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的话就相当于苏雪给了她追求陈浩北的机会。

不买的话就有一种追求失败的挫败感,很不舒服。

所以,左丘玉箐点头道:“谢谢你,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大主播。”

就这样,一个对直播界一无所知的女人突然入行了。

而她的房间还是苏雪亲自帮她选的。

“其实我挺欣赏你的,好好直播吧,你不会有机会的。”

说完,苏雪撩了一下头发,留给了左丘玉箐一个潇洒的背影。

左丘玉箐攥紧了拳头,有机会的,是个男人就有破绽。

苏雪重新回到陈浩北房间,发现娇娇坐在陈浩北旁边和他一起看女主播。

“你尝尝看,琳达做的蛋糕还不错。”陈浩北拿了一个小勺子递给娇娇。

娇娇乖巧的舀了一小块奶油蛋糕尝了一下,她的脸颊上洋溢出好吃的笑容。

“好吃。”

“好吃吧,好吃就多吃一点。”

苏雪敲了敲敞开的房门。

一听到声音,陈浩北扭头看了一下,“原来是苏雪啊,快来尝一尝你好闺蜜的手艺,蛮好吃的。”

苏雪点了点头,坐到了陈浩北的另外一边。

吃着琳达做的道歉蛋糕,陈浩北把全球演唱会邀请函拿出来了。

“明天晚上一起去看全球演唱会吧,似乎是一个新晋的全球偶像。”

苏雪接过邀请函看了看封面,上面有一个女人的黑色影像,双马尾和发箍都很吸睛。

“她是谁?”苏雪问道。

陈浩北想了想说道:“可能是陶琪吧,也可能不是。”

娇娇也看了一下邀请函,认真道:“一定是陶琪,这个黑影的身材和她太像了。”

从下午开始,江北出租车,交通工具一片拥挤,似乎是在向人宣告着江北将要发生大事件。

第二天下午,江北水泄不通,尤其是鸟巢附近。

没错,神秘偶像的演唱会地点在鸟巢里面,一个可以容纳上万人的场地。

鸟巢外面已经贴满了神秘偶像的海报,就是打扮后的陶琪。

她呲牙一笑,比了个剪刀手。

越往鸟巢里面走,陶琪的福利写真也出来了。

陈浩北略微皱眉,这个全球偶像似乎走错了路线?

既然是唱歌跳舞选手,拍写真过分了吧?

如果这是一种拉粉手段,陈浩北也不想说什么了。

因为收到的邀请函是特制版邀请函,陈浩北等人可以坐到距离最近的第一排。

在入场门口有荧光棒,拍拍手玩具卖,都是带荧光的。

当然,荧光板也有,上面几乎写着:琪王大人……

入座后,陈浩北玩了一会儿手机,打算来个现场直播。

不过很快就有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问道:“不允许直播的啊,关了。”

陈浩北略显不解看向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解释道:“我们老板已经授权了猫牙平台独家直播,还请你不要为难我们,否则我们只能请你出去。”

陈浩北看了看附近的告示牌,上面确实明确表示禁止录像或者直播。

“好,我关掉了。”陈浩北点头。

今天是陶琪在江北的第一场全球演唱会,陈浩北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出岔子。

很快,鸟巢坐满了陶琪的粉丝,让陈浩北觉得神奇的男女比例相差不大。

关掉了灯光,只有荧光棒的荧光亮着。

这时,舞蹈中央一道五角星光芒照在了陶琪的身上。

陶琪身穿一个蓝色的蓬蓬裙,上面还有白色的星光点缀。

“琪王大人驾到,你们准备好了吗?”

陶琪双手叉腰说话,接着一只手放在耳边掠过观众台。

只听见一对“呼呼哈哈”的声音。

起初声音并不是很整齐,也不想响亮。

但是在陶琪开唱第一句后,声音突然响彻云霄。

就算在鸟巢外面的路人也能听见鸟巢里面震耳欲聋的响声。

“今天鸟巢是什么日子?又被哪家的富二代包场了?”

“陶琪全球演唱会?”

“里面发生了什么?”

面对有节奏的呼喊声,苏雪忽然也情不自禁跟着叫了起来。

陈浩北懵了,他印象中的苏雪没有这么洒脱啊?

压抑太久因为陶琪的歌唱爆发了?

反观娇娇,也一脸呆滞地盯着舞蹈上的陶琪。

骨子里的血液在沸腾,陈浩北也不禁跟着喊了起来。

“呼、哈、呼……”

一首歌下来,陶琪只是深呼吸几口气。

“热身好了,琪王要加速了哦,你们这群不可救药的笨蛋!”

下一首音乐旋律变得很快,琪王的舞蹈动作也加快了。

观众台热情高涨,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陶琪停下来了。

“琪王大人渴了哦!”

陶琪走到舞台前蹲下身子,准备拿助理递来的矿泉水,突然有一个矿泉水从远处砸了过来。

这一瓶矿泉水砸到了陶琪的脸颊。

陈浩北靠得近,立马看见了陶琪脸颊泛起的红肿。

不过,陶琪没有声张,而是捡起舞蹈上粉丝丢来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哪位杂鱼哥哥的矿泉水呢,真难喝呢。”说完,陶琪蹲下身子把水瓶递给了助理。

其实喝粉丝丢来的矿泉水,陶琪也是经过大脑思考的。

主要还是矿泉水水瓶的盖子没有被拧过,这才让陶琪有胆子喝一口。

不然的话,陶琪不会选择喝。

现在,陶琪至少赢得了名声。

陶琪呼吸了两口气,音乐再次响起。

在陶琪唱歌跳舞的同时,陈浩北注意到了坐在对面的一个英伦风男人。

他翘着二郎腿,双手合十放在膝盖上,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盯着舞蹈上的身影。

“他是谁?”陈浩北突然有一个疑问。

他和陶琪什么关系?情侣关系?粉丝关系?还是经纪人关系?还是别的?

几个小时后,东边的天空微微白,演唱会接近尾声。

陶琪也终于经不住高强度的唱歌跳舞,脸颊上脖子上都是汗水。

几缕发丝也因为热汗黏在了脸颊上。

“琪王大人要回家睡觉咯,杂鱼叔叔不要跟过来呀!”

演唱会结束,陶琪似乎被要求坐在出口处和粉丝见面。

“琪王大人,我要做你的狗!”一个肥宅在大部队后面高举手臂叫道。

什么叫社交牛批症,大概这就是吧。

他身边的人听到这话,笑着远离了他。

陶琪愕然的朝着高举手臂的方向看过去,脸色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