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蕾制定了sunny组合以后要走的路线,网红路线。

只要火到一定程度,照样可以去鸟巢举办演唱会。

况且,陶琪已经累积了不少粉丝,再去鸟巢演唱属于板上钉钉的事。

以前的小姐妹和经纪人都放下身段来恳求她回去了,陶琪也就原谅了她们以前对她做过的事。

但留下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斗虎公寓出入证明是必须要有的物件。

本来,陶琪是去找付白灵商谈这件事的,但付白灵却让她去找陈浩北,她管不了这件事。

付白灵知道,陈浩北是想培养陶琪成为全球偶像,所以有关陶琪以后的路线,她不方便插手。

陶琪软磨硬泡了好一会儿,付白灵都没有松口,没办法,只能在斗虎公寓门口等陈浩北回来了。

“大叔,你觉得怎么样?”陶琪抬起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陈浩北。

陈浩北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微笑道:“只要你没问题,我也没有问题。”

陶琪听到后,高兴地跳到陈浩北身上,啄了陈浩北脸颊一小口。

“大叔最帅了,吧唧。”

随后,陶琪从陈浩北的身上下来,朝着在大厅等她好消息小姐妹跑过去。

“我的大叔说同意你们留下来了,不过这多亏我的英明神武。”陶琪骄傲的抬头挺胸,一只手放在身前,微闭着眼睛感受小姐妹崇拜的目光。

枫叶和玉箐双手蜷缩在身前,满眼崇拜的看向陶琪。

这时,陈浩北走了过来,经纪人苏丹蕾弯腰说道:“先生,我对我之前对你的无理说声抱歉,请你原谅。”

陈浩北微微一笑,道:“不用在意,好好为她们铺路吧,有需要和付白灵说。”

说完,陈浩北径直走向楼上,他还要再刷一点礼物才能完成系统给他的任务。

陈浩北没有墨迹,开着“铜锣湾扛把子”账号去了娜美的直播间。

【恭迎国王“铜锣湾扛把子”驾到!】

【扛把子来了?】

【完了完了,扛把子这是看上娜美了吧?也是,娜美前凸后翘,凹凸有致,身材饱满丰腴,哪个男人不爱。】

【扛把子不在,娜美都不爱说话,现在扛把子来了,娜美总该说话了吧?】

娜美也注意到了平台的提示,满脸雀跃道:“欢迎扛把子小哥哥进入直播间。”

【铜锣湾扛把子打赏x999超级火箭。】

【铜锣湾扛把子打赏x999梦幻城堡。】

娜美看到铜锣湾扛把子送礼物,惊呼的捂住嘴巴,来钱太快了!

“扛把子小哥哥,你对我太好了吧?”

【铜锣湾扛把子:不要忘记你对我说的话。】

这条弹幕发完,陈浩北私信给了娜美地址,斗虎公寓。

娜美看到这个地址后,眉头紧锁,斗虎公寓是陈浩北的地盘,她对陈浩北的印象不太好。

在娜美犹豫怀疑期间,陈浩北持续打赏礼物,什么超级跑车,超级火箭,超级棒棒糖全部刷了个遍。

很快,陈浩北触发了系统提示音。

“叮咚,恭喜宿主完成猫牙平台神豪消费任务,奖励海卡龙五星级餐厅百分百股份。”

陈浩北听到系统提示后,立即退出了娜美的直播间,不给娜美半点说话的机会。

拿到海卡龙五星级餐厅百分百股份后,陈浩北迫不及待想要去海卡龙餐厅接受转交了。

一位美丽的少妇,身材丰腴,身上喷了迷人的香水,扭着圆润的蜜桃朝着陈浩北走来。

陈浩北看到她后淡淡一笑,当初在魔都车行雇来的车库保姆虞烟雨。

虞烟雨伸出纤细的手指,上面拿了一个车钥匙。

陈浩北伸手接过钥匙,问道:“哪一辆车。”

虞烟雨微微一笑,道:“我这一辆。”

虞烟雨开着法拉利载着陈浩北去了海卡龙餐厅。

此时,海卡龙餐厅一片狼藉。

总部说海卡龙餐厅被一个姓陈的先生全资收购了,让分部经理收拾一下餐厅,给新上任的董事长留下一副好的印象。

而江北的海卡龙餐厅经理对姓陈的如雷贯耳。

在江北,有一个姓陈的总裁,他是斗虎公寓总裁,坐拥占地面积数十万平方的斗虎公寓。

这时,陈浩北走进海卡龙餐厅。

服务员正在打扫卫生,陈浩北正好挡住了他的去路。

上面下了死命令要赶紧打扫卫生,服务员哪里管来人是谁,忙着推了一下陈浩北的肩膀,忙道:“别碍事。”

虞烟雨看到这一幕,眼睛微眯。

“主人,我立即联系海卡龙餐厅经理收拾他。”

作为陈浩北的直系手下,虞烟雨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对陈浩北也唯命是从。

“走吧。”陈浩北面无表情,他的目的地也是经理办公室。

走廊上,经理看到陈浩北后,吓了一跳。

“陈先生,你怎么来了?”丛亚伟流着冷汗问道。

“没什么,我就来看看,你有意见吗?”

丛亚伟没有听到陈浩北说全资收购海卡龙的事情松了一口气,但是也不敢怠慢陈浩北。

“陈先生能来我们海卡龙餐厅,那是我们的荣幸,你里面请。”

里面是丛亚伟的办公室,倒是挺气派,还有几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

陈浩北坐到了办公室里面唯一的一张椅子。

丛亚伟看到后,心里忐忑不安,搓着手笑问道:“陈先生,你是来预定酒席的吗?”

“刚才,有个服务员撞了我一下。”陈浩北不露声色道。

丛亚伟听到后,立即道:“陈先生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说完,丛亚伟走出了办公室让服务员来集合。

很快,那个撞了陈浩北的服务员也在其中。

“刚才,你们谁撞人了,自觉一点站出来,别等我揪出来。”

丛亚伟说完后,刚才撞了陈浩北的服务员不以为然,吊儿郎当站在一边。

“好,既然你们不说,那就只能请当事人来认了。”

说完,丛亚伟跑到了办公室里面,又变得像狗腿子一样道:“陈先生,我已经把人全部叫过来了,你看看有哪个是撞了你的人。”

陈浩北略显不悦瞥了他一眼,“你调查不出来吗?”

丛亚伟赔笑道:“调查的来,调查的来。”

他当然调查的来,只要查一下监控就可以了,但那样太麻烦了,直接让陈浩北相认简单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