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把我儿子打伤的?”柯山不是很相信追问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打的。”

柯山嗤笑了一声,道:“很好,我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柯山说完,保安的面前出现了两个全服武装的保镖,他们只是站在那里就可以看出来是身经百战的老手。

那曲线分明的手臂肌肉线条,像钢筋一样被火焰锤炼过。

“一次性对两个,也太看得起我了吧?”保安苦涩一笑,虽说他也是从安保公司出生,但是面对两个可能级别比他高的同行,他不是很有信心。

“柯家的少爷你也敢打,你是真的活腻了,接招吧!”

一个保镖出的是拳头,一个保镖出的是脚,一拳一脚,攻上攻下。

保安根本挡不住他们的攻击,连连后退。

同样是海卡龙餐厅的保安见不得自己的同时被围殴,想要出手,但是被他拦了下来。

“你们不要过来,这是我的事,我自己来。”

话音落下,他被一拳一脚打飞了,撞在海卡龙餐厅的落地窗上面。

这扇落地窗采用了特殊的材料,很难被撞碎,但保安的身体却把落地窗撞出了碎花。

可见,一拳一脚两个保镖合击的力量有多强。

柯山冷冷一笑,道:“敢动我柯某人的儿子,在江北还没有几个人。”

“是吗?那我也算是一个吧。”

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从海卡龙餐厅里面传来。

只见陈浩北眼神波澜不惊从海卡龙餐厅走出来。

柯山略微疑惑,道:“你是谁?”

“我?一个敢动你儿子的普通人罢了。”

柯山对陈浩北印象不深,但潜意识里面却觉得陈浩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儿子被别人打了,潜意识又认为陈浩北既然只是眼熟,肯定没有太过人的成就,这种人也配动他的儿子?

“很好,那就请你去死吧。”

两保镖听到后立即朝着陈浩北扑过去。

陈浩北可不比保安的水平差。

要是说保镖的肌肉是被火焰锤炼过的,那陈浩北的肌肉就是被熔浆锤炼过的。

陈浩北伸出两只手臂挡在身前,挡住了用拳头的保镖。

眼看用脚的保镖随之而来,陈浩北走了一下位置站在用拳头的保镖前面。

用脚的保镖见状只能停下跟着陈浩北在用拳头的保镖周身绕桩。

绕桩的同时,陈浩北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很快,用拳头的保镖抵挡不住陈浩北的出拳速度,好几拳打在脸上。

只是几拳,他已经视线模糊了。

这时,陈浩北一记重拳打在用拳头的保镖脸上,打到了他。

用脚的保镖趁机想用脚踢陈浩北,陈浩北却用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他只能收回。

不等他反应过来,陈浩北又接了一记旋转侧踢,直接把他踢飞了。

而他正好被踢飞到了柯山的面前。

柯山被踢来的保镖吓了一跳,好强的战斗力。

“你到底是谁?”

陈浩北耸了耸肩,道:“斗虎直播总裁。”

“什么?居然是你?”柯山听到后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刮子。

陈浩北在江北的手笔可不小,占地几十万平方米的公寓说建就建,而后又合并了外卖打车全方位为斗虎公寓开路。

本来,柯山是可以想起来陈浩北是谁来着,只是儿子被打冲昏了头脑。

“我们现在说一下赔偿的事情吧。”

说着,陈浩北的头朝着那个被打飞在落地窗下面的保安看过去,问道:“那个被打死了没有?过来谈赔偿的事情了。”

那个保安估计被打得不轻,眼皮子已经合起来了,听到陈浩北的声音也只是动弹了一下。

陈浩北看到后,为难道:“完了,估计是长时间住院了,这笔费用我觉得你得出了,怎么着也得这个数吧?”

说着,陈浩北伸出三根手指头。

柯山看到后,试探道:“三十万?”

陈浩北摇了摇头。

“三百万?”柯山又试探性道。

陈浩北再一次摇了摇头。

柯山嘴唇抖动道:“三千万?”

就算是富豪,柯山一时间也拿不出三千万软妹币。

陈浩北不满道:“三千万你打发叫花子呢?三百亿!”

“什么?三百亿?”柯山吓得叫出变调声。

海卡龙餐厅的保安听了也觉得不现实,三百亿赔偿金,怎么可能?

陈浩北愠怒道:“对你来说很难吗?你可以把你旗下的产业给我。”

柯山嘴角抽搐,陈浩北是冲着他名下的产业说话的。

就算是最小的产业,年收入也达到了上亿,给陈浩北?不可能!

“三百亿真的太难了,你莫不是为难我?”柯山问道。

“我就要三百亿,你有也好,没有也罢。”

柯山大惊,陈浩北的意思似乎在说就算没有赔偿金也可以走了?

“好,那今天就算我欠陈总一个人情了,我们走。”柯山带着人上了车,一溜烟没影了。

陈浩北看到人走后,神情淡漠道:“把那人送去医院吧,医药费海卡龙出。”

这件事很快被有心人录成视频上传到了网上。

“我草,那人是斗虎直播总裁陈浩北?太年轻了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斗虎直播总裁北皇?”

“你的北皇,无限猖狂!”

“有没有发现我们的讨论点不在这件事上,而是在北皇身上?”

“柯家上门找茬,北皇放了他们一马,北皇YYDS。”

陈浩北之所以放走了柯山,也考虑到了这一点,这件事是在群众的眼睛下发生的。

只是让陈浩北有点头疼的是身份被曝光了。

付白灵在一旁“咯咯”的笑。

“身份被曝光了吧?让你嘚瑟。”

“我觉得你也有点嘚瑟了。”陈浩北不怀好意瞥了一眼付白灵的身材。

付白灵脸蛋微红,收敛了笑容,变得很安静站在一旁。

“西餐厅想打价格战,你有什么想法?”

付白灵沉浸在被陈浩北干坏事的幻想中,一时间没有从里面走出来。

“喂。”陈浩北叫了她一声。

“啊?”付白灵惊醒,根本没有听陈浩北刚才说的话。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陈浩北略微生气道。

付白灵很想说听了,但事实是没有。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