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狠狠的揪了一下付白灵貌美如花的白皙脸蛋。

付白灵疼的眼泪直飙,但又不敢反驳陈浩北,脸蛋很快被揪红了。

“下次再不听我说话,小心我要你好看。”陈浩北微笑道。

付白灵揉了揉脸蛋,努了努嘀咕道:“谁让你让我浮想联翩了。”

陈浩北没有听见,重新说了一遍刚才的话。

“西餐厅打价格战,你有什么想法?”

“我们也打价格战?”

付白灵认为,只要陈浩北也打价格战,那最后赢的一定是他。

陈浩北听了没有说话,价格战他打得起,但他不想打价格战,那样属于践踏厨师的厨艺,也属于践踏五星级餐厅。

看到陈浩北沉默不语,付白灵以为价格战陈浩北不喜欢,想了想又道:“要不然我们反其道而行,不打价格战,反而提高价格,顺便改变一下餐厅里面的环境?”

付白灵说完,神豪系统响了。

“叮,改善中式海卡龙餐厅环境,奖励中餐厅百分百股份。”

陈浩北已经有了百分之五十一中餐厅股份了,这奖励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要说改善餐厅的环境,陈浩北很快想到了餐厅里面轻缓的音乐,古典的钢琴声。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我要一个钢琴家,一个小提琴家,还有二胡之类的,可以真人演奏轻缓音乐的音乐家。”

付白灵眼睛一亮,他们的中餐厅确实没有音乐,而西餐厅就有。

“这算是用西餐厅的方式击败西餐厅吗?”

“不,我们的更强更好听。”

除了邀请音乐家现场伴奏,陈浩北还想让中式海卡龙拥有更多的客人。

比如让斗虎主播在中式海卡龙餐厅和粉丝见面。

这天,海卡龙提前打烊,玻璃窗户全部被窗帘挡住了,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在做什么,只看见里面灯亮着。

翌日。

海卡龙餐厅准时开店。

玻璃门上面贴了黑色的花纹字体贴纸。

在街道上看海卡龙餐厅里面,客人寥寥无几,只有忙碌的服务员在端着盘子。

就算如此,海卡龙依旧有忠实的顾客,每天准时来海卡龙餐厅就餐。

只不过今天,这位顾客感受到了海卡龙的不一样。

海卡龙餐厅多了一份音乐的声音,很轻快,很舒心。

“服务员,”顾客叫来了服务员,接着问道,“今天海卡龙是不是有活动啊?”

服务员微笑道:“先生,我们没有举办活动。”

“不举办活动为什么会有音乐的声音?”

服务员指着不远处说道:“先生,你看那里,这是那我美丽的女士弹奏的钢琴。”

顺着服务员的手指看过去,在一个被古色古香,被绿荫环绕的一个角落里面,一个身穿汉服的姑娘在那里弹奏钢琴。

“好美,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女子一样。”

“先生,从今天开始,每天都有机会看到那位美丽的女士。”

“太棒了,我想我每天都不会错过。”

很快,这位先生把海卡龙餐厅有美丽的姑娘弹奏钢琴的事情传了出去。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引来了顾客。

只是当顾客来到海卡龙餐厅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个拉着二胡的老爷爷。

本来心情满满想来看美女的,结果却看到了一个拉二胡的老人家。

真骗啊!

“海卡龙骗人啊,哪里有漂亮的小姐姐,不想吃了。”

他一说话,很快引起了众人的附议。

“我同意,不吃了。”

但也有喜欢听拉二胡乐器的高端人士,鄙夷道:“听不懂曲中意的人真的很可悲,赶紧走吧,莫要影响了我的用餐。”

“切,吃个饭还吃出意境来了。”

老爷爷眯着眼睛看向说话的男人,他的眼睛似乎在笑,又好像不在笑。

服务员走了过来,说道:“几位客人,不要在大厅大声喧哗,我们有禁止的,如果不听劝,我们是要按照规定把你们拉入黑名单的。”

“黑名单?那玩意真的有用吗?哈哈哈。”

“走走走,这海卡龙真骗人,让一个老东西在这拉二胡。”

服务员反驳道:“二胡怎么了?他们都是陈先生请来的音乐家。”

“还音乐家,我看就是一个拉二胡的小丑罢了,走走走。”

“从今天开始,你们被海卡龙餐厅列入黑名单了,同时把你们列入黑名单的还有中餐厅。”

几个年轻人不以为然,笑道:“哟,我一个人的名字能上几个餐厅的黑名单呢?”

“哈哈哈,不说了,走吧。”

这时,一位身穿汉服,眉间有一点朱砂痣的古风女人怀抱着笛子走向老爷爷那里。

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她的出现,周围的一切黯淡无光。

数不清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目不转睛。

几个年轻人也是一样,只是还想看的时候,保安已经来了。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出去吧?”

“我不出去你还能赶我不成?”

保安二话不说把他们架了出去。

而在海卡龙餐厅的顾客听完了老爷爷拉的二胡,又开始听仙女吹的笛子了。

“我想我会爱上海卡龙,她的音乐似乎有一种魔力,让我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一位顾客微微闭上眼睛聆听着笛声。

原来,海卡龙不止有一个会弹钢琴的女人,还有会吹笛子的,还有会拉二胡的老爷爷。

很快,海卡龙坐满了人,只是说话的声音很小,他们都在听音乐。

有人甚至为了听音乐一直不愿意离开,还特地点了几份糕点留下来。

“我听了笛子,也听了小提琴,我离不开这里了。”

而海卡龙外面,已经排起了队伍,人数还在持续增加。

这件事传到了凯尔的耳朵里。

凯尔佯装路过海卡龙餐厅,站在外面透过玻璃窗看向里面。

只是落地玻璃窗根本看不见里面弹奏的地方,只有进入海卡龙才能看见。

“凯尔先生,我们怎么办?”

西餐厅的热度去的太快了,今天的西餐厅只有寥寥几人,这根本不可能挤掉海卡龙的市场。

“你问我,我问谁?”凯尔把气撒到了顾允身上。

顾允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随后微笑道:“凯尔先生,你脑子好使,想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