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美被夸得找不着北,脸颊泛红。

“谢谢老板厚爱,我再接再厉拿下另外几个老家伙。”

“行,只要你把其余的股份全部收购了,我让你当西餐厅总裁。”

陈浩北对西餐厅没有太大感觉,主要是系统派给他的任务罢了。

而且只要收购了西餐厅,他就是华夏首富了。

他也有点好奇,这个首富头衔是如何冠到他头上的。

娜美美眸泛光,当西餐厅总裁?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个机会。

当总裁是一件超酷的事好吧,况且她之前做凯尔的秘书,做的事情和总裁做的事情没有两样。

“放心吧老板,我会努力的。”

下午,娜美陆续收购了另外几个股东的股份。

但唯独有一个例外,这个股东叫约翰,是一个中年男人。

在几十年前,约翰在投资行业崭露头角,那时也入股了西餐厅。

娜美问道:“约翰叔叔没有想抛售股份的想法吗?”

约翰很精明,西餐厅突然大幅度动作,肯定要有变化,他想跟着一起赌,就算赌输了也没关系,西餐厅只是他一个很小很小的投资企业。

但赌赢了就不一样了。

要是和另外几个老股东一样,一生只入股了几家企业,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他有赌输的资本。

“我觉得侄女可以带叔叔前往更高的山峰。”约翰模糊的回答她。

约翰手上有百分之十股份,也是几个股东里面拥有股份最多的人。

娜美示好的说了几句,约翰根本不为所动。

没有办法,娜美只能把这件事说给陈浩北听。

陈浩北开口道:“表明身份开价三百亿,收购他的股份。”

娜美傻眼了。

三百亿?

之前的几个股东,顶多拿了几千万软妹币。

这要是曝光,他们肯定心里不平衡。

“老板,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用最快的速度去收购吧。”

最终,娜美成功用两百五十亿收购了约翰手上的股份。

“没有想到娜美侄女攀上了东方男人,两百五十亿,这个价格我很满意。”

正常价来说,约翰顶多抛售个几十亿,和两百五十亿没法比。

“哪有叔叔厉害,靠赌的成分赌了两百五十亿呢。”

娜美收购约翰手上的百分之十股份。

陈浩北的系统提示响了。

“恭喜宿主成功收购西餐厅,成为华夏首富。”

系统声音落下,办公室里面忽然涌现进来许多人。

有唐轩,也有王新,黄大仙,王大彪等等人。

“出大事了北哥!”

陈浩北一脸莫名其妙看向他们。

“有事说事,急急忙忙的做什么?”

“北哥,我们之前合计入股了一家投资企业,那家投资企业眼光非常毒辣,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从小白变成了大白。”王大彪寻思着把话说清楚,但是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滚一边去,尽说废话。”唐轩推开了他。

“北哥,我直接跟你说吧,我们的身价翻了几千倍,哥几个现在都是土豪了。”

说完,唐轩撩了一下额头前的刘海。

陈浩北懵了。

“你们什么时候入股的?入股也不叫我?”

“害,那个投资总裁脾气古怪的很,我们是像狗腿子一样低声下气才入股的,不得不说,她眼光真不错。”

不到一会儿,陈浩北搞清楚了那个投资企业。

那个投资企业是最近才成立的,叫神级天使投资。

前前后后陆续投了近百家企业。

本来,神级天使投资启动金只有一百万,但是投资了一个语音app后暴涨几个亿。

然后,神级天使投资拿着几个亿又去投了别的项目。

直到现在,神级天使投资只亏了个位数项目,几十个项目都是血赚。

而神级天使投资总裁,只有企业百分之五十一股份。

另外百分之四十九都在唐轩他们的手上。

“你们说她是女的?”

“对啊北哥,长得老带劲了,前凸后翘的,波涛汹涌那种。”黄大仙插嘴道。

“北哥,你心动了不是?我们已经帮你约好了,就在今天晚上,地点云雨楼。”

唐轩说着话,旁人都茫然的看向了他。

那位什么时候说和北哥吃晚饭了。

“好,那我倒要去见见了。”陈浩北点了点头,他倒是想学一学神级天使投资总裁是如何做到几个月内登上世界百强企业的。

唐轩和众人走出办公室后,黄大仙问道:“唐轩,那位真的要和北哥吃晚饭?”

唐轩摸着后脑勺尴尬道:“还没,我等会儿去请。”

“唐轩,你现在胆子大了啊,北哥你都敢骗?”

“嗨,你们难道没有发现那位对北哥有意思?不然你们用脚指头想一想,为什么别人入股她不同意,我们入股她就同意了?”

黄大仙疑惑道:“难道不是因为我们的诚意吗?”

“别人的诚意不见得比我们少!”

唐轩这一说,大家都相信那位女总对陈浩北有意思了。

……

神级天使投资总裁办公室。

詹末烟扬起下巴,她脚踩华伦天奴,双手抱肩居高临下俯视着唐轩,愠怒道:

“你不经过我的同意说我同意和陈浩北吃晚饭了?”

唐轩嘿嘿一笑,道:“姐姐,你还不承认你对北哥有意思,反正我已经约了,去不去是你的事。”

唐轩说完就想跑路,刚才他说漏嘴了,索性死猪不怕开水烫。

詹末烟紧锁的眉头微微舒展,细微的表情没有人注意到。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解决完詹末烟这边,唐轩接着去了云雨楼,订好了晚上的包间。

云雨楼是日系式休闲场所,还有露天的包间。

转眼间到了晚上。

陈浩北穿上了阿玛尼定制西装。

到了云雨楼,服务员带陈浩北去了詹末烟的包间。

在包间外面,服务员微笑道:“陈先生,里面就是詹小姐订的包间了。”

说完,服务员走远了,拐角不见身影。

陈浩北看了看门扉,深呼吸一口拉开了门扉。

只见一位身穿白色连体长裙的女子端坐在椅子上,她抬头仰望着皎洁的明月。

很美,就像一幅画出现在陈浩北的视线中。

听到动静,詹末烟看向了门扉的方向,她的目光对上了陈浩北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