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和程静齐刷刷扭头看过去。

“虎子,你怎么来这儿了?”

刘青叼着一根烟,手上的QWE还在摁着。

下山虎人傻了。

“昨晚你突然下线,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最后还关机了,我以为你出事了。”

刘青听到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屏幕都开不了,多半没电了。

“手机没电了,关机不是很正常,你什么时候也变得毛毛躁躁了?”

下山虎被说得脸红,外面也有大厅的网友看着。

“去去去,看什么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下山虎吆喝似的把人赶走了。

“大叔,他谁啊?”程静问道。

“我以前的战友,是不是很丑,和我不能比。”

程静掩嘴一笑,“你好,我叫程静。”

“大哥,这是嫂子?”

程静比那种风尘女子清纯多了,下山虎打探道。

陈浩北一脚踢了他一下,“人家就是一个小孩子,什么嫂子,别乱叫。”

这时,陈浩北说话了。

“既然人找到了,我就先走了,你们接着聊。”

下山虎连忙拉住陈浩北,向刘青介绍了一下。

“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斗虎平台的总裁,昨天晚上直播间出现的北皇。”

刘青点了点头,礼貌性伸出手道:“你好。”

“你好。”陈浩北也伸出手回应了一下。

“我兄弟麻烦你了。”刘青说道。

“没事,他也是担心你的安全。”

正说着,几个人一路小跑走了过来。

“北哥。”

熟悉的声音响起,陈浩北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过去,居然是王大彪,王新,唐轩等人。

“咦,你们怎么都在这?”陈浩北不解道。

“东市那块地毕竟太小了,还是留给后辈争吧,我们合计着一起来江北开个网咖,我们都是股东。”王大彪解释了一下。

唐轩插话道:“电脑我提供的。”

“你们开了网咖也不告诉我,我给你们捧场啊?”陈浩北略显生气道。

“主要是我们这网咖太寒酸了,北哥你现在是斗虎公寓的老板,我们找你会被人说三道四吧,比如背靠大树好乘凉之类的话。”王新在一旁接过话说道。

“对了北哥,你来动感天地网咖找什么人?”王大彪问道。

“人已经找到了,就是里面的那位,我觉得他可以给你们看个场子什么的。”陈浩北看了一下包间里面的刘青。

刘青叼着烟抬起头看了一下包间门口外面的几个人,算是打了个招呼。

“你快给我加血啊,你这个猪脑子!”刘青摁着QWE指挥着程静操作。

程静本来就不是很会,手忙脚乱加了个血,结果刘青已经死了,血也加到了别人的身上。

“看场子我在行啊,你们可以应聘我啊。”下山虎举起手臂秀气了肌肉,说道。

众人看了看下山虎,肌肉确实发达,虎背熊腰,光是站那里估计都能把小混混吓跑。

“我们现在是正规网咖,看场子这事我们自己就行了。”王大彪挠了挠头说道。

陈浩北双手抱肩,摩挲着下巴问道:“那东市的游戏厅呢?”

“如果大佛同意去东市那旮旯小地方的话。”王大彪犹豫道。

“愿意啊,太愿意啊,小地方才好隐藏身份啊!”下山虎脱口而出。

听到下山虎的话,众人有点懵,下山虎以前是做什么的?

“他们当过雇佣兵,去小地方应该挺合适的,退役战神觉得呢?”陈浩北看向刘青问道。

“可以,我对住处没有要求。”

上飞机前,刘青看向陈浩北说道:“你信任我,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陈浩北一开始没有明白刘青说的这句话,也是后来才懂了这句话。

陈浩北微笑道:“东市有个东山居,那里山清水秀,你可以去看看。”

刘青走的时候带上了下山虎,还有那天晚上和他在包间的女生。

送刘青的人还有王大彪,黄大仙,王新,唐轩他们几个。

“北哥,合同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签字就行了。”

会议室里面,陈浩北签下了入股动感天地网咖的协议,占股百分之五十一。

“一票否决权啊,我倒是想试一试。”

“可能动感天地网咖不会让北哥有试一试的机会了。”王大彪笑了笑道。

动感天地网咖汇聚了东市的顶尖人才,每一个方面都有大佬把控,不会出现低级走向。

“总裁,我们平台的主播活动还没有结束,猫牙直播的活动已经结束了。”付白灵抱着文件夹说道。

“有猫牙主播跳槽吗?”

“有一个猫牙头部主播想要跳槽,我有点拿不定主意,还请总裁过目。”说着,付白灵把主播的资料放到了陈浩北的桌子前面。

陈浩北拿起资料看了一下,主播吟诗游人,古风歌曲主播,嗓音独特。

单是资料上面的信息,陈浩北就已经对吟诗游人有想法了。

“你拿不定主意,什么原因?”

“她说她跳槽的原因是猫牙平台给的签约金太低了,她想要年薪八百万。”

“她之前的签约金多少?”

“八十万。”

“那签她啊,你在等什么?我们平台有古风歌曲的主播歌手吗?”陈浩北略微急道。

“可是违约金要三千万软妹币。”

陈浩北瞪大了眼睛,重新看了一下付白灵送来的文件,吟诗游人在播期间跳槽到别的平台要付三十倍赔偿金。

这三十倍赔偿金,里面包含了吟诗游人在猫牙平台的一切收益。

“猫牙平台也太贱了吧,三十倍怎么不去抢?”

付白灵嘴角微抽,斗虎平台签约主播跳槽的风险是越高越好,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超过三十倍赔偿金,比猫牙平台还狠。

“总裁怎么看?”付白灵问道。

“让她明天来斗虎公寓面试,你觉得她不错就可以帮她付违约金了,尽量不要被猫牙平台抓住把柄,免得他们又兴风作浪。”

付白灵点头,“好。”

一夜过去,吟诗游人来斗虎公寓面试了。

面试官还有陈浩北,只不过他戴着口罩,看不出来他是谁。

吟诗游人对面试官陈浩北印象很深,别的面试官都不戴口罩,就陈浩北特殊戴口罩。

“吟诗游人,我只有一句话想问你,你觉得你值得我们替你赔付三千万软妹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