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我也是海湾公寓的业主,我为什么要离开?”陈浩北问道。

尤奈瞳孔猛然一缩,铜锣湾扛把子凭什么也是海湾公寓的业主?

仔细想一想,出手就像两千万的神豪,买一套海湾公寓也不是问题吧?

两千万在神豪的眼里和普通人眼里的零花钱差不多。

不对,关键点不是这里,铜锣湾扛把子既然也是海湾公寓的业主,那他的公寓是几楼几号房?

“你是几楼的业主?”尤奈警惕的问道。

陈浩北如实回答,“我就住在你隔壁,算起来我们也是邻居,你拉黑邻居,这不合适吧?”

尤奈蹙眉,她住在这里的时候,两边的公寓都没有人住,她绝对没有记错,也就是说,陈浩北很有可能是才买的!

一想到陈浩北的手笔,尤奈也有点害怕了。

“你想怎样?”尤奈决定和陈浩北谈判。

“昨天的事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陈浩北抬了一下手风轻云淡说道,似乎昨天拉黑的事真不大。

听到陈浩北说的话和他的动作,尤奈美眸一喜,看来是有谈判的余地了。

“只要你加入斗虎,成为我旗下的主播,昨天的事我就当做没有发生。”陈浩北摊牌了,他不想隐藏了,他就是斗虎平台的老板。

“你是斗虎平台的总裁?”

斗虎平台最近发生一连串的事情,想不让人注意都难,尤奈也注意到了。

只是让尤奈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年轻男人居然是斗虎直播的总裁。

尤奈记得斗虎直播总裁是付白灵才对。

“如假包换。”

得到了陈浩北的肯定,尤奈心中暗惊,陈浩北太年轻了,还有陈浩北太有钱了,这一切让尤奈感觉像做梦。

但尤奈和猫牙平台有合约在身,在合约期间跳槽是要付违约金的。

尤奈打算向陈浩北讲明这其中的关系,“我和猫牙平台有合约在身,如果你愿意帮我付违约金的话。”

陈浩北点了点头,既然挖墙脚肯定要有所付出,违约金肯定是要给的,“你说吧,你觉得他们会要求你赔偿多少违约金?”

“我和猫牙平台签的是五年合约,签约金高达三千万,不出意外违约金要上亿。”

上亿违约金也不算多,陈浩北有能力付,“上亿违约金罢了,我给你十个亿,立即来斗虎平台直播。”

尤奈心脏怦怦直跳,十个亿她还没见到过,“真的?”

陈浩北打了个电话给纳兰浅花,“喂,浅花,你往尤奈的账户里面转十个亿。”

说完,陈浩北挂断了电话看向尤奈。

而尤奈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是短信提示。

“到账十亿。”

尤奈恍惚不已,她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当主播的那段时光,直播间人很少,她一度不想直播下去了。

但没有经济来源,尤奈只能高强度直播,一天播十几个小时也是常有事。

而现在,尤奈拿到了她恐怕这一生都无法在直播界拿到的巨额签约金。

十个亿,全网最高的签约金,没有之一。

“走吧,去斗虎公寓。”

陈浩北朝着尤奈走过去,尤奈鬼使神差的没有躲开,而是惊吓的紧闭眼睛。

只不过尤奈想象中的事情没有发生,陈浩北走到她面前,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似乎和别的女主播没什么两样。”

尤奈脸色微红,没有说话反驳。

“我调查了你住的这个海湾公寓,房子的名字是你家人的名字,你应该不想一直住在这套公寓里面吧?”

直到这时,尤奈才想起来她的身世以及在海湾公寓的原因。

“我不能里离开这套公寓,不然我的家族会派人去把我抓回来的。”

陈浩北淡淡一笑,“你觉得斗虎公寓会允许别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人带走吗?”

尤奈心脏怦怦直跳,终于有机会解开枷锁了吗?

“你保证吗?”尤奈像小女孩一样追问道。

“只要你在我的旗下,你就是我保护的对象。”

“走吧。”尤奈微微一笑,欣然转身。

陈浩北摸了摸鼻子笑道:“你不收拾东西带走吗?”

尤奈转过身,双手勾在身后前倾着身子微笑道:“我都有十个亿了,斗虎公寓还能少我的衣服不成?”

“那倒也是。”

尤奈一到斗虎公寓就安排好了住处,同时一套几百平的公寓送给了尤奈,房名写的尤奈的名字。

下午,斗虎平台设置了神秘歌手主播入驻海报宣传。

【歌手会才结束就有歌手主播入驻斗虎直播了?是谁啊?】

【我估计又是北皇的手笔,肯定是直播界有名的主播。】

【我现在已经想快进到晚上了,好期待神秘歌手!】

晚上,尤奈的直播间开播了。

与此同时,猫牙平台尤奈的粉丝发现尤奈没有开播。

“大家好,我是尤奈,从今天开始我入驻斗虎直播啦,请大家多多关照。”尤奈面对摄像头一点也不胆怯说道。

直播间水友当即蒙圈了。

尤奈是猫牙平台有名的歌手,居然来斗虎直播了?

【这不是尤奈吗?怎么来斗虎直播了?】

【我记得尤奈是猫牙平台的歌手主播,跳槽了吗?】

【尤奈和猫牙平台的合约到期了吗?】

尤奈对这些弹幕没有正面回应,只说她现在是斗虎直播的主播了。

另外一边,猫牙的工作人员发现自家的主播跑到了斗虎直播立即把这件事上报了上去。

凯尔听到这件事后震怒道:“该死!该死!该死!”

一旁的顾允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在合约期间跳槽到别的平台直播。

“凯尔先生,我们立即提起诉讼吧,让她赔个倾家荡产!”

凯尔白了一眼顾允,“你以为陈浩北没有想到违约吗?他一定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才敢让尤奈跳槽到斗虎直播,诉讼没有任何意义。”

不得不说,凯尔想的比顾允想的要长远。

凯尔已经想到了办法,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

“放出我们和尤奈的直播合约,让媒体往她身上泼脏水,斗虎平台签约一个不诚实守信的主播,斗虎平台也不是好东西。”

顾允听到后眼睛直放光,这一招不仅抬高了猫牙平台气质大度,还可以顺便拉低斗虎平台的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