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扎好受伤的手掌,陈浩北从医务室去了接待室。

他和左丘玉箐谈了一下关于联姻的这件事。

“你真的不喜欢萧画?”陈浩北认真地问道。

说不定人家小两口只是在闹矛盾,他突然插手人家的感情有点过分了。

左丘玉箐重重点头道:“我和他才认识不到一天,家族就已经让我和他联姻了,你觉得我会喜欢他吗?在一天之内?”

陈浩北不自信地说了一声:“一见钟情也可能吧?”

说着,陈浩北想到了在帝豪酒吧里面碰到的女人苗芸,尤其是那一头白色秀发,柔滑芬芳。

“一见钟情那是见色起意,还一见钟情。”左丘玉箐翻了个白眼,一见钟情什么的最可笑了。

几个小时后,左丘家族的人找到了音多芬酒吧,从音多芬酒吧知道了左丘玉箐曾经来过,立即去了斗虎公寓。

只不过到了斗虎公寓后,他们便被斗虎的保安拦在了门外。

人太多了,保安不允许他们进去,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但左丘家族的人嚣张惯了,可不管这些,非得进去找人。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被保安打了一顿。

斗虎公寓的保安全部都是从安保集团买来的,身上背负的雇佣兵经验可不少。

被打后,左丘家族的人撂下狠话。

“你们等着,等我们回去禀告家主,一定要你们好看。”

这件事很快由保安队长向陈浩北报告。

陈浩北点头道:“这件事你们做的很好,只要他们是来找左丘玉箐的全部拒绝进入斗虎公寓。”

很快,左丘飞天听说了这件事情。

斗虎公寓要反不成?

在江北,没有人不敢不给左丘家族面子。

陈浩北怎么敢?

左丘飞天怒道:“听我号令,左丘家族精英人士回归家族,前往斗虎公寓,联系新闻媒体,标题,斗虎公寓公然捆绑我的爱女做主播,其心可诛,天诛地灭!”

遥远的东边,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这时,一辆辆崭新奢华的豪华车辆开进了斗虎公寓门前。

同时,还有媒体举着摄像头从车上下来对着斗虎公寓“咔嚓咔嚓”一直拍照。

“左丘先生,你把我叫来斗虎公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左丘飞天冷声道:“斗虎直播陈浩北公然捆绑我的爱女做主播,今天我要来讨一个说法。”

斗虎公寓保安队第一时间出来,站在门口双手背负,一字排开。

“各位,我们总裁说了,如果不经过允许私自拍摄斗虎公寓并上传的话会收到律师函。”

媒体听到后略微收敛了快拍按钮,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速度。

“咔嚓咔嚓。”

还有新闻媒体人站在摄像头前面报道:“我们在左丘先生的带领来到了斗虎公寓,可是斗虎公寓的总裁似乎没有出来说话的迹象,不仅如此,还安排了保安出来维持秩序。

在我看来,斗虎总裁这是心虚的表现,让我们一起为左丘先生加油呐喊!”

陈浩北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的人和事,看得津津有味。

左丘玉箐不理解,陈浩北为什么这么有自信?

难道他不害怕她的家族吗?

答案是肯定的,陈浩北完全不害怕所谓的隐世家族。

在陈浩北看来,隐世家族就是一群怂包蛋,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

说的话他是隐世家族,不好听就是怕事。

“你不害怕我的家族吗?”

“我的字典里面没有害怕两个字,还是说你希望我害怕,希望我把你交给左丘家族?”

左丘玉箐连连摇手摇头,道:“不不不,我也不希望你害怕。”

说完,左丘玉箐朝着陈浩北笑了一下。

这时,开门声响了。

苏雪把她的好朋友琳达带来了。

琳达是职业律师。

陈浩北对着楼下点了一下头问道:“楼下的事有办法吗?”

琳达看了一眼楼下的场景,推了一下金丝边框眼睛说道:“如果左丘飞天说的话是真的,这个事不好办。”

强行捆绑别人的孩子做主播?黑心总裁罢了,琳达这样想。

然而,让琳达没有想到的是,左丘玉箐就在她的旁边。

“左丘玉箐在你旁边,你问问她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左丘玉箐摇了摇头说道:“我是逃婚来的,我爸给我安排了联姻对象,才认识一天,我不喜欢。”

琳达嘴角微抽,这和她想象中的斗虎总裁有点不太一样。

因为苏雪和她讲的是陈浩北有好几个女人,肯定人品不行。

现在看来,人品似乎还可以,只不过对不起和左丘玉箐联姻的家伙吧?

“左丘飞天涉嫌聚众挑衅罪,罪名成立。”琳达一改刚才对陈浩北的态度,认真且严肃道。

“那你下去和他交涉,让他滚蛋就行,看着碍眼。”

陈浩北的话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决定。

琳达不是很喜欢这种命令的口吻,但她的好朋友已经是陈浩北的人了,她总不能和苏雪现在翻脸吧。

所以,琳达只能这样和苏雪下楼了。

琳达一出来,新闻媒体人就对着琳达“咔嚓咔嚓”。

“请问,你是斗虎公寓的主播吗?”

琳达走到保安的前面,对着新闻媒体说道:“我是律师,你们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等我的律师函吧,本来我是应该这样说,但斗虎总裁却让我放你们一马,只要现在离开,将不会收到斗虎直播发出的律师函,否则,在场的人一人一份律师函警告。”

小媒体可不希望损失了爆火的机会,大媒体更不想被小媒体后来者居上,全部选择留了下来。

琳达略微皱眉,这群人简直是疯了。

“孙氏集团在此立式,斗虎直播旗下的签约艺人将不再享受孙氏集团的一切优惠活动。”

“李氏集团在此立式……”

“……”

这时,一道道爽朗的声音从左丘飞天的身后传来。

这些人都是左丘家族培养的精英人士,是各行各业的老板。

家族出现危机,他们必须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情,用最快的速度赶往事发地点。

而事发地点就在斗虎公寓。

陈浩北在楼上看到这一幕后问道:“左丘玉箐,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动手的话会对斗虎公寓不利。”

左丘玉箐略显错愕,陈浩北居然问她该怎么办?

这种时候,陈浩北不是应该更加有判断力一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