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刘惠茹和陈浩北睡在一张床上。

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经得住这种诱惑,当即破了戒。

第二天早上,陈浩北醒来发现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小茹?”陈浩北从东房找到西房,完全没有找到。

“完了完了,刘翠芳又被恶人找上门催债了。”

这时,屋子外面有路人的交流声音。

陈浩北听到阿妈的名字,立即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

只见,不远处围了一个人群。

人群里面,刘惠茹挡在阿妈的身前,怒道:“阿妈已经把借你们的钱全部还完了,你们还要阿妈还钱,要不要脸?”

村霸咧嘴一笑,道:“要是借钱没有利息的话,谁借钱给你啊?”

“你无耻,我们一家不可能给你钱的,你快走吧!”

“走?你在说笑吗?今天不给我一张红毛,我要你用你的身体赔偿我的火气了。”

阿妈把刘惠茹拉到了身后,挡在前面,面对村霸。

“单烨,你有事冲我来,不要对我女人动手!”

单烨讥讽一笑,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你一个老女人哪里能提得起我的兴趣啊?我劝你识相点滚到一边。”

刘翠芳紧张道:“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拜托,在渔村,我就是这个。”说着,单烨竖起大拇指。

“而你,还有你的女人,是这个。”说着,他又竖起小拇指。

说完,单烨朝着母女两一步一步走过去。

只是,一个男人突然挡在她们的前面。

“是谁?”单烨看到突如其来的身影,抬头看了一下。

他面对的是一双眸子深邃的瞳孔,以及那一张比他秀气的脸庞。

不等单烨反应,陈浩北一脚踹在他的身上。

单烨的体型不比陈浩北弱小,反而比陈浩北大一圈。

但就是这样的体型却被陈浩北一脚踢飞了几米。

人群一片惊呼。

“我的天,单家的儿子也敢打,这小子死定了。”

“这小子是谁啊?为什么会保护刘家的母女两?”

“单烨来火了,快看,他的衣服被肌肉撑破了。”

单烨用肌肉撑破衣服,这个动作影响了陈浩北。

陈浩北也有模有样展示了一下,比他更加帅气。

陈浩北的肌肉撑破了布衣,赤着上身站在原地。

他伸出手指勾了勾。

“来。”

单烨哪里能受这种鸟气,直接扑了上去。

陈浩北一个侧身闪到了单烨的身边,一只手边搂住了他的脖子。

单烨被搂住脖子,本来就有点难受,看不清视线。

而这时候,陈浩北把单烨的脖子往后扳。

单烨想退后缓解,但是他的腿被陈浩北的腿挡住了。

来不及做出别的动作,迎来一记三百六十度过肩摔。

单烨后背撞击地面,掀起阵阵尘埃。

他的嘴里更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陈浩北弯腰俯视单烨的脸,神情严峻道:“我只警告你一次,不要再来骚扰我的阿妈了,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说完,陈浩北一脸阳光的笑容走向刘惠茹。

刚才的战斗,陈浩北似乎想到了些许肌肉记忆。

陈浩北蹲在刘惠茹的身前,伸手环腰把她扛到了肩膀上。

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显然有一点异样的感觉。

刘惠茹羞的头都不想抬起来了,就这样任由陈浩北把她扛回家吧。

回到家,陈浩北把刘惠茹放到了床上。

“昨天你还说疼来着,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有事你吩咐我就行。”

享受到陈浩北的好,刘惠茹咬紧了嘴唇,她发现她真的喜欢上陈浩北了。

或许陈浩北在市区里面有女朋友,她却偷了人家的男朋友,上天会不会惩罚她?

这时,阿妈也在众人的围观下走到了家里。

一路上,别人都在问陈浩北是谁。

阿妈只说陈浩北是自家的女婿。

现在,陈浩北就算不想娶刘惠茹也不行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何况是在这穷乡僻壤的渔村。

一旦说出去的话不守信,成为别人孤立的对象是迟早的事情。

“闺女,过两天是你和女婿的婚事,我今天出去多捕点鱼,争取办一场隆重的婚礼。”

刘惠茹不咸不淡的点了一下头。

“阿妈,你注意安全,小心单烨。”

一说单烨,母女两都沉默了。

刚才陈浩北打了单烨,单烨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们也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她们又有哪里能去呢。

“放心闺女,阿妈不会有事的。”

刘翠芳下海捕鱼了。

屋子里面只有陈浩北和刘惠茹。

只是,刘惠茹的情绪很低落,没有先前开心。

陈浩北以为是自己的原因。

“我刚才冲动了,你别生气。”

“没有,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有点担心,我害怕单烨会报复我们。”

“只要有我在一天,那小子就不能把你和阿妈怎样,我保护你们!”

单烨被几个狐朋狗友抬到了单家。

单烨的父母一看,自家的儿子被打成了这般模样,那怎么能忍?

“儿子,是谁打你打成这个模样了?”单元华问道。

“爸,是刘惠茹那贱婢的男人,他还说,今天只是警告,下次我再去讨债,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

讨债这件事,单元华是清楚的。

天底下本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

“听口气挺狂的,你有没有打听到他家是做什么的,哪个村的?”

方圆百里,单元华的名气还是挺大的。

毕竟渔船是每个村子都需要的。

村子里面有四通八达的河流,里面常年有小鱼小虾。

“不清楚,我看样子长得挺白的,不像是村子里的人。”

单元华皱眉,不是村子里的人就麻烦了,他不喜欢城里的人来方圆百里的村子里。

只有这样,他能成为这方圆百里的土霸王,可以无止境的造船赚钱。

造船的时候故意造坏一点,还能赚一笔额外的维修费,这一招屡试不爽。

“如果是城里的人,我们就必须先下手为强了,否则我们的美梦就破碎了。”

这时,单家的佣人上报说刘翠芳下海捕鱼了。

单元华一听,机会来了。

“单烨,跟我一起下海,我倒要看一看刘翠芳有什么能耐招一个城里的男人当女婿。”