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陈浩北打了声招呼。

詹末烟微微一笑,声音悦耳。

“你好。”

“我听说唐轩他们几个入股了你的天使投资,听说你了的神级事迹,就想来拜访一下你。”

詹末烟摇了摇头道:“神级事迹?不过是我看透了人世间的本质罢了。”

“此话怎讲?”

“就拿我第一次投资的语音app来说,它的出现正是因为它简约,没有太多的不相干的程序,在这个软件捆绑广告的时代中,能独善其身不投放广告的app来说是不可多得的。”

陈浩北听到广告两个字后,想到了斗虎旗下的app,似乎都有广告,而且不止一个广告。

“不投放广告,做免费软件吗?”陈浩北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詹末烟微笑道:“有时候投放广告是恰到好处,有时候却是很糟糕,不是没有广告就活不下去了。”

詹末烟的话很通透,陈浩北想到了自己身价上万亿,不缺广告的收入。

“嗯,你说得对,回去我就让人和广告商解除合作,当然,不会彻底解除,可以换一个专门看广告的软件上。”

说着,陈浩北突然灵光一闪,只有广告的软件?

只要把广告分类,用户就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或许我可以做一个只有广告的app。”

詹末烟微惊,很快收敛了眼神,微笑道:“我想我会入股的,能占多少比例就占多少比例。”

“那就一半一半吧,我一半,你一半,毕竟这个软件是你和我一起想出来的。”

“这个建议真不错。”

这时,詹末烟泡好了茶,倒了两杯茶水,一杯递给陈浩北,一杯递给自己。

“尝尝云雨楼最近新出的茶水。”

陈浩北尝了一口,味道略显苦涩,留在味蕾上,但短暂时间过后却变成了一种甜糖。

看到陈浩北喝了一口,詹末烟带着期盼的目光问道:“感觉如何?”

“有两种味道,先苦后甜?”

“不错,这是我新投资的茶叶,住在遥远的大山里,经历了多重工序才会有这种味道。”

陈浩北故作深沉说道:“还有重要的一点。”

“什么?”

“这杯茶出自你的手,放我手上说不定就泡不出来这个味了。”

詹末烟愣了一下,轻笑道:“虽然我知道这是假的,但我喜欢听。”

时间过得很快,陈浩北来到云雨楼已经有两个小时了。

忽然,陈浩北的手机铃声响了。

来电显示猫牙平台。

陈浩北不解,猫牙平台打电话给他做什么?

詹末烟说道:“看来明天早上的日出我们欣赏不到了呢。”

陈浩北抬头看了一眼詹末烟,她看着他微笑着。

陈浩北离开了云雨楼,接通了猫牙平台的电话。

“喂?”

“陈浩北,出来见一面吧,我把凯尔那家伙弹劾了。”

陈浩北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顾允的声音。

顾允说凯尔被弹劾了?

不过就算被弹劾了,也影响不了凯尔的下半生吧?

陈浩北好奇了,顾允是如何做到的,明明已经把猫牙直播拱手送人了。

“你在哪里?”

很快,陈浩北和顾允见面了。

顾允还是那个顾允,只不过现在,陈浩北看他只觉得他城府很深。

“陈浩北!”顾允手上拿着一瓶鸡尾酒,他喝醉了,脸上都红了。

“一个人在喝酒呢?”

顾允感叹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见我呢,没想到真的来了。”

“说吧,你见我要做什么?”

顾允垂头丧气道:“我见你能做什么?猫牙直播根本不能撼动你在直播界的地位。”

他已经认命了,猫牙直播是不可能超越斗虎直播的。

猫牙公寓正儿八经入住的人是有,但很少。

基本上是买来放着的,以至于现在的猫牙公寓看起来很空荡。

“没别的事,我要回去看女主播跳舞了。”

顾允拦住了他说道:“你不会想让我酒驾回去吧?”

看到他如今的惨状,陈浩北有点同情他了。

毕竟,斗虎公寓是因为他才能力压众多直播软件,其中包括了猫牙直播。

“行吧,我送你回去。”

坐在风之子车子上,顾允惊叹不已,眼底掩藏着一抹不容易察觉的嫉妒。

“我的天,陈浩北,你居然有风之子超跑,这是限量版吧?”

陈浩北随意道:“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这一句话更是激怒了顾允。

“说吧,你家在哪里?”

顾允在导航上面搜索了一个小区的名字。

按照路线,陈浩北要经过三角大桥。

距离有点远,把顾允送到家,他再回家估计天都快亮了。

但出于怜悯之心,陈浩北还是选择把顾允送回去。

很快,车子驶出了市区,开上了三角大桥。

三角大桥上面的车在这个时间点不多。

陈浩北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顾允,他已经呼呼大睡了。

忽然,顾允躺到了陈浩北的身上,手上还在拿着鸡尾酒往嘴里灌。

“陈浩北,我佩服你,你是我这辈子的榜样!”

陈浩北撇了撇嘴,无奈道:“麻烦你坐好。”

顾允睁开眼缝看了一下,只见三角大桥下面是漫无边际的黑色大江。

他在犹豫。

“陈浩北,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哪里不如你?”

陈浩北把自己和顾允对比了一番,道:“可能我就是单纯的软妹币比你多一点?”

“哈哈哈,陈浩北,你知道吗?我是农村里长大的孩子,我很怀念一到夏天,别人就说我会扎猛子。”

陈浩北不知道顾允为什么这个时候说他小时候的事情。

但是很快,陈浩北注意到了三角大桥下面的大桥,而车子里只有他和顾允。

只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允已经凑到了他旁边,一手打死了方向盘。

风之子撞坏了围栏,朝着黑色的大江开下去。

在这期间,陈浩北扭头看向了面容扭曲的顾允,他做错了,他不应该怜悯敌人。

陈浩北从小就是旱鸭子,根本不会游泳,掉到大江里面死路一条。

“呵呵,祝你好运。”

陈浩北微笑着锁死了风之子车门,他要让顾允陪葬!

顾允脸色难看,丝毫没有喝醉了样子,道:“你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