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子从三角大桥冲下去,激起一大片浪花。

三角大桥发生坠车事故很快被人发现了。

第二天,娇娇像往常一样去叫陈浩北起床,只是这天,陈浩北并不在房间里面。

娇娇去找了一下付白灵,最近付白灵经常和陈浩北待在一起。

“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娇娇直接道。

付白灵才睡醒,对娇娇的个性也算熟悉,可以让娇娇询问的人也只有陈浩北了。

昨天陈浩北晚上要去和天使投资总裁吃饭,他和她说过。

“可能吃晚饭没有回来吧?”

娇娇听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她内心很不安。

“去哪里吃晚饭了?”

“好像是云雨楼?”

得到想要的消息,娇娇立即去了云雨楼。

只是很遗憾,服务员告诉她,陈浩北昨天晚上已经一个人走了。

“一个人走的?”娇娇呢喃了一声,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詹末烟,或许她知道陈浩北在哪里。

娇娇去了天使投资集团,只不过前台根本不让她进。

“抱歉,没有总裁的邀请函,我们不能给你带路。”

娇娇一想到见不到陈浩北,心里就很慌,拿出准备好的蝴蝶刀,像鬼魅一样转到了前台的身后,刀尖抵在她的脖子上,已经有血液流出来了。

“给詹末烟打电话,快点。”

前台小姑娘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顿时六神无主,拿起电话座机拨通了一个私人号码。

詹末烟接了电话,声音清冷。

“什么事?”

“总裁,有个人要见你,在我们公司楼下,救救我总裁,呜呜呜。”

詹末烟听出了前台的哽咽声,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别急,我马上到。”

詹末烟并不在公司,而是在私人别墅里面。

不到一会儿,詹末烟赶到了公司,在公司楼下的大厅已经围满了人。

“这个女人是谁?像个疯子一样。”

“我总感觉我在哪里见过她,很眼熟。”

“她好像是斗虎平台的主播娇娇,和斗虎平台总裁有一腿的那个女人?”

“啊?她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公司?”

这时,大门处传来高跟鞋踩地面的声音,很有节奏。

人群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直到詹末烟走近,彻底没有了声音。

“总裁。”

“詹总。”

“詹总来了。”

詹末烟扭头看向控制着前台小姑娘的娇娇,眼神凌厉道:“放开她,有事说事。”

娇娇看到她后,心底生出一丝自卑感,好美的女人。

但是,对比爱陈浩北的程度,她不输于任何人。

“昨天晚上,陈浩北和你吃过饭后,服务员说他一个人走了,我想知道你和他聊了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回家,电话也联系不上。”

詹末烟露出了愕然的神情,娇娇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知道陈浩北的去向?

搞清楚缘由后,詹末烟对娇娇的态度稍稍缓和。

“我昨天和他就是谈了一下关于斗虎直播未来发展建议,至于他后来去了哪里,我不清楚。”

娇娇皱眉道:“你肯定知道,你快告诉我,不然我杀了她!”

詹末烟同样蹙眉,娇娇的性格似乎过于病态了。

“你最好不要杀她,你杀了她,你将会在牢里过完一生,一辈子无法和陈浩北见面。”

一听不能和陈浩北见面,娇娇抵在前台小姑娘脖子的刀尖收回了一点力度。

“那你快告诉我啊!”娇娇急得泪水溢满了眼眶。

詹末烟摸了一下额头,她真的不知道陈浩北在哪里。

“要不然这样,你放了她,我和你一起去找陈浩北,可不可以?”

“你没有骗我?”娇娇缓缓放下手中的蝴蝶刀,问道。

“我对天发誓,况且你长得挺可爱的,我也不忍心骗你呀。”

娇娇拿着蝴蝶刀走向詹末烟,旁人都吓着了。

詹末烟却嘴角含笑,盯着娇娇走过来。

“走吧。”

说着,詹末烟走在前面,娇娇走在后面。

这一幕落在旁人的眼里,简直不可思议。

他们的总裁只是说了几句话,那个拿刀的疯女人就立即放下了手中的屠刀。

“不愧是詹总,太厉害了,三言两语就搞定了。”

“确实,不过我也挺在意那个叫陈浩北的,居然能让一个女人爱到骨子里。”

“都别站在这了,该干嘛去干嘛去,小菊,你马上换班了吧?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天使投资高层拍了拍手动员。

高层一说话,想看戏浑水摸鱼的只能讪讪回到岗位。

娇娇坐在詹末烟的车子里,对陌生幻境感到了不安。

“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在江北有一个朋友,拿过世界级黑客技术冠军,让她找陈浩北是最简单快捷的方式。”

然而,还没有开到詹末烟的朋友家里,娇娇在手机上看到了一条新闻。

三角大桥发生了一起坠车事故,从现场的残骸来看,坠毁的车辆大概是一辆定制版风之子跑车。

风之子跑车?娇娇记得陈浩北也有一辆。

“昨天他开的是什么车?”

詹末烟摇了摇头,回答,“我昨天提前到了云雨楼,也是他先走的,我不知道他开的什么车。”

詹末烟不知道,有一个人肯定知道,管理车库的保姆虞烟雨。

“虞烟雨,昨天晚上他开的什么车子?”

虞烟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实说道:“定制版风之子,怎么了吗?”

娇娇的脑袋犹如五雷轰顶,炸的她眼圈一黑,一口血吐了出来。

詹末烟见状吓了一跳,立即靠边停下车子,关心道:“你怎么了?”

“快带我去三角大桥!”

詹末烟不解,但是看到娇娇认真的眼神,只能带她去。

到了现场,娇娇有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就是陈浩北来过这里。

“喂,不能进去,我们还在调查是人为还是别的原因!”

调查人员看到娇娇钻到了坠车现场,阻止道。

“坠车的是我的男人!”

娇娇走到了桥边,让人误以为她想跳江。

詹末烟见状,急忙跑过去把她扑倒了。

“坠车的原因还在调查,你不要冲动,珍惜生命!”

就算水性再好的人,掉到大江里面活下来的概率也很渺茫,何况是一个女人。

娇娇现在只想跳下去,她想和陈浩北在一起。

但是詹末烟死死抱着她,她动弹不得!

她的脸在大桥边缘,倒映在江面上,泪珠从桥上掉到江面上,掀起一小片水波纹。

“陈浩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