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玉箐想了一下。

暂时没有想到可以击退楼下那群人的办法。

不过,左丘玉箐有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

或许不能击退新闻媒体,但是击退左丘家族应该没有问题。

左丘玉箐提议道:“不如这样吧,我们假扮男女朋友,是我家里为了拆散我们才导致我跑到你这里来的,这个理由怎么样?”

陈浩北撇了撇嘴,这个理由怎么样?这个理由一点也不怎么样好吧!

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不过,为了系统的神秘奖励,陈浩北有必要冒险了。

男女朋友就男女朋友吧,反正已经有七八个了,再来一个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陈浩北和左丘玉箐牵着手走出斗虎直播大门。

一出门新闻媒体人就端着摄像头对着他们“咔嚓咔嚓”拍照。

估计橡胶卷都换了好几个了。

左丘飞天一看到左丘玉箐,脸色顿时朝着喜悦的方向上升,但是很快他注意到了陈浩北和左丘玉箐的手牵在一起,脸色当即沉落到了谷底。

“左丘玉箐,你什么意思?萧画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了让你和他联姻,我付出怎样的代价?”

萧家也是隐世家族,但没有左丘家族出名,但比左丘家族更厉害。

如今这世道,只有包团取暖才能活下去。

所以,左丘飞天找到了萧家的萧画。

萧画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几家市值上百亿的公司,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但是现在,左丘玉箐居然抓着别的男人的手。

这让他的脸面往哪里飞?

“爸,我喜欢的只有陈浩北,萧画永远都不可能和我结为夫妻,除非我死了。”

嗯?陈浩北?

左丘飞天对这个名字也有点耳熟。

似乎就是这座占地五十万平方米的斗虎公寓。

本来左丘飞天听名字和做的事情来看,还以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家伙,没想到是一个比他女儿还小的孩子。

这要是能够他成为亲家,左丘家族的未来不可限量。

相比萧画,眼前的上千亿市值斗虎直播才是左丘飞天最喜欢的。

只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应该如何向萧家交代?

干脆让他的女儿左丘玉箐和她的男朋友自己头疼去吧?

他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家插手小孩子的婚事干什么?

想通后,左丘飞天当着媒体的面说道:“是为父对你的关心不够,这件事你自己去解决吧。”

说完,左丘飞天命令左丘家族的精英人士调转车头离开。

而萧画也在第一时间得知这一个消息,立即带人前往了斗虎公寓。

相比斗虎公寓,他的公司就像个捡破烂的。

最关键的是斗虎公寓的市值,达到了上千亿,是他加上家族产业也比不了的庞然大物。

既是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萧画也不想放弃吞并左丘家族的想法。

只要和左丘玉箐结为夫妻,左丘家族的产业就都是他的了。

从此以后,江北隐世家族萧家一家独大。

“陈浩北,把我的未婚妻还给我!”萧画冷声道。

“未婚妻?你的未婚妻是谁?我们这里没有你的未婚妻。”

“我的未婚妻左丘玉箐,你敢说不在斗虎公寓吗?”

陈浩北摊了摊手说道:“她确实不在斗虎公寓,你还有别的事吗?”

“你放屁,她就在斗虎公寓,你让我进去找她!”

“我说了啊,你的未婚妻真的不在斗虎公寓,你可以去别处看看。”

这时,左丘玉箐突然出现在陈浩北身后的大厅里面。

看到左丘玉箐,萧画大叫一声:“玉箐!”

斗虎公寓的隔音效果还不错,左丘玉箐没有听见,径直朝着前面走了。

围观的新闻媒体一片唏嘘。

明明人就在斗虎公寓,陈浩北非要说人不在。

“你在叫什么?那是我们家主播玉箐,你要是再乱叫,我告你了啊!”

萧画忍不住爆粗:“你他妈!”

陈浩北无辜道:“说话就好好说话,不要骂人。”

眼看陈浩北是铁了心不认了,萧画也没有自信强闯斗虎公寓,毕竟那些肌肉发的雇佣兵不是开玩笑的。

没办法,萧画只能讪讪地走了。

当然,不是完全的走,而是回家去告密了。

“爸,左丘飞天那老小子在耍我们!左丘玉箐现在在斗虎公寓,和陈浩北住在一起!今天早上媒体还发表了左丘玉箐对陈浩北的宣言。”

说着,萧画想把手机拿给他爸萧战看。

萧战直接一巴掌推开了他。

“一边去吧你,多大点屁事还回来跟我说,你带人去封锁左丘家的产业,还怕他反悔不成?聘书都已经下了,这件事没得谈,必须娶回家。你要是娶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废物!”

萧画听到后,喜笑颜开道:“爸,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办的妥妥的。”

两天后,左丘家族的产业被全面封杀,很少有东西收购和售卖了。

左丘飞天急得整晚睡不着觉,不用看也知道来者不善,他反悔了婚事,这些都是报应啊。

如果左丘玉箐那边还不加把劲的话,左丘家族要完了。

这时,左丘玉箐正在和女主播在自助餐厅吃晚饭,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是让她赶紧拿下陈浩北,不然家族要承受萧家的怒火了,好多产业被封杀了。

一看到这条短信内容,左丘玉箐第一时间还是想到了家族的未来。

如果不是她,她的家族就不会出现被封杀的场面,现在甚至有可能已经和萧家合作了。

为了弥补她的错失,她决定去勾搭陈浩北了。

况且陈浩北人也不错,长得也不错,关键资产还多,帮他打理软妹币的女人还是纳兰银行的女总。

而她,左丘玉箐,只是隐世家族左丘家族的千金罢了。

陈浩北正穿在浴袍靠在电竞椅上看女主播跳舞,嘴里咬着吸管喝牛奶。

“咚咚咚……”

陈浩北略微皱眉,这个时间谁来敲他的门?

陈浩北去开了门,发现找他的人是左丘玉箐,开口问道:“你有什么事?”

左丘玉箐想走进房间再说话却被陈浩北拦住了。

“你想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