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北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

天花板用木头排列,看起来似乎很结实。

陈浩北从床上坐了起来,顿时头晕眼花,脑袋像是炸裂开一样。

“啊啊啊……”

挣扎痛苦的叫声吸引了坐在门外晒小鱼干的丫头。

丫头急忙跑进屋子里面。

只见,陈浩北双手捂着头佝偻着身躯,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

丫头急忙跑过去抱住了他。

“没事的,没事的,我在这里呢。”

炸裂的感觉持续了一会儿,陈浩北的眼神恢复了清醒,只是透露着茫然的神色。

他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只记得他宅在家里通宵玩游戏的记忆。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陈浩北问道。

丫头面对着陈浩北,认真道:“我是在海滩上看见你的,不过,相见既是有缘,我叫刘惠茹。”

海滩?

走出小木屋,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有海鸥在飞翔。

在海边,还有许多小渔船,打鱼的工具。

陈浩北看了一会儿后海面,又转过身看了一下。

身后是一座山林,里面到处都是树木,只有路的话,在左边有一条路,通向哪里,不得而知。

附近也没有汽车的引擎声,只有大海的声音。

“这里是哪里?”

“因为靠近大海,距离市区也有一大段距离,我们把这里命名渔村。”

渔村?好敷衍的村名。

陈浩北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晚上起来通宵补偿一下自己。

“我想回家,你能送我回家吗?”

刘惠茹那双像月牙儿一样的眼睛忽然变得不开心了。

“从这条路走个一百里,会有一条公路,你去看看有没有好心人载你回家吧。”

说完,刘惠茹走到一边,翻着在竹编盘里的小鱼干。

陈浩北略显尴尬,一百里地,他就算天山下凡也不愿意走啊。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不走会不会被小丫头看扁?比如一百里地都走不动的男人之类的。

必须走!

接着,陈浩北真的开始朝着刘惠茹指的那条路开始走了。

只是走了几步,陈浩北突然心慌了。

走出这条路,他应该往哪里走?

他不记得自己住在哪里了,更不用说路线了。

“啊啊啊……”

炸裂的疼痛再次传来,他承受不住倒在地上了,疼晕了过去。

刘惠茹看了几秒钟,发现陈浩北不像是装的,只好去重新把陈浩北搬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儿,陈浩北再次醒来了。

这次,他的头不疼了,也认识了刘惠茹。

“奇怪,刚才头疼死了,午饭做好了没有,我肚子饿了。”

刘惠茹眨了眨明亮的眼睛,抿着嘴看了一会儿陈浩北,眼角含笑。

“午饭当然做好了,前提是我为什么要给你吃?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呀?”

陈浩北不记得他和刘惠茹的关系,看到她认真的神色,又不敢胡乱猜测。

忽然,他的记忆拼接了些许,刚才似乎是问刘惠茹去买味精来着?

这种对话似乎很符合夫妻人设?

刘惠茹是他的老婆吗?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陈浩北虽然猜到了一点,但也不敢去猜,把问题甩给了刘惠茹。

刘惠茹微微一笑,道:“你这人真讨厌,起来吃饭吧。”

刘惠茹也没有明说,她不确定陈浩北是不是真的失忆了。

吃饭的时候,陈浩北注意到了门外衣架上的阿玛尼西装。

“咦,那套西装是谁的?看上去挺不错的。”

刘惠茹吓了一跳,西装是从陈浩北身上扒下来的,打算洗干净晒干了给陈浩北穿回去。

只是当她发现陈浩北脑子不正常后,她犯了小心思。

在渔村,没有和她同龄的人,不是大几岁就是小几岁,而且模样都焦黑无比。

她不想嫁给渔村的任何一个男人。

而陈浩北就像是上天赏赐她的一般,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那套西装,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穿的衣服,她看到陈浩北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他有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独特气质。

“那是阿妈买给你的,等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可以穿着这件衣服了。”

这种漂亮的西装,估计只有在人生中只有一次穿的机会,那就是婚礼上。

“那你的婚纱呢?在哪里?做好了吗?”

刘惠茹本来就是说着模棱两可的话,她的另外一个意思是陈浩北恢复记忆就可以穿那件衣服走了。

只是,陈浩北真的往她的语言陷阱中跳了。

“我不用穿婚纱,我们渔村结为夫妻很简单的,你忘了吗?”

陈浩北完全不想承认自己好多事情记不得,胡扯道:“我没有忘,只是总感觉委屈了你。”

“我不委屈的,只要能嫁给你,我就很满足了。”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拎着一个大鱼走了进来,她的身上还穿着救身衣。

“哎呀闺女,看看阿妈今天抓到什么鱼了。”

刘惠茹看了一眼阿妈手上的鱼,那是金鱼啊,有传闻说捕到这条鱼是幸福来临的象征。

“金鱼?阿妈,你真厉害!”

刘翠芳一进门就看到了陈浩北,长得挺秀气的。

“诶,你醒了啊?昨天你一个人躺在海岸上,吓死人了。”刘翠芳把金鱼挂到了一旁的墙上。

“喝醉了,喝醉了,实在抱歉,阿妈。”

陈浩北只想到了这种可能,不然谁会躺在海岸上啊。

“阿妈?”刘翠芳一脸疑惑。

刘惠茹哪敢让阿妈继续留在这里和陈浩北说话,半推半拉到屋子外面。

“闺女,什么情况啊?你被那狗东西欺负了?老娘这就去抄家伙轮死他!”刘翠芳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阿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是这样。”刘惠茹凑在阿妈的耳边小声解释了一下。

“啥,他失忆了,你想趁机勾引他?”

刘翠芳的嗓门还是挺大的,吓得刘惠茹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巴。

“阿妈,你想让我的未来泡汤吗?你想让我嫁给村子里的人吗?”

刘翠芳想了想,村子里的娃子都不如陈浩北长得秀气,嫁给陈浩北确实是上上签。

“闺女,那你有没有想过他恢复记忆了,怎么办?”

“阿妈,我想和他生米煮成熟饭先,如果他有良知的话,我们母女二人就可以熬出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