辉扬了一下下巴,他高傲的抬起头颅,俯视陈浩北和在场的所有人。

巫马侯早就看他不爽了,直接一脚踹上去。

不过,臧占辉也不是吃素的,同样踢出一脚和巫马侯的脚碰撞。

巫马侯被震得退后一步,臧占辉的力量比他还要强。

臧占辉歪嘴一笑道:“当年我也是刀头上舔血的马匪,就凭你们那三脚猫功夫也想和我过招?”

三个人面对几十人,没有丝毫胆怯,放在一般人身上一定就承受不住了。

但他们不是普通人,一个是斗虎直播总裁,一个是小象传媒总裁,一个是蓝天传媒总裁。

不过,陈浩北却突然低头了。

他不想让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受伤。

“刚才我多嘴也多手了,现在我可以和我的朋友离开音多芬吗?”陈浩北不卑不亢问道。

现在,最好的结果就是这样,陈浩北和巫马侯还有杨锋离开,留下左丘玉箐。

臧占辉也不想被三个总裁的部下合伙围杀。

用不了多久,音多芬酒吧肯定会支撑不下去,只有破产倒闭一条路可走。

臧占辉扬起一副胜利者的微笑说道:“当然可以,我也不想对我的老朋友动手。”

此话一出,围观的人群窃窃私语。

原来斗虎直播总裁和音多芬总裁认识,怪不得斗虎直播总裁敢在音多芬酒吧闹事。

“人不可貌相啊,能和音多芬总裁做朋友,斗虎直播总裁也算名人了。”

“斗虎直播不如音多芬酒吧啊,到底是网上的一个小软件。”

“要是没有关系,他估计会被音多芬的保安打死吧?”

陈浩北拳头紧攥,他忍不住了。

几乎是与此同时,系统说话了。

系统已经好久没有说话了。

“叮,帮助左丘玉箐解除家族联姻,奖励一辆价值三亿的定制版风之子跑车,外加神秘奖励一份。”

价值三亿的定制版跑车?

陈浩北还没有这种定制版跑车,那必须做任务了啊。

陈浩北一拳打在臧占辉脸上,说道:“我和你不是朋友,别攀关系,我讨厌攀关系的人。”

臧占辉被打了一拳,脸上只是轻微红肿,但是很快他就调整好了呼吸节奏。

“好一个攀关系,今天就算天皇老子来了你也别想走,给我上!”

臧占辉一声令下,几十个保安不约而同扑了上来。

陈浩北一拳一个,一脚一个,打的非常猛。

而在陈浩北身后的两个人,看到他这幅状态,目瞪口呆。

一旁围观的观众更是瞠目结舌。

一个人殴打几十人?

说出去有人相信吗?

绝对没有,这不是小说,也不是电视剧,更不是电影动漫!

一个保安被陈浩北一记三百六十度侧踢踢得口水直流。

就算是女的,陈浩北也不留情,一巴掌抽得她晕头转向。

女战神想上前帮忙,但是她发现没有人理她,她也插不上手。

贸然上前插手说不定还会干扰陈浩北的节奏。

这时,臧占辉突然从背后给了陈浩北一拳。

陈浩北被打了一拳,立即转身看向臧占辉,眼神冰冷,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

“啧,身体素质不错,一拳都打不死你。”

放在一般身上,这一拳可以打得五脏六腑支离破碎,口吐鲜血。

“砰!!!”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一个酒瓶砸到了臧占辉的后脑勺。

臧占辉的脑袋顿时头破血流,视线忽明忽暗。

“砰!!!”

又是一个酒瓶砸下去,臧占辉彻底扛不住了,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这时,所有人才看到臧占辉后面出手的人是谁。

她不高,有点瘦,但该有的地方都有一点波动。

陈浩北看到后也吓了一跳,她怎么在这里?

“碰我的男人,我要你死。”

巫马侯和杨锋都咽了一口口水,太可怕了。

这就是陈浩北的女人吗?

娇娇说着话,还想用破碎的酒瓶口去打臧占辉。

这要是砸下去,臧占辉命都没了。

陈浩北伸手拦住了娇娇要砸下去的碎裂的酒瓶口。

顿时,陈浩北的手掌被尖锐玻璃刺破了。

娇娇吓了一跳,慌忙松开紧紧抓着酒瓶的手。

陈浩北拿掉了扎在掌心上的酒瓶扔到了一旁,顺手扔掉了娇娇另一只手上的酒瓶。

“对,对不起。”

陈浩北神情淡然,看不出喜怒哀乐道:“没事,擦破了一点皮,很快就会好了。话说,你怎么在这里?”

娇娇低下了头。

她其实一直都跟着陈浩北。

听到陈浩北又要和心巫马侯来音多芬,她就跟来了,她一直待在角落里。

陈浩北看到她不想说,也没有打算刨根问底。

“你叫左丘玉箐吧?你来斗虎直播总部,没人可以把你带走。”

说完,陈浩北朝着音多芬酒吧外面走去。

娇娇立即跟了上去。

巫马侯和杨锋也同时跟了上去。

此时,酒吧里面躺着七横八竖的保安。

dj氛围选手看到陈浩北的气场,不禁打起了dj……

左丘玉箐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这时,左丘家族发现了左丘玉箐不在房间里面,当即震怒。

今天可是她和萧家联姻的日子,她居然敢逃婚?

大逆不道!

左丘飞天怒道:“派人去给我找,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萧画在一旁笑着安慰道:“岳父不要着急,玉箐还小,有点耍小孩子脾气可以理解。”

左丘飞天满意地点了点头,不愧是他看中的女婿。

到了公寓后,陈浩北去了一趟医务室。

医生是女医生,整天穿着一个白大褂,还戴着一个口罩,眼神很犀利。

她叫李株,精通大大小小医术。

之所以可以来斗虎公寓,还是因为陈浩北开出的天价年薪。

不仅如此,陈浩北还同意她在医院挂名,这样就不耽误她未来的晋升机会了。

李株用棉花球点了点陈浩北的手掌,突然眉头微皱。

“你被酒瓶的碎口扎了?什么情况?”

陈浩北翻了个白眼说道:“什么情况应该和你包扎我的手掌没有关系吧?”

李株摇头道:“你这个手不好好处理会落下残疾,酒水里面夹杂了有毒物质,你看,你的手已经变成紫色了,肿了,碰了就疼吧?”

李株不说还好,一说陈浩北就感受到疼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