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饿外卖突然变成斗虎旗下的企业,震惊了海内外吃客。

除了美饿外卖,还有滴滴打车,帝豪酒吧啥的全部在店牌后面加了斗虎标志。

网上一片震动,这将会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跨行业整合。

这一天,陈浩北在斗虎公寓融合名下的产业。

而昨天晚上拉黑陈浩北的尤奈则被莫剑空强行要求线下见面。

本来,莫剑空确实被海湾公寓的保安拦在大门口。

但架不住莫剑空在胡言乱语,叫尤奈的名字。

以至于越来越多人打听尤奈是谁,很快就查到了尤奈是住在几楼几号的住民。

不过,并没有人去和尤奈说这件事。

因为在海湾公寓,每个人都是手握权力的大腕,谁也不清楚尤奈一家的权力。

很快,这件事在网上传开,尤奈也注意到了莫剑空在海湾公寓大门口等他的媒体新闻。

尤奈很郁闷,她不想和莫剑空见面,她对莫剑空一点感觉也没有。

尤奈做主播的初衷就是为了唱歌,并不想掺和直播行业的潜规则,这也是她人设的由来。

面对水友和网友的质问评论,尤奈有点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了。

一个为尤奈打赏上亿猫牙币的榜一大哥居然不配见她一面?诸如此类的评论在各大媒体文章下面肆意。

打赏也是尤奈的生活费来源之一,尤奈不想失去这一份生活费。

最终没有办法,尤奈下楼见了莫剑空。

尤奈的头发是扎的公主辫,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连体裙,脚上穿的水晶高跟鞋,充斥着富家闺秀的气质。

莫剑空在现实中看到她第一眼后就深深的陷入了自卑,他这才明白尤奈为什么拒绝和他线下见面。

尤奈的皮肤白皙,明眸皓齿,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莫剑空早就已经被家族的大染缸染成了五颜六色,深知配不上干净的尤奈。

莫剑空嚅了嚅嘴想要和尤奈打招呼,但是嚅动了好久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觉得丢人,莫剑空不想留在海湾公寓大门口了,转身想要走。

“空空?”尤奈看到莫剑空想走,也不想失去榜一大哥,叫了一声。

听到尤奈的叫声,莫剑空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尤奈。

只见尤奈撩了耳边的发丝,像画中走出来的女人。

“尤奈,我们可以吃个饭吗?就单纯的吃个饭。”如今,莫剑空对尤奈已经生不出一点占有欲,尤奈太美了,太高贵了。

尤奈微微一笑,“好啊。”

尤奈和莫剑空线下见面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猫吧,陈浩北也注意到了猫吧的贴吧,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吃过午饭,尤奈和莫剑空去公园散了散心。

“空空是一个老道的商人呢,家里人对你肯定很严格吧?”尤奈对这种感觉深有体会,因为她也是出生这种大家族。

之所以住在海湾公寓,也是家里人安排,不过可以脱离家族,住在家人安排的公寓里面总好过不脱离家族好。

“嗯,小时候别人都在玩,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学习,各种家教老师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以为长大了我就不会有那么多压力了,但是我想错了,那年我刚成年,我爸妈就在一场飞机事故中遇难了,我被迫继承了家族产业,直到现在,还要我来江北谈业务。”

莫剑空所在的家族,没有一个人的能力比他强,所以,他们只能允许莫剑空继承家族产业,带领他们把莫家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面对各种亲戚期盼的眼神,莫剑空只能带领他们把莫家的产业发扬下去。

莫剑空一直想要离开这个枷锁,但他没有勇气,他害怕他的离开让数十万人事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已经被隐形的钉子钉在了这个位置上了。

“真是辛苦呢,有想过逃离吗?”尤奈温和一笑问道。

“当然想过,但是我不能,我的身后有许多人靠我才能吃上一口饭。”

尤奈没有想到莫剑空还有这份觉悟,对比自己,尤奈自嘲一笑。

当年,她也是被家族当做未来的钢琴家培养,只不过她厌倦了也受够了,甚至通过自残这种方式了此残生。

但是家族请来了世界顶级名医救活了。除非尤奈真的死了,否则她的家族不会放开未来世界级钢琴家。

面对家族的无理,尤奈反抗了,直接坐车离开了东京。

但是很快她就被家族的人找到,她把刀架在脖子上才喝退了前来绑她回去的家族杀手。

家族没有办法,只能把她圈养在海湾公寓,美其名曰让她留在海湾公寓反思,实际上却是害怕尤奈去别的地方弹奏钢琴。

“空空真厉害呢。”尤奈双手勾在身后,前倾着身子歪头看向莫剑空。

莫剑空经历了太多女人,从来没有面对过像尤奈这样的女孩,他就像个小孩一样挠了挠头,“还好啦。”

尤奈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钟了,她的直播时间在晚上,她现在需要回家睡觉了。

“空空,我得回家休息了,我晚上还要直播。”

莫剑空想不出可以阻拦尤奈回家休息的理由,只能木讷的点头,“好,我送你。”

尤奈刚准备开门来着,突然发现走廊里面有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

尤奈当即提升了警惕心,她打算开门进门关门一气呵成。

不过,她失算了,陈浩北比她还要快钻进了她的闺房。

尤奈吓了一跳,只见陈浩北已经坐到了她家里的沙发上面。

“你是谁?”尤奈没有关门,站在门口问道。

“昨天晚上被你拉黑的人。”

一想到被她拉黑的铜锣湾扛把子,尤奈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我不记得这件事。”

“你确定要用这种态度来和一个在你家里的男人说话吗?”陈浩北语气低沉恐吓道。

一听这话,尤奈才察觉到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但一想到这里是海湾公寓,她只要嚎叫两嗓子肯定会有人救她,所以不安的心减少了些许。

“你最好现在立刻出去,不然我要叫保安了。”

海湾公寓,权力尊贵的地方,保安自然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尤奈的底气来自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