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坠车的消息在斗虎公寓高层传开了。

付白灵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

陈浩北居然坠车了?

“虞烟雨,你确定调查人员捞上来的车牌是陈浩北名下的吗?”

虞烟雨也不愿意相信,但这是事实。

“不会有错,他名下的车牌我都记得,也做过记录。”

得到肯定的答案,众人看向娇娇,在这里,娇娇是和陈浩北认识最久的女人,也是最爱陈浩北的女人。

陈浩北坠车的事情对她的打击无法言喻吧。

“娇娇,华夏有句古语,叫作吉人自有天相,你要相信,他不会有事的。”娜美说道。

吉人自有天相?娇娇才不信这种假东西,她一想到陈浩北出事了,心痛到无法呼吸。

一口鲜血吐出来,娇娇倒下来了。

还好娜美在一旁反应快,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娇娇即将倒在地上的脑袋。

这件事唐轩他们也知道了,唐轩觉得这件事和詹末烟脱不了干系。

“一定是詹末烟干的!昨天北哥和她见面后一个人离开了,一定是她说了什么!”

“唐轩,事情没有真相大白前,我觉得我们不能提前判断一个人的好坏。”王新皱眉道。

“错不了,一定是那狗女人,我现在就去找她!”

这时,詹末烟打开了他们的房门,走进来微笑道:“是谁要找我啊?”

唐轩略显尴尬,问道:“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你不是要找我吗?我自己来了。”说着,詹末烟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双腿交叠在一起。

“我简单的跟你们说一下昨天的事情经过,昨天他和我聊了许久后,有一通电话打给他了,我觉得聊得也差不多了就希望他出去接电话了。”

詹末烟说完,微微一笑,道:“我要说的就这些,不过我的建议是,在还没有得到确凿的证据之前,你们管理是斗虎公寓才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詹末烟一走,唐轩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下,很快有了想法,去查最后一通电话是谁打的。

很快,唐轩查到了。

“王八蛋,最后一通电话是顾允那儿子打的,时间正好对得上,肯定是顾允干的!”

唐轩撸起袖子,已经有一刀砍死顾允的极端想法了。

“顾允?猫牙平台的?”王新道。

“没错,直播行业有三大巨头,一是斗虎,二是猫牙,三是企鹅。”

黄大仙一想到如今的成就是陈浩北给的,道:“走,我们现在就去猫牙公寓问一问怎么回事。”

黄大仙的想法一说出来,大伙儿全票通过。

到了猫牙公寓,顾允的秘书说道:“实在抱歉,我们的总裁从昨天晚上离开后也一直没有回来。”

唐轩才不信这套说辞,道:“如果你不想在这个办公室被先奸后杀的话,立刻打电话给他。”

顾允的秘书吓坏了,只能在唐轩的眼皮底下打电话。

电话没有人接,秘书松了一口气。

“真的,我们总裁不在。”

唐轩威逼利诱后,顾允的秘书一直说总裁不在,看来是真的不在了。

“如果顾允那小子回来,你打电话给我,如果让我知道他回来了,你没有打电话给我,我要你好看!”

去了一趟猫牙公寓,唯一有用的线索就是顾允和陈浩北昨天晚上真的发生过某些事情。

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

王大彪抬头看了一下阴云天,打开手机天气预报看了一下。

“不好,今天下午会有暴雨!”

下暴雨的话,大江的波动就会非常大,就算捞车子也不会在原来的位置了。

唐轩沉思道:“只有一个办法了。”

众人不解。

“什么办法?”

“动用金钱的力量,让所有可以打捞的民船一起捞,人多捞到的几率也大。”

众人点了点头,他们的一切都是陈浩北给的,就算散尽了家财,只要能找陈浩北那就值得。

唐轩动用民船的事情惊动了很多人。

唐轩站在船头,不顾雨水的扑打,头发湿了,衣服也湿了。

“只要今天可以捞到我大哥的车,每个人来我这领十万零花钱!如果谁能捞到我大哥,我给他一个亿!”

唐轩的话非常管用,水性好的人直接穿着简单的下潜装备潜水了。

只是在阴雨天,天空乌云密布,在水下也看不清几米。

突然,一道惊叫声传来!

“我摸到了一辆车的轮廓,快来!”

拥有吊架的民船赶了过去,放下巨大的钳子深入海底。

众人揪着心脏等待着巨钳上升。

白色的车架浮出水面,炫酷的流线型车身。

没有错,这是风之子跑车。

只是,两边的车门不见了,车牌也不见了,就只有一个车架子。

“那辆车是北哥的车吗?”王大彪看着风之子跑车问道。

“打电话让虞烟雨确认一下?”

很快,虞烟雨赶到了现场,被吊到船上的车架就是陈浩北的跑车。

“不会有错,主人的风之子跑车是定制版,所以在流线型车身方面就和别的风之子有一点不一样。”

一听这话,唐轩点了点头,陈浩北一定也在附近。

“好,今天每个参加打捞的兄弟都有十万零花钱,现在我们扩大搜索范围,争取打捞到我大哥的尸体。”

不管怎么说,就算淹死了,唐轩也要把陈浩北打捞上来。

陈浩北的根不在江北,他要带陈浩北去东市。

“刚才发现这辆车的兄弟,额外再奖励一百万,大家加油!”

没过多久,江面上被暴雨打得波纹连连,根本搜索不了了。

“唐总,雨太大了,再搜一下可能会出人命的。”

不仅是民船的人想要离开了,调查人员也劝他们离开了。

“有钱拿也得有命花啊,不要再下水了!”

没有办法,唐轩只能遗憾上岸。

“该死,这场暴雨过后,找到北哥的机会就渺茫了。”

暴雨过后,知道陈浩北开车坠江的人心情更是沉闷。

不出意外,陈浩北肯定不在三角大桥下面了。

远离城市的一座渔村,海面上飘来了一个俊俏的男人,身上的西装依旧整洁。

“阿妈,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