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索性配合着他表演。

“行吧,我自己来认。”

陈浩北从办公室里面走出去,撞到他的服务员看到他后瞪大了眼睛,估计他也没有想到他就是碰了一下陈浩北就被找上门来了。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指不定姓丛的会趁机让他卷铺盖走人。

他能来海卡龙五星级餐厅当服务员,也是家里人托了关系才进来的,工资待遇丰厚,他可不愿意离职。

丛亚伟其实早就看他不爽了,只是碍于人情面子不好说,现在要是被他逮到机会,肯定往死里造。

陈浩北看到他后,抬了一下下巴示意。

丛亚伟很快就锁定了目标,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穷小子。

“陈先生你放心,我现在就让他卷铺盖走人。”

服务员一听,立即辩解道:“经理,我没有撞他啊,你不能冤枉好人啊!”

“冤枉好人?你觉得陈先生会冤枉你吗?陈先生可是斗虎公寓的总裁,需要冤枉你吗?”

一听丛亚伟的话,服务员吓傻了,陈浩北现在是江北的名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如果可以攀上陈浩北的船只,那肯定比在这里当服务员还要强。

“陈先生,我急于完成经理交给我的任务,不小心碰到你,实属无奈,我向你道歉。”

说完,服务员跪在陈浩北脚跟前,似乎没有刚才吊儿郎当的气质。

他做的滴水不落,但陈浩北却只是斜睨了他一眼。

“不好意思,海卡龙不需要毛手毛脚的小子,收拾东西滚蛋吧。”

陈浩北的经历告诉他,眼前的服务员不是一个安分的主,留下来势必会成为海卡龙餐厅蛀虫。

他听到后,眼神变得不敢置信,同时也有复仇的怒火在燃烧。

一旦他离开海卡龙餐厅,他在村子里就没有炫耀的资本了。

而这一切,全都是拜陈浩北所赐。

但是,他还不愿意放弃,恳求道:“陈先生,求你大发慈悲可怜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能不能当你的一个小卒子,以后我就你手下的刀了。”

陈浩北嗤笑了一声,道:“当我手底下的刀?你觉得你打得过四肢发达的男人吗?还是说,你的经验比得上在生死边缘反复横跳的雇佣兵?”

服务员当即不说话了,没想到陈浩北手底下的人员配置也强到离谱,雇佣兵都在他手底下干活?

但是,服务员想到了一个不需要靠经验,只有他才能胜任的事情。

“陈先生,我开车技术非常好,只要给我一辆车,我都能漂移。”

陈浩北听到后高看了他一眼,当然也不会因为他的一句话信以为真。

这时,站在陈浩北身边一言不发的女人虞烟雨说话了。

“不好意思,我家主人已经有我做车仆了,没有你的位置了。”

虞烟雨说话的声音夹杂着怒火,同时带着一份高贵清灵。

经理丛亚伟听到虞烟雨说话,也反应过来了。

这该死的小子,被他提出卷铺盖走人还不醒悟,妄想成为陈浩北手底下的员工,简直痴心妄想。

“保安,把这小子抬出去!”

丛亚伟一声呐喊,保安很快过来架着服务员的两只手臂抬走了。

丛亚伟看到他被抬走,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凑到陈浩北身边低声下气道:“陈先生,处理还算满意吗?”

刚才,陈浩北无意间说的一句话,丛亚伟记忆犹新。

“海卡龙不需要毛手毛脚的小子”这句话更是从侧面说明了陈浩北就是那个全资收购海卡龙餐厅的陈先生。

况且,丛亚伟再也想不出第二个姓陈的大佬了。

“如果每个人你都能像对待我这样对待的话,还算可以。”

说完,陈浩北朝着电梯走去,他不打算一直留在海卡龙餐厅。

“陈先生,我们餐厅没有你想点的菜单吗?”丛亚伟可不愿意放弃巴结陈浩北的机会,上前问道。

“我来只是看一下我收购的餐厅,至于吃饭,我没有想过。”

“陈先生,我们餐厅最近新出了两款菜单,一份是沙琪玛蛋糕,一份是二仙桥鸭脖,这两份都是可打包式小吃,我让大厨做两份,你回去的路上吃?”

陈浩北略微思索,又瞄了一眼一旁的虞烟雨。

“好。”

拿到小吃后,陈浩北递给了虞烟雨。

“我来开车,你吃。”

虞烟雨本想拒绝,但陈浩北已经率先一步上了驾驶位,看到这一幕,她温和一笑,心里很暖和。

在车上,虞烟雨用那白皙的葱指拿着鸭脖递到陈浩北嘴边喂他吃。

“感觉怎么样?”

陈浩北品尝了一番,道:“还可以,相比麻辣鸭脖少了一点辣,多了一点甜。”

虞烟雨看了一下被咬掉一些肉的鸭脖,伸到嘴边檀口轻启。

回到斗虎公寓,陈浩北在网上抛售了西餐厅股份。

很快,西餐厅的市值因为陈浩北低价抛售的股份受到了冲击。

凯尔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调查过后气得大发雷霆,陈浩北没有骗他,真的抛售了手上的股份。

不过,凯尔也随之变得轻快,终于不用和陈浩北在同一个阵营下作对了。

以后,他和陈浩北就是商业上的对手了。

猫牙直播在他的带领下,市值上升了不少。

当然,凯尔没有忘记答应顾允的事,他要挤掉海卡龙五星级餐厅市场份额。

“顾允,我要在江北开一家西餐厅,地址就定在海卡龙附近,你觉得如何?”

顾允心神一动,凯尔终于要动手了吗?

“凯尔先生是要用价格战打垮海卡龙吗?”

凯尔眉头一挑,语气不善道:“价格战?这种低俗的战术不配出现在我的字典里面,我会用西餐厅的服务和精湛的厨艺击溃海卡龙餐厅。”

顾允点头道:“在凯尔先生身边,我感觉能学到很多东西,价格战确实不入流。”

“放心,我绝对会把海卡龙餐厅打垮的。”

凯尔拍了拍顾允的肩膀。

……

陈浩北拍卖掉西餐厅的股份后,利用到手的软妹币收购了中餐厅百分之三十股份。

但百分之三十股份对陈浩北来说可有可无,所以又收购了百分之二十一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