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白灵举办了一场斗虎歌手会,只要会唱歌都可以参加。

不过,不是艺人歌手只有一次对垒的机会。

直播要求必须开摄像头,保证主播是本人在唱。

米佳的直播间。

【今天晚上米佳要和隔壁的卡农比赛?】

【晚上我来给你刷礼物米佳。】

【米佳有把握拿下这场比赛吗?】

米佳神色认真道:“我现在要下播休息了,晚上我们在歌手官方频道见。”

歌手官方频道,斗虎直播的官方频道。

主播可以在歌手官方频道唱歌,而歌手官方频道是水友最多的地方,也是增粉最快的地方。

因为歌手官方频道会邀请各种类型的主播到直播间唱歌。

在斗虎直播没有熟悉的主播,或者熟悉的主播不在线,水友几乎会选择去歌手官方频道蹲一手,万一碰到一个唱歌非常哇塞的妹妹呢?

作为斗虎直播的总裁,斗虎直播有活动,他也参加了。

陈浩北在歌手官方频道王位上坐着。

【北皇:差不多了,开始吧。】

负责这场比赛的是工作人员小马,比赛内容并不复杂,只要记录一下双方得票的票数就行。

卡农是一个男歌手,听说直播间富婆很多,主要还是因为卡农有一张英气逼人的脸庞。

卡农微微一笑道:“我先吗?还是你先?”

米佳还没有准备好,打算让卡农先唱,“你先唱吧。”

卡农说道:“好,我先唱。”

说完,卡农开始播放音乐伴奏了,“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

【姐妹们,是时候展现财力了!】

【快刷礼物,冲冲冲,不要输给对面的八婆!】

【谁不刷礼物踢出粉丝后援团!】

很快,卡农的收礼数值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

、、、……

“我想带要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

、、……

【姐妹们,争取破一百万吧!】

【冲冲冲!】

【卡农小哥哥真帅!】

一首歌唱完,卡农面对着镜头说道:“对面的小姐姐,我已经唱完了,该你了。”

米佳深呼吸一口气,卡农的唱歌功底不比她差。

早在抽到和卡农比赛的时候,米佳就有点怀疑自己会不会输了。

现在听到卡农唱完一首歌,米佳心里更是觉得比不了了。

先不说卡农的唱歌功底,光是他那后援团展现出来的惊人财力就已经让她望而生畏了。

不过,米佳这边也开始刷礼物了。

领头的是榜一大哥。

【想看米佳穿小白裙的全部给我刷礼物!】

这个弹幕一出,还真的管用,礼物嘎嘎的刷屏。

只不过都是些小礼物,和卡农的大礼物比起来,差的太多了。

【我要看米佳穿小白裙,我刷!】

【我刷了三千个虎蛋,谁有我多?】

【一口气刷了三万个虎蛋,真累人。】

这时,陈浩北也掺和进来了,送了一发嘉年华。

看到陈浩北出手,卡农眼底闪过一丝愠怒。

这本来就是主播对主播的赛事,你一个平台总裁光明正大插手赛事?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不过,陈浩北也仅仅打赏了一个嘉年华。

主要还是因为米佳唱歌实在不错,功底可能说不上扎实,但胜在稳定。

米佳唱了一半,礼物也才收到了斗虎币,而这斗虎币几乎是榜一大哥打赏的,差不多打赏了有5个w。

最后唱完,米佳输了,礼物差距太大了。

“我输了。”唱完后,米佳也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次比赛,米佳一直绷着一颗心脏,轻松道。

卡农微微一笑,“小姐姐唱的还行,就是打赏值不够,我取巧了。”

实际上,卡农的一些打赏值是自己派助理刷的,他的助理就是后援团团长。

不过米佳也不算完,输了这一局,还有下一局,因为这个比赛采用的是积分制,米佳赢了好几分了。

卡农百分百胜率倒是让陈浩北略微注意了一下。

米佳的这一组比赛比完就轮到了下一组。

陈浩北对唱歌主播没有太大兴趣,转身去了隔壁梦瑶的直播间。

“欢迎北皇大人进入直播间,我是你忠实的小迷妹呀!”

【北皇:一听你说话准没好事,没有礼物!】

“有礼物的吧北皇大人?mua”

【北皇:就算你用这种低俗的事情取悦我,我也是坚决抵抗的。】

“muamuamua”

【北皇打赏梦瑶嘉年华1314个。】

直播间一片汗颜。

说好的要坚决抵抗的呢?转眼间就败下阵来了。

这不能怪陈浩北,主要还是梦瑶太会取悦人了,骚话一个接一听,普通人根本接不住。

“这样才对了嘛北皇大人,我给你跳一段。”

说完,梦瑶推开了椅子开始跳舞。

【区别待遇啊,我抗议啊!】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但凡我有陈浩北一半资产,我比他还猖狂。】

【好看。】

陈浩北看着梦瑶跳舞,嘴角勾着若隐若现的笑容。

这时,敲门声响起,打断了陈浩北的念想。

陈浩北开门后看到刘娟,问道:“你怎么来了?”

刘娟突然抱住陈浩北的身体,用头蹭了蹭陈浩北的胸膛。

“我想你了,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想补偿你。”

陈浩北撇了撇嘴,又是一个馋他身子的女人。

陈浩北推开了刘娟,盯着刘娟的眼神看,“你这样做会降低你的身价,不要这样作践自己。”

刘娟怔了怔,她以为陈浩北会和她想象中的男人一样,只要一推就能倒下。

但陈浩北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他和别人不一样。

但陈浩北不碰她,更让她难过了。

“我配不上你吗?”

“不要说这种话,合适的人注定会在一起,不合适的人就算绑在一起也不会幸福,而我们只能是朋友,顶多算是朋友以上的关系,要是再进一步会不好收场吧?”

刘娟想了想,陈浩北已经有未婚妻,这件事要是被她们知道,她一定没有脸面留下来。

一想到陈浩北拒绝她的理由,她眼眶泛红。

“谢谢你为我考虑,我想家了,我想回去看看我妈。”

陈浩北点头,“回去吧,我允许你放几天假,但过几天一定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