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保安是看门狗的女的是江北富豪的千金江芊芊。

而被打的富二代同样是富豪榜有名的少爷柯田。

柯家打算和江家联姻,提高双方家里的产业市值。

江家的千金不止有江芊芊,而江芊芊正好和柯田看对了眼,江家也就没有阻拦恋爱自由。

江芊芊和柯田的婚礼就定在年底。

而到年底的这段时间,柯家也就放任了柯田和江芊芊走在一起。

早在几天前,江芊芊听说西餐厅要在江北开业了,今天正好拉着柯田来吃一顿。

只是早上睡过头了,来到西餐厅外面已经排成了长长的队伍。

虽然人站在海卡龙餐厅门口,但江芊芊一点也不在意,毕竟前面一条长长的队伍不止遮挡了一家店铺的大门。

但海卡龙餐厅的保安突然出来赶人,还打伤了她的男人,江芊芊实在生气,她好歹也是千金的身份。

保安看了她一眼,随后目光看向四周围观的人群,道:“你们可以站在海卡龙餐厅外面排队去西餐厅,但你们不能影响要来海卡龙餐厅吃饭的客人。”

说完,保安站在海卡龙餐厅门口,双手负背。

柯田吐了一口血在地上,眼神冰冷的看向站在门口的保安,单手撑地爬了起来。

“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柯田语气不善道。

保安看了看柯田,衣服的质感是不错,估计是花大钱买的,也只有富二代可以买得起了。

“我不管你是谁,只要是陈先生说的话,我们就一定照办。”

仔细看了柯田的衣服后,保安也有点小害怕,便搬出了身后的陈先生。

陈先生?

陈先生是谁?

柯田想了想,富豪榜不是没有姓陈的人,只是姓陈的并没有他们家资产值高。

“你是说海卡龙餐厅是陈广的?不能吧,陈广是做烤串连锁店的。”

保安顿了一下,陈广又是谁,他不认识。

保安没有说话,柯田猛然一缩,到底是活了半辈子的老东西们,名下有资产也不说出来。

富豪榜估计只记录了陈广的烤串连锁店总资产,并没有计算海卡龙餐厅的资产。

如果记录海卡龙餐厅的资产,总资产将会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

而那个数字,就算是柯家也比不了。

“芊芊,我们走。”柯田拉着江芊芊的手想走。

江芊芊却挣脱了柯田的手掌,生气道:“柯田,你什么意思?我被人骂了,你听不见吗?”

柯田急得团团转,和陈广作对是不明智的。

“芊芊,你听我说,海卡龙餐厅很有可能是陈广的产业,我们两家加起来才有可能是对手。”柯田在江芊芊耳边小声说道。

江芊芊一听,推开了柯田,死死地盯着柯田带有威胁的口吻说道:“你要走你自己走,今天这事没完!”

“芊芊,理智一点,下次我们找到机会给他穿小鞋就可以了,他现在可以逞口舌之快,事后我让他在江北待不下去。”

江芊芊不满,撇过头去,柯田太软弱了吧?要是以后遇到比他家大业大的人,她也要跟着当敢怒不敢言的人?

“我不,我现在就要你让他在江北待不下去,不然分手。”

起初江芊芊对柯田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敢怒敢言,今天不敢说话还是她第一次见。

眼看江芊芊是动了真格,柯田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一步。

“臭保安,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向我的公主道歉,跪下道歉!”

跪下道歉?保安怎么可能同意,脸色阴沉道:“看来你还是没有被打够?”

这时,另外几个保安也过来了,在人数上面呈现碾压的气势。

柯田见识过了保安的实力,说话有点颤抖道:“有种你就试试。”

说完,柯田拿出手机给自家老爹打电话。

保安也没有急着动手,毕竟他们的背后有陈先生。

“喂,儿子,你搁哪儿快活呢?”电话里面传来中年男人爽朗的笑声。

“爸,我和芊芊被人打了,你快叫些人来海卡龙餐厅,我们被绑了。”

“什么?海卡龙餐厅把你和芊芊绑了?”

一听自家未来的儿媳被绑了,柯山立即派人去了海卡龙餐厅,他也跟着一块去。

打完电话,柯田松了一口气,只要能把他爸叫来,今天这事就有的说了。

“电话打完了?”保安摩拳擦掌走上前,高大的身影遮挡住了柯田视线里面的阳光。

“草泥马!”柯田怒吼一声,一拳打在保安的脸颊上。

保安被打得退后一小步,随后咧嘴一笑重新把柯田摁在地上打。

江芊芊在一旁看了看柯田,她实在没有想到柯田的样子会那么狼狈,她的男人不能是这样。

“柯田,你给我起来打他!”

柯田也想起来啊,但身上坐着一个练家子保安,他起不来啊。

看到柯田挣扎了几番没有起来,江芊芊只觉得丢人。

“柯田!你再起不来我们就分手!”

柯田快哭了,他起不来,他也不想和江芊芊分手。

很快,柯田的脸上被血液沾满,保安的拳头也沾满了血。

另外几个保安看到骑在柯田身上的保安没有停手的迹象,急忙去拉了一下,免得真出事了。

“玛德,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无法无天了还,我呸,打死他狗日的。”被拉的保安吐了一口老痰在柯田的身上。

这一幕落在江芊芊眼里,只觉得反胃恶心,柯田的脸上居然被被人吐了一口老痰。

江芊芊捂着嘴巴,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走了。

现场只留下半死不活的柯田。

这时,柯山带人来了。

只见被人群围在中间的年轻男子有点眼熟。

柯山很快就认出了他,那是他的儿子柯田。

“我的儿子啊,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柯山抱着柯田的脑袋痛心疾首,老泪纵横。

在海卡龙餐厅门口的保安忐忑不安,人是他打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几十辆劳斯莱斯迈巴赫,他深知自己惹事了。

他上前一步,说道:“人是我打的,是他先不遵守规矩在先,也是他先出言不逊,我打他没有错。”

柯山愣了一下,这年头还有主动承认动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