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允气得摔碎了手上的玻璃杯。

“废物!一群废物!”

现在,他只有依靠网红公寓来视线逆风翻盘了。

相比斗虎公寓,猫牙公寓只能用内饰来加分,毕竟占地面积就已经显示出了差距。

索音对他也产生了隔阂,要不是他,他也不会去斗虎公寓装比。

现在好了,比没有装成,人还被打成了猪头脸。

不过,索音并没有放弃碰瓷斗虎公寓这个庞然大物。

毕竟斗虎公寓打人是事实,只要一口咬定他没有先动手就好了。

想到这,索音派人联系顶级律师了。

而这时,斗虎公寓这边也在讨论索音对陶琪做出的一些不在条约上的相关事宜。

“你怎么想?”陈浩北摸了摸陶琪的头,温和的问道。

陶琪正坐在椅子上,双手蜷缩放在腿上,“反正他也帮我打出了知名度,要不就算了吧?”

陈浩北轻笑一声,他可不记得陶琪胆子这么小,“怕了?”

“怕?琪王大人从来不会向恶势力低头好吧?”陶琪直立身子。

“那就让琳达帮你打这场官司吧。”说话的同时,陈浩北看向了琳达。

琳达郑重的点了一下头,关于拍写真这件事她非常愤怒,绝对不会放过人渣索音。

同时,琳达看向陶琪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柔情。

索音在江北的驻足公司收到了斗虎公寓发来的律师函。

上面写着索音在和陶琪签约期间不按照合同帮助陶琪成为全球偶像,还强迫陶琪拍写真照片,严重伤害了陶琪的心理健康。

索音看到这份律师函,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你看看,这是斗虎公寓那边发来的律师函。”

索音已经请到了世界顶级律师卡德先生。

卡德先生接过律师函看了看,上面都是对索音不利的条约。

但是卡德很快在索音和陶琪的合同中找到了一条绝对利于索音的条约。

一切解释权归SY公司所有。

所以,斗虎公寓发来的律师函可以看作是一张废纸。

因为索音拍写真照片这些都是为了提高陶琪在全球的知名度,这一点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只要你不承认你通过这些写真周边敛财,你就没有罪,还可以反告斗虎公寓诬陷罪。”

索音微微一笑,世界顶级律师果然不一样啊,一眼就看出了他通过那些事敛财,还只要不认就可以脱罪。

“卡德先生,这场官司赢了,我给你SY公司百分之三股份。”

卡德推了一下眼镜,SY公司百分之三股份,他虽然眼馋,但不至于失去了理性。

SY公司常年做一些不法的勾搭,如果有一天落水了,他作为股东也会被调查的。

“股份我就不用了,我只要现金。”

现金是最安全的交易,也不会被银行发现来历不明的转账。

索音笑了笑,到底是顶级律师,做事滴水不漏。

“行,就按照卡德先生的要求,现金。”

几天后,卡德和琳达坐在对立面就索音签约陶琪一事辩解。

“肃静,琳达小姐,如果你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索音强迫陶琪拍写真照片,被告方将会无罪。”

琳达顶撞道:“要证据是吗?当时人表个态算证据吗?”

这时,陶琪走了进来,向法官说了一下这件事。

同时,琳达在一旁筛选出了几张眼神不对劲的照片。

“这几张照片,陶琪的眼神显然出现了挣扎,别扭,还请法官过目。”

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再加上索音没有提前告知陶琪要拍写真照片这件事,索音被宣判了。

索音一听到这个结果,整个人都吓傻了,怔怔地看向律师卡德。

“卡德,你不会连一个新人律师都辩护不过吧?”

卡德叹了一口气,索音做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但他真的没有办法帮索音辩解了。

刚才,索音说了一句话,“拍写真可以陶琪日常演出负担。”

这句话完全就是让陶琪成为了SY公司的赚钱工具。

公司的负担和一个全球偶像没有一点关系,不能因为公司有负担就让旗下的偶像去牺牲自己。

这件事过后,SY公司被封杀了,索音也成为了笑柄。

猫牙直播好在第一时间说明了停播的原因、

“SY公司不按照约定独家直播,在斗虎直播开播,猫牙直播决定断绝一切和SY公司的业务。”

这句话是在开庭前就说出来的,直接撇清了猫牙直播和SY公司的关系。

宣判的这天晚上,陈浩北和众人去了海卡龙五星级餐厅庆祝。

大家说在大厅热闹一点,不去包厢,就留在大厅了。

不巧的是顾允也在今天晚上带团队来了海卡龙五星级餐厅。

原因是网红公寓已经建筑完毕,现在就等装修了。

一进门,顾允就看到了被众女环绕的陈浩北,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那个人是斗虎直播总裁吗?玩的真嗨。”猫牙直播的工作人员看到他后说了一句。

听到手底下的人谈论陈浩北,顾允怒斥了一声,“别人玩的嗨不嗨和你有个屁的关系?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们去包厢。”

本来,顾允是想在大厅吃的,毕竟大厅没有包厢费嘛。

但看到陈浩北在大厅吃饭,他说什么也不想留在大厅吃饭。

就算破费一点邀请手底下的员工去包厢也没有问题。

一行人从陈浩北旁边走过,一个个露出一副不屑和鄙夷的眼神。

陈浩北就感觉很纳闷,他和这些人不认识吧?这些人上来就对他甩脸色?

苏雪安慰道:“有些人他缺什么他就越喜欢炫耀和敌视什么,你不用和他们一般见识。”

陈浩北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们吃我们的。”

这时,一个服务员拦住了顾允说道:“这位先生,你有预约吗?”

顾允皱眉,他压根就没想过预约的事。

“没有预约,但我们不能开一间包厢吗?”

服务员微笑道:“实在抱歉先生,没有预约我们是不出租包厢的,你可以在大厅就餐。”

顾允一听到有人想让自己和陈浩北在一个地方吃饭,当即爆发了。

“你一个服务员也敢使唤我在哪里吃饭?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我现在就要去包厢,有意见让你经理出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